荷兰将军包庇波黑大屠杀 事后受死亡威胁举家迁移

姆拉迪奇被捕的消息传来后,荷兰媒体在第一时间采访了一位名叫卡里曼斯的退伍军官。后者用外交口吻称,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对于这一评论,许多人不会感到满意,大家都希望一窥卡里曼斯的内心纠葛。那张他与姆拉迪奇把盏言欢的照片时常被人们拿出来展示,仿佛在讽刺这个将荷兰与现代欧洲最黑暗一页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绑在一起的军人。

1995年,波黑血腥的内战还在持续,联合国维和部队尚未显示出足以扭转态势的能力。当年7月,内战一方的塞族武装在姆拉迪奇的率领下兵围斯雷布雷尼察市。这座城市当时已经被联合国划为安全区,不允许交战双方中任何一方随意侵入。但禁令显然不能阻挡用极端民族主义信念武装起来的塞族部队。塞尔维亚人曾在700年前与奥斯曼土耳其人血战于画眉坪,也曾于百年前将仇恨的子弹射向斐迪南大公而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勇武在整个欧洲排在前列。此时带领联合国维和部队镇守斯雷布雷尼察市的荷兰军官卡里曼斯十分清楚自己面对的对手是什么人,更何况自己装备简单、势单力孤。

卡里曼斯向北约总部求援,要求马上派战机对围城的塞军进行轰炸。但前两份求救电报得到的居然只是“格式不对”的敷衍答复。而此时,已经有十多名荷兰维和士兵被俘。待到第三份求救电报发出后,几架F-16战机才姗姗来迟,可怜巴巴地扔下了几颗炸弹。后来,卡里曼斯在接受调查时称,那点可怜的援救力量太少了也太迟了。而且,在姆拉迪奇发出的“将杀掉被俘维和士兵”的威胁之后,几架战机也迅速返回了基地。斯雷布雷尼察成了无援的孤城,城外是虎视眈眈的塞族士兵,城内是数千名无辜的穆斯林民众,仿佛一群待宰的羔羊。而负责保护这群羔羊的荷兰部队却早已自顾不暇。

几天后,塞族人进城了,几乎未受到任何反抗。姆拉迪奇乘坐一辆吉普车直接赶往一家名叫“丰塔纳”的宾馆。在那里等他的正是斯雷布雷尼察市的“守护者”卡里曼斯。关于这次会面,在海牙国际法庭的调查之下已经有了许多详细描述,但所有的一切却都被浓缩进了一张照片中。在里面,姆拉迪奇同卡里曼斯各自手执酒杯,相视而立,仿佛刚刚达成协议。

姆拉迪奇是一位电影和摄影爱好者,从他进城开始,他的一位御用摄像师就在不停的工作,将姆拉迪奇在城里的所见、所闻、所为统统记录了下来。其中自然也包括他与卡里曼斯的会面。在会面中,姆拉迪奇高声谴责对方派战机轰炸塞族部队,面对这位趾高气扬的塞族军官,卡里曼斯竟丝毫没有争辩。几年后,这卷录像带也落入了海牙法庭手中,卡里曼斯顿成谴责的焦点。

因为,在所有这些和谐画面的背后则是塞族士兵对穆斯林平民的血腥屠杀。几天之内,在十多个地点上,8000多名穆斯林男人和儿童遭到杀害,妇女们惨遭蹂躏。这便是现代欧洲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

一名幸存的女孩曾作证说,她曾亲眼看到荷兰士兵们开着吉普车从姆拉迪奇的指挥部离开,而路两边便是屠杀过后留下的大片尸骨。在另一段影像中,十多名荷兰维和士兵高兴地品尝着塞族部队提供的美食,在他们脸上似乎看不到任何不悦。

之后,荷兰维和士兵连同那些被俘士兵被全部礼送出城,回国后的卡里曼斯还得到提升。但是,当埋在斯雷布雷尼察地下的尸骨被曝光后,姆拉迪奇和卡里曼斯的合影及影像也一同曝光,卡里曼斯成了千夫所指,连累荷兰的国际声誉也跟着跌入谷底。

此后的几年内,卡里曼斯生活在历史阴影之中。后来,他还曾带着全家远徙西班牙。据称,因为不堪众多穆斯林团体的灭门威胁,卡里曼斯才作此决定。

今年5月,姆拉迪奇终于在时隔十多年后被绳之以法。在以身体不佳为借口拒绝被引渡至荷兰海牙未果后,这位当年的刽子手终还是被送到了卡里曼斯的国家来。或许,两人将在法庭上再次相见。相信那将是所有人关注的又一个焦点。

姆拉迪奇固然是大屠杀的制造者,但荷兰维和部队在其中所展现的冷漠和对凶徒的纵容怕是难辞其咎。虽然卡里曼斯因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拥有豁免权的规定而逃过惩罚,但道德上的谴责始终未曾远离。与此同时,也需要思考,卡里曼斯的不作为又因何而起?难道决定只用一小拨部队守卫容纳着数千名平民的联合国可以被无罪开释?难道北约的救援不力就可以不被谴责?

姆拉迪奇即将走上法庭,且看历史如何作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