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联勤部大学生士兵的回忆

ATNFS 收藏 58 11021
导读:军旗告别仪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旗告别仪式

1.身份转换

算了算,来深圳整整两个月了,对我这种性急的人来说,两个月,很长了,因为敏感,又不爱混日子,所以每一天都过的很有感触。

本来,刚退伍那会儿就想写这个帖子,奈何一直没心情,什么都写不出来,现在心态好多了吧,再加上今天在天涯看了一个专业干部写的回忆帖子,写的很真实,很像我待得那个地方,我想,我也可以像他那样写东西,只是回忆和描述,对一个退伍兵来说,这就够了。真的,就是回忆和描述,我们的故事,懂得人自然会懂。

给自己的文章起了这么个名字,装逼吗?我不觉得。我的确是以一个比较尴尬的身份进入部队的,虽然,这个“尴尬”是自己后来才体会到的。那些看见这个题目就急着回帖骂人的,请滚开吧。

先来说说我当兵之前的经历,我是属于那种有着很重的军人情结的人,这一点,铁血的人应该不难理解吧,那种与生俱来的兴趣,从小学到大学就没间断过,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想去当兵,自然,高考的时候军校就成了第一选择,无奈高考成绩很差,军校梦破碎后自己是要直接去部队当兵的,但是当时的家庭环境是不可能允许我走这条路的,家里的态度是非上大学不可,我又不愿意复读,干脆就在家里混吃等死,后来志愿都是家里填的,一所三流的本科院校,一个比家乡还要破的城市,一个不知所谓的专业,还有一群和我一样什么都没想过的同学。

06年,大一。在我的印象中,国家大规模的从大学中招收普通士兵就是从我们那个时候开始的,大一上学期,快到十一月份了,自己对大学生活还没什么感觉,看见征兵的广告下来了,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去报了名。初检,复检,没找关系,都过了,到了政审,自然是被以各种理由刷下来了,我也不多解释什么,懂的人自然懂得。那时候的我很单纯,不知道什么叫关系,不知道什么叫压力,连毛片都没看过,苍老师也还不出名,我只是单纯的为了去部队,所以没有去成,也没有太多想法,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转眼,两年过去了,我们经历了08奥运会,汶川大地震和国庆60年,我的生活似乎没有太大变化,上课,打游戏,睡觉,在铁血潜水,去部队的想法好像在心里面慢慢的消失。09年,大四了,不知道未来到底要干什么,我选择了考研,正儿八经的考研,读了三年半,最认真的时候却是在最后,每天复习,上补习班,同寝室的人忙着最后的疯狂,dota或者去为四六级拼最后一次。10月份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问我还想当兵吗?当时感觉很奇怪,其实,父亲在为我铺路了,只是他也没想到的是,我再不是那个听话的孩子了,在部队呆了一段时间后就更不是了。所以他问我还想不想去部队的时候,在他眼里,我已经是个一辈子衣食无忧的人了,进了编制,有了身份的人,就像那个被他安排好了的大哥一样。一切只是时间问题。而在我看来,这只是我去部队的一个末班车吧,再不去,一辈子没机会了。尽管想法不一样,但总归是有了交集,纠结了无数个晚上后我放弃了考研的想法。体检,政审,有了他的帮助,一切都是走了个流程而已。我至今记得在那个破地方体检的时候那些医生刁难我们的场景,我想部队现在的名声在外面那么差,可能从源头上就已经决定了吧。所以在这里,我想再次对父亲说声对不起。我做不了那种听话的孩子。就像我现在深圳的城中村租着房子,过着清贫的生活,但是真的没后悔过。

当时政审的时候有很多部队选择,我一心想着去西藏,新疆什么的,家里给弄到了一个南方的作战部队,名气很大的那种,说是考军校方便,当然那时候没有说的这么明白,只说去个好部队好好锻炼吧。走的前一天晚上,又调了档案,第二天通知我去xx军区联勤部。我一听这名字头都大了,麻痹,不就是后勤部队吗。当时我们学校准备去部队的人在一起互相交流,每次问我去哪里,一说联勤部,大都会说:可以啊,哥们,有关系吧。每次听到这种话,总是苦笑不得, 可能,人和人真的不一样吧。

09年12月10号是我离开学校的日子,简单的告别后,寝室东西都由家里人带回去了,穿着07荒漠迷彩作训服,背着一个退伍老兵(一个亲戚,三期退伍)打得背包,我坐着公交去武装部报道了,从学校一路走出来,到处是戳戳点点的目光,那时候很多人还没见过这样的军装,他们眼里的军装还是清一色绿的。在公交车上所有人盯着我看,那个时候的我只知道低下头,脸上还发着烧,有一个同校的学生大抵知道我这身打扮是要去当兵的,热情的上来和我攀谈,化解了我的尴尬。看看现在的我,不管多少人看着我,都不会去脸红,到哪里都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像个流氓一样。2009那一年,像我这样从学校走进部队的人,大专以上的,有14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14万,至少有10万都像我一样退伍了吧。

2.踏上旅程

来到武装部报道是中午的时候,跟父亲隔着玻璃门道别,这一别就是两年。一个穿着老式冬季迷彩的人把我领进一个不大的房间,好家伙,里面已经有好多人了,当时自己的军事知识也算是伪专家级别的,所以衣服啊,军衔啊什么的都认识,看看这房间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士官,军官,光军种都好几个,我看见一堆人和我穿一样的迷彩,就挤过去坐下来,一打听果然都是去xx军区联勤部的,后来才知道联勤部是个军级单位,大着呢,都跨了好几个省了,当时还以为都去一个地方,现在想起来都好笑。这一堆人就挤在一起好不热闹,互相打听了一下,什么人都有,大学生啊,高中生啊,初中生啊。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互相还聊得很开心,大家一起嘲笑旁边的海军的服装如何如何难看,那个作训服一水的蓝的,现在都觉得难看啊,乍一看以为是工人呢(海军的弟兄看见了别见怪啊,哈哈);就在那个房间从中午一直坐到晚上,做得都不耐烦了,大概是穿着军装的缘故,倒是没有人说什么,可能一穿上军装就都有那方面的意识了吧,除了两个哥们请假上厕所抽烟被逮回来罚站,我们就一直在那个房间里呆着聊天。终于待到7,8点的时候,来人了。来了两个海军的干部,很是威严的样子,进来就吼一句:xx舰队的站起来,快点。那个时间点,所有人都呆累了,有躺着、坐着睡觉的,靠在一起发呆的,再加上没有什么意识,那帮海军的哥们慢腾腾一个个的站起来,其中一个中校很不满,直接动了粗口,又是一句吼。顿时,呼啦啦一片响,一片蓝色就起来了,中校又是一句吼:点名。也活该那第一个被点名哥们倒霉,他用他认为足够大的声音答了一身到,换来的是中校的一句“娘们!”“用你最大的声音喊十遍到”,这下,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自己真是来当兵了,后面的人都学乖了,扯着嗓子叫啊。

看着人家海军有人来招呼,我们就有些着急,坐在一边看热闹也不是事儿啊。正胡思乱想呢,进来两个陆军军官,一个一毛三,一个两毛一,冲着我们就过来了:x联的站起来!大家都学乖了,呼啦一下全都起来了。那个二毛一很满意的样子,照例是点名,我发挥了自己嗓门大的优势,一毛三看了看花名册说:哦,还是个大学生呢,这样,从现在起你就是班长了,这一路上你要负起责来。我一激动直接来了句:谢谢首长。现在想想都觉得汗啊。等那两个军官一转身,周围几个聊熟了哥们就开始拿我打趣,班长班长的叫着,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只到第二年真成了班长才知道这两个字分量有多重。

折腾完后,继续等待,真的是累了,所有人都要睡觉了,又都没有吃晚饭。大家挤在一起睡觉,到了10点多,终于来人了,我想这应该是要走了吧,果然起立、排队,又是一顿狂吼过后,终于要离开这个该死的房间了,我们这一批从这里去X联的就三十几个,排成两列往外走,我个头最小,那个二毛一让我走最前头,走出房间,我倒吸一口气,**,这么多人啊,原来不止我们和海军的,外面全都是新兵。乱七八糟的,到处是吼叫声。出了大门才知道外面在下大雨,又是晚上,什么都看不见,院子里停了十辆左右的大巴车都已经发动了,还有个开道的警车,红蓝色警报在雨夜里闪起来格外醒目。上了大巴车,我们和一批武警的坐一辆车。浩浩荡荡的车队开始前往火车站。我把脸拼命贴在窗玻璃上,可是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黢黢的空中能依稀看见几个大大的霓虹字:xx站,一个全国闻名的交通枢纽站。车子刚停稳,我们的一毛三叫了句下车,大家默不作声,走到雨里排队。这时,我刚走到车门,后面又传来一声吼:你xx的想当陆军啊,知道自己干嘛的?啊?我一看,原来是同车的一个武警要跟着我们下车,车厢里顿时一阵哄笑,又遭来一顿狂吼:再笑XX的把牙给你们掰咯。我赶紧下车到队伍里面站好。跟着一毛三进了火车站。一进车站又是倒吸一口冷气,**,这里的兵比来的地方还多啊。要说这火车站吧,也不算小了,全国都排的上号的,这回简直被新兵塞满了,我们被带到一个空地方坐下来,我仔细看看周围,好不热闹,有穿07荒漠迷彩的,有穿老式冬作训的,大致估计了一下,估计有1000左右的人,真不夸张,这火车站装个几万人也没问题,只是放这么多兵还是很壮观的。

这个时候,对面的武警开始吃晚饭了,一人一个盒饭,还有个鸡腿!给他们发盒饭的还是个女少校,大家都没见过女兵,都扯起脖子看啊。看着别人吃饭,我们才意识到,晚饭还没吃呢,饿了又没人敢说,几个人怂恿我说;你不是班长吗,你去说啊。后来自己也饿得受不了了,鼓起胆子找那个一毛三说饿了,那个一毛三说:急什么,不正在考虑这事吗。说玩后点了几个人跟他走,又对我说,你把人招呼好咯!现在想想,他还真是胆大,不怕人跑了。这一毛三一走,我们就炸了锅啦,骂声一片啊。这时候,不远的地方有推车卖东西的人在吆喝,有几个人实在忍不住了,跑过去要买点零食吃,我也不好说什么,自己都快饿晕啦,他们几个买了瓜子,面包什么的正兴冲冲的往回跑呢,那个两毛一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叫住那几个人,吼道:当兵的,没让你吃饭,饿死也得忍着!东西都给我扔到垃圾桶里去!哎,这现场教育可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有看傻了的。。。我们呢,嘴上不敢说,心里面把这个二毛一和一毛三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又等了半个小时,一毛三带着人和我们的晚饭回来了---四箱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泡面,两箱最便宜的火腿肠!!!就这些东西,那个一毛三还当宝贝了,让我负责给发下去,一人一盒泡面,两根火腿肠,发完后还剩下好多,我正在纳闷怎么买这么多,一毛三又开口到:东西看好咯,这是我们这一路上的伙食。我看着对面啃鸡腿的武警,嘴上说着是,心理面又把他们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那个泡面是我吃过的迄今为止最坑爹(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词)的一种,里面的调料包有可能是三袋,有可能是一袋,也有可能没有,有的干脆没有勺子。。。

我以为,吃完这顿难忘的晚饭,我们就可以上车了,更坑爹的事情来了,一毛三招呼我过去说,把人集合起来!我想,终于可以走了么?要上火车了?我们跟着他排成两列往前兴高采烈的走啊,终于要离开这个烂车站了,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到了二楼,看见好多很高很高的老兵,白帽子,白手套,白腰带,没错,是纠察。一毛三走到休息区中间,指着两排座位说:进去把被子散开,睡觉!**,这是要在火车站过夜啊!!!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旁边的地方都被新兵塞满了,有的已经开始睡觉了,这火车站的座位一个个都有扶手,不能横躺,只能窝在座位上,搭上被子卷着睡,

最夸张的是有个部队把角落里的几家快餐店都占领了,什么德克士,便利店,,全都躺着兵,也不知道人家老板乐不乐意。一毛三还不让我先睡,非得让我把别人都安顿好,清点人数。没办法,有几个年纪太小的又不愿意睡觉,还班长班长的叫着,我也觉得怪可伶的,看着人家十七八的出来遭这个罪,连哄带吓的让所有人睡下了,屁颠屁颠的去给一毛三汇报。一毛三也要去睡觉,没有被子啊,我一想,索性自己睡不着,就把被子塞给他,他跟我假客气了一下也不推辞,接过被子到一旁睡觉去了。我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有些恍惚,这是去干什么啊?一点多了,看看周围,座椅的两端都站着一个纠察,面无表情的那种,周围的兵都散了被子开始睡觉,可是仔细一看,又没有几个睡着的,大多睁着眼睛在想什么。我想,今天这么一折腾,对大多数人人来说是有点傻眼的把。何况年纪都不大,我都感觉自己像个大哥一样了。胡斯乱想着,我也困了,慢慢闭上眼睛,明天还要赶路啊。


3.旅途中

也不知是睡不着还是火车站太吵,六点多的样子我就醒了,醒来后一看,大部分人都还在睡觉,我想应该是早上上火车吧,总不能在火车站过了一夜还让我们继续呆着,正胡乱猜测呢,一毛三也醒了,招呼我过去,让我把所有人叫醒,收拾行李,我一听估计是要走了,赶快挨个叫人,还真有那睡得死死的,估计正做梦在家里爽吧,叫几遍还不醒,折腾了好半天。人倒是醒了,问题又来了,好多人拆了被子睡觉,不知道怎么把背包打回去,没办法,又组织大家互相帮帮忙,总算是收拾妥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上来好多铁路的人,穿着那种蓝黑色的妮子大衣,挎着对讲机,有一个直接走到我们旁边,和一毛三嘀咕了几句,这时我才发现那个二毛一再也没出现过,后来我再也没见过这个人。听见那个铁路的男的对讲机响起来,我心里抖一下,果然,两边的纠察把门打开,那个男的领着我们下楼了,二楼所有的部队都在陆陆续续动起来。到了站台不一会车就来了,不是什么想象中的专列,也不是之前传说的闷罐车,就是普通的客车,甚至和普通旅客在一起,只不过我们单独占了半个车厢,和他们隔开了,我们进了车厢迫不及待的放行李坐下,正准备补觉,一毛三也进来了,看了一眼行李架马上就火了,好一顿数落,于是都把背包拿下来,一个个的码好,就为这个他还把我数落了一顿,说我没组织好。我当时委屈的不行,心想我也是个新兵啊,自己都什么不懂呢,你这未免太过分了吧。等行李都归置好,人也清点好了,把他的水杯添满了热水,我盘算着好好睡一下,一毛三说:那个小x(我的名字)啊,你有笔和纸吗?我也没多想,说有啊,他说:那好,你去和其余人都谈一谈,把他们的基本情况啊,兴趣爱好啊,特长啊什么的都了解下。我一听,头都大了,这叫哪门子事啊?这情况花名册不都有吗,自己翻不就得了。心里抱怨着,嘴上还是答应的很痛快。硬着头皮开始一个个的问啊,遇到好几个小白啊,一问三不知,拿着个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就这事,折腾了一上午,人倒是基本都认清楚了。其实,说道这个一毛三,我最来气的什么,你们看我前面写的,肯定以为他后面会做我的连长之类,最不济也是个新兵连的连长,指导员吧,要不然这一路有必要这样么?我开始也这么想来着,所以做什么都想着以后呢?这点和成才比较像吧。可实际上,这个一毛三把我们送到以后就不见了啊。。。是彻底的不见了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啊。。。到现在我想起来还很无语啊。。。

这火车上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比较无聊,算了一下,也就坐了差不多30个小时吧,倒是有件事我记得清楚,中间在某个车站转车的时候,等了差不多几个小时,也是好多部队集中在一个地方转车。我们这批30多个人吧,有几个迷糊蛋子,还有好多烟鬼,有几个还是两者兼有的,一毛三上车就下了死命令不准抽烟,于是烟鬼们天天就眼巴巴看着后面那个车厢的武警弟兄跑到车厢中间吞云吐雾,那看的叫一个可怜啊。这不到了车站转车的时候,好多人借了机会请假上厕所跑到车站厕所里面解馋。这个车站是个地市级火车站,不大不小的那种,有专门的军人候车室,所有的部队集中在里面,也是用纠察守了门不让老百姓看热闹。刚到那里的时候一毛三就跑去和一个军代处的人叙旧,懒得管我们,把请假的权力都给了我,他到真的是会省心啊。有个烟鬼估计是憋坏了,找我请假去厕所,我当时按一毛三教我的方法,一次只能去一个,上一个回来了,下一个才能去。那个烟鬼几天没抽了,那样子和吸毒的有些像,迷瞪着眼睛找我请假,看的我都慎得慌,等上一个回来了,我赶紧让他去厕所,也没多想。过了一会,一毛三回来了,说是清点人数,准备上车。我忽然想起来那个烟鬼好像还没回来,心里一惊,赶紧给一毛三说还有个人在厕所,他一听也急了,让我赶紧去找,我火急火燎的跑到厕所一看,**,这么大个厕所,都是老百姓,哪有穿军装的啊,倒是我一个当兵的跑进来,被他们像猴子一样的又是一顿戳戳点点。心里一急也不管脸皮薄厚了,我就开始狂叫烟鬼的名字,叫了好几声啊,才听到远处的某个蹲坑里面有人应了一声,跑过去一看,这哥们正脱了裤子在里面边拉边抽呢,还一副享受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出来,差点没一脚踹上去。等我带着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们的队伍都快开拔了,一毛三正火急火燎的等着我们,上去对着烟鬼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啊。还捎带着说了我几句。哎!

这个烟鬼后来在新兵营是个出了名的神人,下连后和我也不再一个单位,听说被整的很惨,这个我都能想象出来。部队里面真的不缺神人啊!

我去当兵和退伍的时候都要过河南的黄河大桥,两次都是晚上经过,都没能看见黄河什么样,这也算是个遗憾吧!

到了下午,我们的车在河南境内了,那批武警下了车,一毛三闲车厢里太冷清,非要组织个活动,每个人展示一下才艺。**,哪来的才艺啊,都是一帮老粗,还非得让我带头,得,有嘴总能唱歌吧,随便胡乱来一首,后边的人基本都是,胡乱唱两句,我发现部队就这点好,只要你敢表现,就有人叫好,只要你行动,一定有收获,这点我一直是比较欣赏的,这也是为什么好多人在部队呆过以后会变得自信的原因吧,就怕你不表现。这歌唱了一圈下来,估计一毛三听我们唱的都是情啊爱啊,不受听.又要我组织拉歌,还要唱军歌,这军歌我以前军训倒是学过些,只是这剩下的人不一定会啊,想来想去就一首《团结》最简单,估计差不多都会,于是扯着嗓子起了个调,唱了一半,我发现就变成独唱了,**,旁边来看热闹的老百姓都在笑了,这脸是丢大了,一毛三脸上就有些挂不住,打断我的歌声,开始讲评啦,什么素质不高啊,热情也没有啊,态度不积极啊,还拿我们和他接的前几批兵作对比,说的一套套的。我心里倒是松了口气,妈的,别再折腾我了啊。这以后的事就没什么好讲啦。到了晚上,就睡觉,我呢,到饭点就发泡面和火腿肠,其实那个泡面好多人都扔了,有的干脆就不要,大家都趁一毛三不在的时候买火车上的东西吃,所以我们到驻地的时候我还背着一箱泡面。。。也没人要,扔了吧有觉得可惜,后来这一箱泡面一直跟着我分到到新兵班,大家看我带一箱泡面都挺高兴的,说就算买我的也比服务社的要便宜,我倒是二话不说全给免费发下去了,哈哈,好多人打开泡面的第一反应都是叫一句:**!现在想想,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车到站了,一个小破站,其实也是个市级的。不是我偏心,这个北方的公共建设真是有点马虎,我去过好几个北方省会,就说这火车站,完全和长江以南的地方没得比啊,刚出火车门就看见一排穿夏作训的人在门口守着呐,这天气穿着夏作训,搞什么飞机?后来才知道,这一排人是新兵营的班长啊,为了和新兵好区分所以穿成那样!反正这帮子人乍一看挺好的,老热情啦,看见谁东西多还帮着拎一下,我当时也没多想,又没休息好,人还晕着呢,稀里糊涂就上了一辆依维柯,挤不下的就上了一辆东风平头柴,车子发动,开往驻地,一路无话。到过北方的南方人都有体会,北方的冬季是什么样子,到处一片萧瑟,一点生命的迹象都没有,开始还在市区,慢慢的郊区,上了岔道,就开到村里面去了,一路光顾着感叹这里的冬天好夸张,忽然就发现前面的路似乎没有了,好像看见一大堆人,看见一个大门,顶上一个红灿灿的东西,还能隐约听见鼓声,我知道,真正的军旅生活就要开始了!

写到这里,真的想说一声,我的军旅生活其实就是一部放大版的红三连五班生活史,如果你想看见激情燃烧的岁月,想看见我讲述高精尖的武器,那肯定是要失望的,我只是在描述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面一个不起眼的部队和一群不起眼的人的生活。在我看来,那么的不起眼,那么的寒酸,那么的宝贵。

4,蛋疼新兵营之稀里糊涂的开始

到了大门口还剩十几米的时候,车停了,通知我们下车。照例是排好了队,领头的班长下了个齐步走,还没挪步子呢,就听见大门里面咚咚的开始作响。我隔着大门一看,好家伙那么大个鼓,有个老兵卯足了劲的敲啊,旁边还有个瘦瘦的军官有模有样的打起了指挥,让后就是锣鼓一起合奏了,不远处不知道是谁又点了一挂鞭,噼里啪啦的一顿乱炸。当时我们都是第一次看这个阵势,都觉得稀奇,一个个转了脑袋这里喵,那里瞧啊,我当时的想法是:这和许三多的刚下车那会差别也太大了吧,也没见到什么热火朝天的景象啊。正胡斯乱想呢,队伍已经来到了大门口,两个挎着八一杠的哨兵和一个领班的士官,三个人一起敬礼,尤其是那个士官的举手礼,都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见,这下,大家都有那么点感觉了,赶紧把到处乱扫的目光收回来,把叼不拉几的样子也收起来,竭力做出一副规矩的样子。

进了大门,原来后面还有好多人呢,我一看那打扮,都和我们差不多,没挂衔的,我就猜到是比我们先到的同年兵了。目测了一下,也就一百来号人的样子,在营区里的主路上站了两排,待我们走进了,就开始鼓掌,一直鼓到我们走过他们所有人。我一路打量这个地方,脑子里想的除了破败还是破败。以至于后来我在这个破败的地方呆了整两年,后来想想自己都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家乡在一个中部的省份,我们这里的人吧,北方的说我们是南方人,等我在深圳的时候,我发现好多人说我们那里属于北方,很无奈啊。不过严格按照国家地理分界线秦岭-淮河一线来说,我们肯定是属于南方,我来这个地方当兵也是第一次到这么北的地方来,所以闹了不少笑话,后面慢慢讲。

还是说我们顺着营区的路一直走啊,没多一会,就给领到了一个四合院那里土洋结合的房子,房子都是那种两层的平方,一大长条,好几条堆成一个四合院。等我们都在院子里站好了,开始一顿点名,按照点名的顺序13个人站一列,说道这个“列”,还真是恼火,大学学过行列式的人都知道,这个“列”的含义就是竖着的那一排数,可是部队偏偏把横着的一排叫列,至少我们那的部队都是这样。总之为这事,我还纠结了好久。。。言归正传,等名点完了,前面一个干部来了句:各班带走!我一惊,哪里来的班啊?这就算分完班了?还想着呢,我们这一路人最前边有个穿夏作训的吼了一句:三班跑步走,我也就跟着队伍,拿着东西踉踉跄跄的往前跑啊,跑到二楼一个房间,里面全是高低床,破破烂烂的床上面放着破破烂烂的绿垫子。“按高矮个站好”一个没什么响度但透着威严的声音说道,我一看,一个穿着夏作训的一期,应该就是刚才带我们上来那个吧,大家又是一顿手忙脚乱拍好队,他一个个的把床位安排好,就来了一句:散开被子睡觉。我擦,我们都一怔,这是搞什么呢,刚来,大白天的就让睡觉。不过也没人说什么,各自散了被子躺下了,我算了一下,差不多两天没有好好睡了,正好休息一下吧。我睡在下铺,不怕各位笑话,我刚进部队的时候,就是个矮胖矮胖的样子,按照科学的分配床位的方法,我的体重占了优势啊。刚好我床头有一个暖气片,又是第一次见到啊,觉得好玩,伸手摸一下,一点温度都没有!怪不得进了这里一直觉得冷呢。躺在那里吧这两天发生的事好好理一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感觉过了好久,被一阵乱哄哄的声音吵醒,一看人家都忙着起来叠被子啦,赶紧一个机灵翻起来,跟着叠被子,我偷摸看了下表,这不刚过了一个小时吗?这睡得毛觉啊,他们这是要闹哪样呢?心里正在骂骂咧咧,外边就想起了号声,那时候也分不清楚号声有什么区别,感觉都差不多呢,号响了两边就开始放歌,后来知道放的歌叫《当代军人xxXX观组歌》,没想到的是就这一组歌愣是听了两年啊,听到吐啊。

乱哄哄的歌声中,又让我们下去集合,听旁边有人悄悄说:这都十二点啦,应该是去吃饭吧。我一琢磨,也对啊,心里就有点高兴,终于可以见识下部队的伙食啦,二百来号人,分了四个方阵,就往食堂出发,反正也没学过齐步啥的,大家还是按自己的步伐走着,班长们也不管,直是说不准在队列里面说话,默默的进了食堂,一人领一个碗,去排队打菜,我以为发什么好吃的呢,到了我这一看,又是倒吸一口气,**,就给打了一碗姜汤啊,姜汤啊,不是说滚蛋饺子迎兵面吗?面呢?也不敢吱声,回到桌子前开始喝我的姜汤,等到差不多都喝上了,从后厨钻出来一个二期,用了热情是声音说:大家多喝点啊,不够再添,这地方冷,喝点御寒。。。说了一大通。后来知道,这个就是司务长,关于他的故事还多着呢。反正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反感的不行,一碗姜汤,到了他嘴里,就变成了珍馐美味啦。喝完姜汤,带回,接着睡觉!这下我是彻底无语了,躺在床上哪里睡得着啊,总感觉这是个啥部队啊?怎么这么扯淡呢?其实后来才知道,我们这个新兵营的兵陆陆续续来好几批,我们后边还有几批,多以,人没来齐,上面领导也不急着干什么,没事就让睡觉。哎,这个新兵营从一开始就让我感觉到蛋疼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刚练完战术

5.蛋疼新兵营之xxxxx部队

我在去部队之前,对部队的很多事也是了解过一些,比如这个新兵入营,以前听人讲过是三个月的新训,再下连。新训的地方类似于教导大队之内的,专门负责训新兵的一个单位,偏偏到我们这一批的时候,xx联勤分部的教导队搞翻修,于是把这个任务就往基层派,那么多单位挑一个出来搞新训,保障伙食什么的,而钱呢自然是上面给。这种单位一般要比较大点的,能一次装那么多人,所以后来我知道了,我来到得这个地方不是一般情况下的教导队什么的,干脆就是个独立驻扎的老部队,就是这个xxxxx部队,我从进来了就再没出去过,下连的时候直接就分到这里了。。。

大概是我们到后第三天吧,人终于到齐了,这中间我们还出去迎接过一次别人呢,一样的阵势,等别人进来的时候跟着鼓掌就行,每天无聊的不行,又不让乱跑,除了吃饭,就是呆在屋里谈心啊,教育啊,还强制的写日记,说道这个写日记,我就很是上火,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个习惯,没想来了部队还要闹这一出,再说天天也没啥干的,有个屁写啊,恼火的不行,又不敢不写,就瞎对付,写今天伙食如何好啊,感谢炊事班的老同志什么的,要么就写班长如何好啊,如何关心我们啊,感觉到部队的温暖啊。说到这个班长的关心,我又想起一件事来,我们刚来的时候,天气比较冷,北方的12月嘛,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我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新兵营觉得有必要显示一下关心啊。我们刚进住的屋里面的时候,我看见地上整整齐齐白了一排脸盆,那个经典的黄脸盆,在电视,杂志,报纸上见过无数次的黄脸盆。每个脸盆前放一个马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班长就让一个个挨着坐下,把鞋子脱了,然后他就拿了一瓶开水一个个的倒热水。我不知道其他人当时怎么想,反正我是有点小感动了,多好的人啊,多周到啊。再后来,才知道这是一次宣传活动,叫"为新战友倒一盆洗脚水",汗啊,直到后来这一幕的照片被放大贴到宣传栏的时候,我在心里冷笑:你给我们到了一次洗脚水,我们可是还了你三个月啊!

就这样呆了快一个星期,人也齐了,东北一批,华北某个省来了一批,加上我们中部的两批人,一共就几百号人,真不多,具体数目我也不说了,保密。不过一般都知道联勤部的编制比野战的少很多,就拿我原来那个单位来说,一个团级单位的人还没有作战单位一个营多。要开始搞训练了,大家都比较兴奋,感觉像那么回事啦。结果第二天一起来,照例的出早操摸黑跑了两圈,又带回让在屋里呆着,这下我们可炸了锅啦,都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倒是所有的班长好像都不见啦,正纳闷呢。楼下一声哨响:所有人,拿上你们所有的东西,到楼下集合!又是一顿乱七八糟,班长们的吼叫催促声就没停过,有些个神人东西又找不见了,到处乱窜,反正乱了一阵后,差不多所有人到了楼下按班站好,有个班长就挨着一个个房间看有没有还没出来的,你猜怎么着,还真有!神人真不少!

等人都起了,队整好了,前面一个二期,后来知道是个当周值班排长,拿了花名册喊一声:点名,点到的那好东西站到旁边!哦,闹了半天是要分班啊,**,我心里想,要分班提前说嘛,好不容易混熟几个,这就又要散啊。等把人都分完了,我一看,一阵暗爽啊---我的班长还是原来这个。我们前面一个星期每个新兵班长随机分人先带着,等正式分班的时候,要是他这几天感觉那个不错,可以自己留下。这个传闻我们都听说个。这么说这个班长感觉我还不错咯。我一阵窃喜啊,这刚来就遇上贵人啦。其实,是我想多了。。。

班分完,各班长带自己人回去,一进屋我发现问题来了,我吧,个子一米七不到,和老乡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这一分班,这屋里顿时有三分之二成了北方人,我擦!我立马最矮了啊,这个问题一直跟随我到退伍。。。走到哪都站排尾。也不知道我的这帮东北哥们现在过的怎么样啊。其实说到身高,我见过最矮的一米六都不到,按理来说是不能进部队的,架不住人家有亲戚肩上扛着麦穗。。。

分完班就快到开饭了,到了饭堂也不让直接进去吃饭,开始唱歌啦,饭前一支歌啊,前面一个星期,歌倒是教了不少,可是说实话没几首好听的,到现在为止,我就喜欢唱《当那一天来临》,有劲,悲壮,我还在ktv嚎过这首歌。。。我们当兵的时候恰好涛哥提了个xxxx核心价值观,于是乎,围绕这个编的几首歌就成了我们新兵营的主打歌,生硬的编曲,粗糙的歌词,我一唱就浑身起鸡皮疙瘩,现在想起来头皮还发麻。不知道有没有同样感受的兄弟啊。继续讲我们开饭的事情,其实我们的新兵营真正就是从分班这一天开始的,分完班后气氛明显就变了,那些班长变得比以前严肃了很多,规矩也多起来,进了食堂,有开始按班重新分座位。一个桌八个人,我们和班长坐了一桌,吃翻的气氛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大家互相不熟,看着班长一副怪严肃的样子,大家默默吃饭,吃玩饭默默的带回。我们都盼着真正的部队生活快开始,可是当他真的来了,每个人又像害怕什么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下连。其实,下连以后更压抑。。。

我知道很多人好奇部队的伙食,众说纷纭的,我下面就好好写下新兵营的伙食。



本文内容于 2012/4/16 0:57:58 被huazhiqia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看楼主文采真的不错,其实我也是一名大学生士兵,比你还早四年,05年去的,是73123部队,大家也知道是哪里了,我还选了自己喜欢的侦查排,过的很充实。就是回来后看到那些考公的,什么三支一扶,特干教师,有专门的岗位很窝火,真想想上级相关部门反映下,要给我们也做出相应的待遇就好。

 以下是引用wj0522014 在第1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万里干城 在第14楼的发言:
兄弟你不错了,我07年参军,从上午11点到火车站,到晚上6点上火车愣是没管饭,同一个候车厅的武警都有盒饭吃,都是新兵,咱们陆军和武警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兄弟这个和接兵干部有关系的,就看看接兵干部为人怎么样了。

我当兵时是晚上五六点在火车站吃了不认识的新战友带的饭,7点来钟又吃了爸妈送来的用很多油烧的菜的饭!等于两个小时吃了两顿,还不能不吃!那个肚子撑的!

第二天早饭,肯定是按中饭标准烧的,反正没见过汤水和稀货,早上这么吃真不习惯!

37楼键谍

当过兵的 都有过来的,只是楼主的文采实在是不错哦。 看到这个文章叫我又想起 军营民谣里 那几首老歌了。

38楼

现在自己也大四了,从小也是有着军人情结,第一次高考报的就是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可是成绩太差。复读的时候因为不要复习生,也就没报。现在就在一个普通的二本类学校,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每天在铁血上面潜潜水,不知道自己的路该走向何方。还是那句话,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这个一毛三把我们送到以后就不见了啊。。。是彻底的不见了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啊。。。到现在我想起来还很无语啊。。。 > 想到连队好照顾照顾你啊。

呵呵楼主比较幽默啊 。 其实我想说的 军人本来就是平凡的 很普通很平凡很枯燥很平淡的生活。只是现在的影视作品过于渲染了它。有过军旅经历的人都会明白。所以支持楼主,无数个平凡的岗位才构成人民解放军。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