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有墙

成孰嘚邊邊 收藏 3 29
导读:小方最终还是决定冒着被处分的危险翻越了校墙,因为对他而言,墙的那一边是一辈子的幸福。 小方喜欢小雨已经三年多了,在半个月前小雨也说她也喜欢小方,这让小方欣喜若狂了好几个上午。 小方和小雨是高中同学,高二分班时才小方小雨分到了一起。而从那天,从小方看到小雨的第一眼时,小方就开始奋发著情书,大概是一星期两封的样子。但由于一向都是有去无回,自尊心受不了,后来又改成一星期一封。可是小雨依旧无动于衷,导致再后来就是两星期一封了,直到现在江郎才尽,勉勉强强半年一封。但,好歹没有放弃,哪怕

小方最终还是决定冒着被处分的危险翻越了校墙,因为对他而言,墙的那一边是一辈子的幸福。

小方喜欢小雨已经三年多了,在半个月前小雨也说她也喜欢小方,这让小方欣喜若狂了好几个上午。

小方和小雨是高中同学,高二分班时才小方小雨分到了一起。而从那天,从小方看到小雨的第一眼时,小方就开始奋发著情书,大概是一星期两封的样子。但由于一向都是有去无回,自尊心受不了,后来又改成一星期一封。可是小雨依旧无动于衷,导致再后来就是两星期一封了,直到现在江郎才尽,勉勉强强半年一封。但,好歹没有放弃,哪怕现在两人异地而处。

小方家境并不富裕,父母都是工人,风吹雨淋的早已满头白发,皱纹陡生。但小方这人很好面子,尽管内心充满了内疚但还是追随着时代的脚步,花钱大手大脚,打肿脸充胖子也要保持一副****才子的模样。其实,他长得很猥琐,只是自我感觉一向良好,所以大部分时间他认为他和小雨是有未来的。

哦,小雨是个怎样的女孩呢。嗯,长得很漂亮,很有气质的那种,不像其他姑娘胭脂水粉的打扮,而是若芙蓉出水淡然的美丽。因此,小方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

眼光不错固然是件好事,但,不切实际的追求就不好了。小方本来成绩不错,但天天幻想搞得他没有心思读书,成绩一落千丈,搞得后来也懒得读,高考落榜后读了所破落的大专。而小雨一直雄踞榜首,但高考出了意外考得不尽人意,权衡左右打算复读一年。

小雨对小方这人有过研究,所以很是讨厌,一直都视他为无物,不怎么搭理,收到的情书大部分是第一时间送进垃圾桶,偶尔看了几封狗屁不通的我爱你后对他的讨厌更是上了好几层楼。但这并不是她故作高傲,只是她对小方的为人很是介意,横竖都看不顺眼,但同时也惊奇他的执着,忍着没发大火。与此同时,小雨也暗恋着班上的某位男生,只是一直是暗恋,所以小方并不知情。

小方只是一味的到处说是非常非常喜欢小雨的,甚至连QQ密码都是以他和她生日组成的。这次冒着被处分的危险逃天也是为了回老家给小雨过生日,这让旁人都有些感动。

半个月前,小方痛下决心发短信给小雨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一直都在喜欢着你,但我知道这也是一厢情愿而已,我很想知道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如果没有,就不要再回复这条信息,就当此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如果有,哪怕是一点点……”

小雨收到信息时笑了,她开始有点崇拜他的执着了,本想沉默让此事彻底结束,两人都好解脱。但突然又怕他因为此事而心灰意冷,干出什么破格的事就不妙了,权衡左右回了段折中的文字:“我不知该怎样回答你的问题,但我希望我们不是陌生人。”

看到这条信息时,小方热血沸腾了,以为小雨的言下之意是喜欢他的,为此一连开心了几夜,无眠到天亮。而夜,却总是那么的真实,宠辱不惊的,依旧冰凉。

小方睡不着,于是想了很多事,一部分是过去,一部分是未来。未来的他总是那么的英明神武天下无敌,是现在的自己无法企及的。未来的他仿佛是个英雄,一手遮天的控制着整个国家、乃至是世界的命运,前呼后拥很是威风,与小雨珠联璧合后更是生了一群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仿佛这个世界是他家创造的,没有了他就没有了世界。然而,事实是,这个世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更好。

想完了未来又回味着过去,他的过去,始终是那么的苍白无力。然而它是真实存在的,已经是一个历史,历史,是无法假设的,就像无法假设他的出身。他一直抱怨为什么长得这么帅却生于寒门,没有有权势的父母,口袋里始终只能摸出几块硬币。

小雨的生日很快就到了,于是小方认为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只是苦于囊中羞涩,实在难以出手大方。于是,这个礼拜那种怨恨又重新翻箱倒柜。

“喂,老爸,嗯,你身体还好吗?”

“还好,你呢,怎么想到打电话给我们,是不是又没钱用了。”

“不是不是,只是有些想你了。”

“呵呵,我和你妈都挺好的,不用挂念,只要你在外面好好读书,我们就一直很好,将来找份好工作,也好让我和你妈享享清福。”

“嗯,我会的。”

“好,我相信你,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有出息的,呵呵,没事就挂了哦,长途贵。”

“嗯……等,等一下,那个,我们下个礼拜有……有活动,嗯,需要一点钱,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参加,我们寝室的都……都报名参加了。”

“哦,都参加了你也不能甘于人后,要参加的。”

“可……”

“钱不是问题,明天我就打两百给你,你要注意身体,别乱省,该花的咱就花,好了,挂了啊。”

“嗯,挂了。”

心中也有些不忍,想到了烈日炎炎下的爸爸胡子都没时间刮,想起了北风猎猎下的老妈围巾都不曾戴过……

可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