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无泪

胖子还有小男孩 收藏 3 10
导读:瑶国今日城内一片通红,只因瑶国三王爷娶妻。   今早娘早已为我梳妆打理好,我看着镜子里,那一袭红衣,比阳光还耀眼,娘说女人成婚之时便是女人最美之时,的确啊。我对着镜子里的我微微一笑,眼底里满是兴奋:“瞧,你多美。”   莫浅轻轻敲门,进来瞅瞅我,扑哧一笑:“小姐,今天你真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向晚小姐,不不不,应该说是辰王妃,吉时已到,快随我上轿吧。”媒婆满面笑容。   “嗯,莫浅为我盖上盖头。”我轻轻起身,待莫浅为我盖上盖头,慢慢走着,终于上上轿了。   我,礼部尚书之女

瑶国今日城内一片通红,只因瑶国三王爷娶妻。

今早娘早已为我梳妆打理好,我看着镜子里,那一袭红衣,比阳光还耀眼,娘说女人成婚之时便是女人最美之时,的确啊。我对着镜子里的我微微一笑,眼底里满是兴奋:“瞧,你多美。”

莫浅轻轻敲门,进来瞅瞅我,扑哧一笑:“小姐,今天你真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向晚小姐,不不不,应该说是辰王妃,吉时已到,快随我上轿吧。”媒婆满面笑容。

“嗯,莫浅为我盖上盖头。”我轻轻起身,待莫浅为我盖上盖头,慢慢走着,终于上上轿了。

我,礼部尚书之女,三年前宫宴,只因多瞥了一眼他,便对他一见倾心,我向爹爹发誓,非他不嫁,爹爹也终于为我求得圣旨,而我等到了我的的大喜之日,我坐在颠簸的轿子里,想到这里竟紧张起来,走了好久,终于停下轿来。

轿外十分喧闹,终于听到媒婆挺高嗓门:“请王爷,踢轿”

燕辰歌虽是一身红衣,脸上却半点笑容也没有。他把我牵出来,走入大堂,礼仪已过该是入洞房。

我坐在新房中等着我倾心已久的人,攥紧了手里的丝绢。听到脚步身,一点一点的接近,“吱呀——”房门打开了,我深呼吸,手里的丝绢攥得更紧,等着他说话。

等了好久,燕辰歌终于走进,掀下我的红盖头,我抬头仰望着他,是他,一直等了好久的他,那样俊美的脸庞,不知不觉我翘起了嘴角,却不想他说的那句话,犹如一盆冷水,让我颤抖。

“我娶你,只是因为皇命难为,我不会碰你的。”说完,他便迅速离去,留下我一人在房中,不知所措。

只因为一道圣旨吗?原来他一直都不满意这桩婚事,我又扬起嘴角,开始自嘲,冰冷的眼泪顺着我的嘴角一直流。

书房

“王爷,今晚您的大喜之日,怎在书房中度过,难道新娘丑陋无比,王爷吓到了不成。”潘书看到燕辰歌独自在书房,拿他打趣。

潘书是燕辰歌的心腹,从小一起长大,便也向他说明:“林向晚是尚书之女,尚书与五弟关系甚好,怕是谁派来的监视本王的,本王何须理会与她。”

潘书本想为林向晚打抱不平,可燕辰歌始终是主子,也不敢造次,便也退下。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侍女在一旁伺候,莫浅也陪着我,只是时间太长不好过,也不熟辰王府,后来挺一旁的侍女说,原来他没有侍妾,倒是让我感到惊讶。随后便是无聊的过了两天,我那不争气的心每天都想等到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候就可以又看到他,可潘书每次都说王爷上朝,公事繁忙

便不会来吃饭了。我皱起了眉头,莫浅也为我说上几句话:“王妃,王爷只是公事繁忙等到王爷忙完正事以后,姑爷一定会来看王妃的。”

我也附和着点点头。

终于过了几天,他终于来了,我满脸欣喜,却又像上次一样被泼冷水

“我要纳妾。”他依旧没有表情。

我木讷讷的点点头,随后反应过来,“王爷想纳妾?不知是谁家的姑娘,臣妾也好为王爷大点。”

“怡春阁轻琴,打点不需要了,你只要坐在堂前等奉茶就行了。”他轻轻开口,字迹清晰,说完却又不见了身影。

呵呵,他就这么不想看见我吗,青楼女子吗?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更何况他是王爷,不知多少女人向他身上扑,可能是我不够好。

轻琴进了王府,她的确是有资本的,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她是出淤泥而不染,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见了喜爱,只可惜身份低贱。我向她微笑,表示我的好意。

“姐姐请喝茶。”她声音清脆,眼底里充满笑意。

“妹妹快快请起,不用客气,妹妹一早起来想来应该未吃早饭,莫浅去拿点甜品来。”

“不用了姐姐,今早我与王爷一起共进早餐了所以来晚了,王爷还赐了我秋姑姑亲自做的糕点。”她着一句好似说中了我的痛处,不知她是故意还是无意。“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居然忘了,姐姐进府到现在还未与王爷共食过,真是对不起”

故意的,这是在炫耀吗。真疼啊,没有伤口是哪疼?心么,像撕碎了一般,不自主的苦笑,“没事,不怪妹妹。”

“姐姐,妹妹昨晚身体过于劳累,想回去休息了,姐姐,妹妹可走了。”我未说话,她扬扬而去。

许久未见燕辰歌,我不知是哪点得罪他,连午饭,晚饭都不让我与他一起。我从小就和娘学了一手好菜,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到了夜晚我听说燕辰歌在书房中,我煮了一碗面,我知道他的书房,除了潘书之外不让别人进,我无奈,只好把碗放在门前,轻轻敲门便离去,在暗处看到他出来之后在离开,心里想着,他会吃吗。到早晨我去书房收拾碗筷,发现面被吃得干干净净,忍不住笑。以后每晚我都在他们前放下自己亲自煮面或粥,即使他不正眼看我,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早晨,永远都是如此美好,我早早起床又去收拾那碗筷,意想不到是,无意间竟看到燕辰歌和轻琴一起,他误以为每晚给他做面煮粥的人是轻琴。我摇摇头,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有苦涩,有委屈,不想泪水一下子掉了下了,转身想离去,却被燕辰歌叫住,又欠身向他问安,拭干泪水。

“姐姐怎么哭了?是不是妹妹和王爷一起,让姐姐伤心?那妹妹以后……”轻琴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偎在燕辰歌的怀里,她话未说到一半燕辰歌皱起眉头向我说道“王妃,以后不要再靠近本王的书房了。”

“是”欠了欠身,转身离去。他还当我是王妃,真是讽刺,连书房也不让靠近了吗?我没再给他夜晚是做面煮粥了,今晚却又是在睡不着,一个人在王府四处逛逛吹吹风,微风“沙沙沙——”走在王府的花园水亭子中突然看见两个人影,应该是一男一女,这么晚了,燕辰歌也睡了吧,是谁?

四周漆黑,只看得看人影,只听得见风声,那抹身影很像一个人,我脑子里一下闪过“轻琴——”,她在这里干嘛,还有她身边男人,我不敢再走近,依稀看得那男人给了轻琴什么东西,我实在迷糊索性离去,结果一夜未睡好。

又是夜晚,我又想念他那俊美的脸,他如此厌恶我,我这又是何必,罢了罢了,就去看一下,一下就好,了却我的相思。我向着熟悉的路走去前面有人,恩?原来是轻琴,她应该也去找燕辰歌吧。她走着走着,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我觉得不对劲,蹑手蹑脚躲了起来,她在碗里投下了东西,

难不成她想毒死燕辰歌,我不敢再想。待她放好以后,我便走了出来。

“妹妹,这么晚了你在干嘛。”

“那姐姐又在干嘛。”她被我吓到了。

“我,我,你知道的,王爷不许我再接近书房,可我又……妹妹,这面是给王爷的?”我装作一脸不好意思,又向她走去,试探性的问问。

轻琴点点头,我也被吓到了,她真要杀燕辰歌,我突然向前一扑,一不小心把她手里的碗打翻了,撒了一地。

“你,你,你……”轻琴气急败坏,却又马上镇静过来“姐姐,你可真会摔啊。”

“对不起,妹妹,我不是故意的,看,衣服都弄脏了,我们回去换换吧”轻琴无可奈何,便和我一起回去了。

我怕她又去毒害燕辰歌,不敢离开她半步,轻琴也没再去厨房再煮面,我就回去了。

由于终日见不到燕辰歌,没到黄昏我都会在大堂侧,偷偷的看他。害得莫浅翘起嘴,说王爷对我不公,又说痴情的总是女子,又安慰我说王爷会回心转意的。

我算算我嫁过来和燕辰歌说话也不到十句接触很少,一直都是我在暗自行动,我也算得上是史上最可悲的女子了,奢求自己的夫君多和自己说说话,哪怕是看我一眼已足够了,不知还要等到何时。

一换季到了秋天,皇室每年一到秋天都会让皇亲国戚们组织一场狩猎比赛,这年正好又赶上朝中未立太子,皇帝会在此时勘察儿子们的实力,二王爷,三王爷,五皇子更是朝中受众官员所支持最多的。

每次狩猎都要可带上内室等,而这次燕辰歌带上了我和轻琴。

我与轻琴同坐一辆马车。到了狩猎场,燕辰歌轻轻将轻琴扶下马车,把我一人晾在马车上,只是他却不知道,他如此用心的女人,却想置他于死地,我还是得跟紧他们两人。倒是看到许多皇亲国戚,

可却有几位爷没来。

各种繁琐的礼仪完毕后,才是真正的狩猎比赛,我的目光一直追随这燕辰歌,上次不就因为他那一笑,犹如晨曦一般,便非他不嫁。现在的他更是让人着迷,只是笑容少了许多,兴许是政治上的压力

压得喘不过气来吧,现在的比赛或许能让他放松。

不对,政治上的压力?轻琴想杀燕辰歌,她应该是那位爷派来的,夺位……我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得出去走走,只是这里是狩猎场,不能随意乱走。我眼里又闪过轻琴的身影,我一直跟着她,很小心

她走到隐蔽处停了下来,那里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把搂住轻琴,“委屈你了,终于等到今天了”男人背着我,我一点也看不到他是谁,还有他说就等今天了,什么意思?

“二爷,只要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一点也不委屈。”轻琴眼底充尽是温柔。

“哼,燕辰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二爷,我不懂,扳倒燕辰歌还有个烟辰离,你岂不是还有个劲敌。”轻琴为他担心到。

“燕辰离与燕辰歌不和,这是众人皆知的,燕辰歌在狩猎时,我已安排好人,到时暗杀就行了。”安排好了人?我得去就救他。

我一路小跑,却不知怎么走,狩猎场这么大,若徒然告诉其他人,还会生事端。幸好幸好,我会马术,我骑着马向远处奔走,有打斗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是燕辰歌。

“小心后面——”我向着燕辰歌大喊,跳下马去,他转过身去,刺向歹人。他没事,我舒了口气,可我不会武功,帮不了他。他小臂受伤了,血流不止,我只能看着他,身后的侍卫也被黑衣人杀得七七八八

黑衣人也多数倒地,剩下三四人还在于燕辰歌厮杀,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里捏出了汗。又来人了,那是——轻琴,“王爷,小心”

轻琴向燕辰歌奔去,不,不,轻琴是要杀他,手里还拿着匕首。我不顾一切猛地奔去,不知哪来的勇气,挡在了燕辰歌身前,好疼,我不知发生什么什么事,一下子头昏眼花,胸前好疼,好像我为燕辰歌当了一刀

我身子摇摇欲坠,燕辰歌,一把抱住我,邹起了眉头。我一直望着他,一直望着,轻琴看到正是好时机,又再次举起匕首向燕辰歌刺去,燕辰歌手一扫,握住了轻琴的手,夺过手中的匕首,一刀刺向轻琴心窝,一刀毙命。

我望着燕辰歌,傻笑,笑容格外明朗,脸上却毫无血色。他也看着我,抱起我骑上马背就往营地跑。

“你还在傻笑什么,知不知道命快没了”他突然暴怒。

“为你死,我愿意。”依旧傻笑,把他抱得紧紧的。

“笨女人。既然是派来的监视我的又何必救我?”

“呵呵,我是别人派来的?所以你一直排斥我?”我听到这句话又高兴起来,只是血一直流,真的好疼。“三年前因为一次宫宴,就因为那一瞥,瞥见了你那倾城一笑,我对我爹爹说非你不嫁,所以圣旨是我求爹爹向皇上

赐婚的。还有哦,要杀你的人是二王爷”

他脸上写着惊讶两个字,紧跟着脸上又写满了愧疚之情。

我又继续傻笑,知道没有了知觉。

再次醒来我以躺在辰王府中,而身旁有了燕辰歌相伴,还有三年前瞥到的那倾城一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