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jiwuy 收藏 1 159
导读:在海上巡航的中国渔政32501船 摘要:我们的编队一直按照预定的方案巡航。双方通过甚高频不断进行交锋。我指挥船迅速做出回应:“PL63,这里是我方202,我们同意你们的观点,我们正在中国海域,你们是否明白?!”PL63巡逻船喊话员意识到出现口误,“哑火”许久后又慌忙喊话纠正。 迎着朝阳,扬帆起航,我们是行政执法队伍中的一道霞光,照亮了江河,照亮了海洋,我们为渔业资源放哨站岗…… 这是一首歌咏中国渔政人的《渔政之歌》。 3月29日,记者踏上中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在海上巡航的中国渔政32501船


摘要:我们的编队一直按照预定的方案巡航。双方通过甚高频不断进行交锋。日本PL63巡逻船喊话员用蹩脚的中文向我编队喊话,“这里是日本国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PL63,我船正在中国……啊……日本国海面执行正常公务……请你们立即离开钓鱼岛周边海域……”我指挥船迅速做出回应:“PL63,这里是我方202,我们同意你们的观点,我们正在中国海域,你们是否明白?!”PL63巡逻船喊话员意识到出现口误,“哑火”许久后又慌忙喊话纠正。

迎着朝阳,扬帆起航,我们是行政执法队伍中的一道霞光,照亮了江河,照亮了海洋,我们为渔业资源放哨站岗……

这是一首歌咏中国渔政人的《渔政之歌》。

3月29日,记者踏上中国渔政32501船,随中国渔政护渔伴航编队出海巡航。整整12天,在经历了惊涛骇浪、日方舰船、飞机的干扰之后,32501船圆满完成了巡航任务。1100海里的波峰浪谷,1100海里的风雨同舟,《渔政之歌》所歌咏人和事已深深地刻入脑海。

3月29日,周四,多云转阴

上午10点,我们从狼山附近的省渔政监督总队直属支队执法基地码头登船。随船采访的媒体同行还有江海晚报原副总编施亚、南通电视台记者张建平和姚建明。

中国渔政32501船隶属江苏省渔政监督总队直属支队,是目前我省最大、最先进的渔业行政执法船。船体总长55米,设计排水量506吨,是目前我省唯一500吨级的渔业行政执法船舶。双主机设计,总功率达到2500千瓦,设计航速17节,经济航速下续航力达30天。配有卫星C站、Mi-ni-C站及北斗卫星跟踪定位系统、多功能雷达导航系统、海事卫星电话(传真)、亚星电话、单边带、甚高频等通讯设备以及气象传真等各类安全保障设备。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资料图:中国渔政船首入距钓鱼岛12海里海域

14时26分,多船在吴淞口抛锚,我们在这里等待与编队指挥船会合。

17时,中国渔政202船在我们一侧抛锚。

来自东海区渔政局的中国渔政202船,是国内最先进的渔政船之一。船体总长70米、总吨位1000吨,具有良好的抗风能力。2001年投入使用以来,先后于2002年和2005年两次在太平洋西北公海上与美国舰队执行联合巡航,具有丰富的远洋护航经验,也是我国最著名的渔政船排头兵。

晚饭后,我从渔政处处长张斌那里得知,此次去钓鱼岛巡航任务包括我们四名记者,船上共26人。明天上午,张斌要和船长徐建国等人去指挥船开会商议,我对这次巡航的具体安排满怀期待。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在钓鱼岛海域发生对峙的中日执法船,下为“渔政310”号,中为日本“本部”号

3月30日,周五,小到中雨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

早上8:30,带队的张斌处长和船长徐建国、陈海泉等冒雨乘小艇到对面的指挥船上开会。

10点,徐建国向全体船员传达碰头会的主要内容,包括本航次的主要任务和注意事项。由于本航次航程远、风浪大、任务重,他特别告诫大家务必做好各项出航准备,特别是做好抗击大风大浪的准备。会上得到的信息是,编队初定4月1日凌晨4时出航。会上,张斌强调了本次巡航任务的背景以及在特定水域遇到日本舰船和飞机干扰时的应对办法,并要求大家注意保密。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江建华 摄

3月31日,周六,晴

雨不知何时停了。

吃过早饭,中国渔政32501船上的船员们开始忙碌起来。

水手们在水手长缪建华的带领下忙着捆扎固定甲板上的可移动物品、封堵锚链孔。他说,这是为了防止海浪涌进锚链舱。

轮机长沈卫新带着一帮人忙着检查橡皮艇的气压、机油液面,给橡皮艇充气,加机油。虽然渔政船的淡水舱可以携带数十吨淡水,可以满足我们这次出航的生活所需,但淡水舱的水同时还可以起到压载的作用,二管轮夏鸣祥说,“少用一点,压载的水就多一点,船的稳定性就更强一点”。

上午,渔政处处长张斌又带着徐建国、陈海泉两位船长到对面指挥船上开会。快到十点的时候才回来,最新的消息是,由于特定水域风大浪高,我们必须继续原地待命。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在钓鱼岛海域,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对峙的渔政310号

4月1日,周日,晴

天蒙蒙亮,机舱突然传来巨大声响,32501船已经开始备车了。我顾不上洗漱,背着两台相机来到主甲板。

5时50分,东方开始泛红,徐建国船长下达指令:起航!老水手长季成伟启动锚机,在陈海泉、缪建华的指挥下收起船锚。轮船缓缓调整船头,和中国渔政202一前一后,迎着朝阳出发。

我从未出过远海,以为出长江口就能见到迷人的那片蓝,直到下午4时16分,我们在舟山六横岛台门渔港锚泊,我才知道,原来这一路,“蔚蓝的海”只是传说。

4月2日,周一,多云

根据最新指令,我们今天仍然要在六横岛台门渔港锚泊待命。

渔港内,春风轻抚,风平浪静。

机动轮机长陆拥军和大管轮彭金林上岛采购了许多新鲜的海货和蔬菜。红娘子鱼很诱人,沈卫新捋起袖管“抢班夺权”,害得厨师周行、张建勇只好替他打下手。

这是出航以来最为悠闲的一天。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在钓鱼岛执行护渔任务的最新型载机渔政船“渔政310”号

4月3日,周二,晴

5点28分,我突然被海浪声惊醒,船晃得厉害,耳鼓满是空气被撕裂的声音。舷窗外,渔港内已是巨浪滔天。

一条锚泊在离32501船2000米外的木质渔船在强劲的西北风中发生走锚意外,并以极快的速度向32501船靠近。当值的大副范金海赶紧通过高音喇叭向对方喊话,“赶紧起锚!”此时小渔船上已是忙作一团。徐建国见状命令紧急备车,并让水手下放锚链进行规避。由于不堪风浪,渔船还是越靠越近。好在发现及时,双方都采取了紧急避险措施,渔船只是驾驶楼木质顶板与32501船锚链相擦,造成轻度损坏。

上午九点多,风力逐渐减弱,午饭后,渔港内又恢复了平静。

晚饭时,徐建国告诉我们,明天上午10点,我们将出发驶往钓鱼岛海域,预计后天早晨可以达到。“明天南到西南风5-6级,阵风7级”,徐建国说:“你们要做好晕船的思想准备。”

4月4日,周三,晴到少云

9时45分,中国渔政32501船起锚,与中国渔政202船一前一后向南航行。

随着海岸线的渐渐远去,海水逐渐由浑黄变成黄中泛绿,接着又由绿转为蔚蓝,继而深蓝。风力虽然变化不大,但深海的海浪还是渐渐大了起来。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张建勇开始呕吐,上船才大半年的他还没有完全适应海上生活。晚饭的时候,更多的人有了晕船反应。随船采访的施亚头冒虚汗,手脚发凉,对饭菜毫无胃口。一向健谈的姚建明饭后也是一言不发,早早爬上了床。

夜间,风力越来越大,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在甲板上欣赏晚霞,此刻天公脸色说变就变。前方指挥船的灯光,在海浪中时隐时现。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中国渔政船首入距钓鱼岛12海里海域

4月5日,周四,多云到阴

零时58分,一个巨浪“啪”的一声砸在舷窗上,把我惊醒。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查看放在舷窗边的充电器,担心被海水打湿。好在舷窗关着,但缝隙里还是进了不少海水。张建平起身用抹布擦水,三管轮朱卫峰拿来扳手替我们旋紧了舷窗。

船被浪尖高高抛起后又重重砸向浪谷,发出阵阵恐怖的“呯呯”声,剧烈的震动似乎让我的胸腔也产生了共鸣。我的肠胃一阵翻腾,趴在床头一次次对着面盆狂吐,直吐到胃中空空、喉咙生疼。

1时45分许,机舱轰鸣声突然减弱,原来船的主机突然遭遇“吸空”而熄火,这是大风浪中足以让轮船倾覆的严峻险情。我晕得有气无力,爬不起来。事后我得知,那一刻,轮机部的所有船员都下到机舱,机动轮机长陆拥军没顾得上穿外衣就下去了。

6时许,轮机部加油工沈群跑到船舱告诉我们,日本的飞机和巡逻船就要过来了。

我和张建平立马“操家伙”爬上二层甲板。一架日本侦察机正围绕我们编队盘旋,时远时近。飞得近时,我们甚至通过肉眼就可以看清机身上的“JAPAN COASTGUARD”字样。

7时05分,日本PL63、PLH09巡逻船先后出现在我编队左侧,并通过甚高频喊话,声称前方为日本领海,要求我编队“立即改变航向,离开这片海域”。编队指挥船回应,“这里是中国渔政202、32501巡航编队依法在中国领海执行公务”,然后继续按预定线路向前航行。

船又在剧烈摇摆,我实在忍不住,跑到船舱内干呕了两次,吐完接着上去拍。日本舰船、飞机一直在监视我们,到钓鱼岛水域前,我们都知道要吐也绝不能在外面吐。

我们的编队一直按照预定的方案巡航。双方通过甚高频不断进行交锋。日本PL63巡逻船喊话员用蹩脚的中文向我编队喊话,“这里是日本国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PL63,我船正在中国……啊……日本国海面执行正常公务……请你们立即离开钓鱼岛周边海域……”我指挥船迅速做出回应:“PL63,这里是我方202,我们同意你们的观点,我们正在中国海域,你们是否明白?!”PL63巡逻船喊话员意识到出现口误,“哑火”许久后又慌忙喊话纠正。

9时28分,日本PLH09巡逻船向南折返。15时12分,PL63巡逻船也结束了对我编队长达8小时的跟踪监视。17时,根据指令,中国渔政32501船航向010度向北巡航。

这一天,我晕船得厉害,早上喝了一口牛奶,午饭弄了小半碗稀饭,晚上榨菜泡饭算是解决了肚皮问题。

这是出海以来最难受、最漫长、也最为难忘的一天。由于天气原因,海上能见度很低,我们并没有看到钓鱼岛的身影,令人遗憾。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4月6日,周五,晴

离钓鱼岛的距离越来越远,本次巡航任务的“高潮”似乎已然过去。但32501船的全体船员并未因此停歇,继续巡航执法。这一天,32501船派出执法快艇,登临检查了三条涉嫌违规捕捞的作业渔船。

我依然忍不住回味头一天的“大风大浪”。已在船上工作26年的缪建华告诉我,“那都算不了什么”。他讲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1999年,在一次出海执行护缆任务的过程中,突然遭遇恶劣天气,三天两夜惊涛骇浪,船体剧烈摇摆,船上所有可以移动的物体都飞来飞去,就连200多斤重的保险箱都飞到对过的船舱里。大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14名船员庄重地在国旗和航海图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他说,这条船上除他之外还有四名船员经历过那次“鬼门关”,他们是:陈海泉、范金海、季成伟、夏鸣祥。

季成伟补充说,那次到最后他忍不住流泪了。但是,这丝毫没有削弱他们在我心目中的硬汉形象。他今年55岁,是32501船上年龄最大的船员。

4月7日,周六,晴

这一天,渔政32501船继续向北巡航,出舟山渔场就到长江口渔场了。

我的采访即将结束,在这些风雨同舟的日子,我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在为国家渔业资源站岗放哨所做出的牺牲是何等的巨大!

伴随渔政310号巡航钓鱼岛的中型渔政船“渔政201”号

陆拥军,52岁,自1982年开始,一直在被誉为轮船“心脏”的机舱工作。发动机舱是船上噪音最大的地方。他说,单开副机的情况下,机舱内噪音大概在75分贝,而主机全部开动起来,噪音将在120分贝以上。“进入机舱,眼要看、手要摸、耳要听”,常年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给他的听力造成了损害。“老婆现在都开始说我聋!”他说。

沈卫新、夏鸣祥则对自己的妻子充满愧疚。沈卫新的丈人患有肺癌,夏鸣祥的丈人患有食道癌。“我们一年三分之一左右的时间都要出海,家里担子全落在老婆肩膀上”。

4月8日,周日,晴

船终于进了长江,日落时分,我们在上海浦东机场附近的锚地抛锚。机场频繁降落的飞机,像是一只只归巢的大鸟。我已归心似箭。

江建华摄

4月9日,周一,阴转小雨

下午三点,32501船终于靠泊渔政执法基地码头。12天的随船采访结束了,很舍不得离开这一帮弟兄。朱卫峰、张扬扬、彭春辉为了把最舒适的舱位让给我们,打了12天的地铺。在与全体船员合影之后,我们几个记者特地邀请这三位小兄弟单独合影留念,一一握别。

谢谢你们!32501船的弟兄们!

日用蹩脚中文喊错话:警告中方离开中国海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