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漯河召陵区房管局副局长牛豪红了。红的原因是一把至今仍云山雾沼的枪。


同很多官员“爆红”的原因一样,先是从网络论坛开始,然后传统媒体介入,更由于贴上了“副局长”、“持枪”、“威胁记者”等热门标签,牛局长想不红都不行。


动静闹大了。有关部门不得不出来了,包括当地的警方、宣传部门和房管局:警方立案,宣传部回应,漯河房管局展开“内部调查”。当然行政监察部门也不能置身事外,牛局长被暂时停职。情况似乎朝着公众预期的方向发展。


案发15天后,漯河市政府首次对案件中的枪支问题表态,称“枪支为玩具枪”,可是当天深夜又改口称枪支为“有杀伤力的金属枪”。公众的心理陡然遭遇颠簸,不但没有表示高兴,反而加剧了对“黑箱操作”的猜疑。有一点不能忽视,媒体刚开始介入这件事情时,漯河市警方就已经先给记者打了“预防针”:“是不是真枪,还需进一步调查后再公布。”是否在做什么暗示?


忽而“玩具枪”,忽而“有杀伤力的金属枪”,到底哪一个离真相更近些?按理说,相对于普通老百姓,警方对枪支的甄别鉴定应该是专业级的。下结论几个小时之后很快就改口,实在让人不得不往一些阴暗面去联想。而且在官方应对的同时,当事人牛局长方面也没闲着:据报道,被殴打威胁的人中有两人跟牛局长方面达成了“补偿协议”。不知道,随着事件在民意发酵的推动下,协议是否能够如约履行?


玩真枪假枪的游戏,有关方面也算是高手了。但比起赵高先生的“指鹿为马”,可就差远了。虽然如此,他们大可以从传统文化当中汲取一些积极因子,比如先秦时期公孙龙“白马非马”的诡辩论。因为既然“白马非马”,那么玩具枪(或金属枪)也就不是枪了;既然不是枪了,那么威胁殴打的事实就无足轻重了,而且在强大暗流的潜在推动力作用下,充其量弄个民事赔偿就算了事了。


难道事情就这么简单?


据报道,牛豪1983年出生,担任漯河市召陵区房管局副局长括弧副科级已经数年,其父原来是漯河市房管局纪委书记,已退休2年多。相比较而言,牛局长持枪威胁殴打记者还是轻的,不久前河南郸城检察院科长李某街头与人争执动手误杀商贩,用的也是枪。而这个李某的母亲是正县级干部。如此而来,莫非持枪已经成为某些官员的“特权”?4月12日《广州日报》发表署名杨涛的评论文章《“持枪”莫成衙内新特权》指出,在我国现行枪支管制制度下,某些地方“持有枪支似乎日益成为比拼的资本,是优先入学、就业、升职等特权后的‘新特权’”。的确一针见血。


但是,仅仅把焦点放在真枪假枪上,思维无疑是不够冷峻的。


案发15天,非得在媒体的介入并引起社会舆论发酵后,当地有关部门才被动应对。这15天当中,当地有关部门当真是没有听到一点儿风声?答案应该是否定的。那么就不能怪江湖草民以小人之心度衮衮诸公之腹了。百姓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某些官员的,但是冷峻的现实却一次次践踏百姓原本善良朴实的情感。


自古以来,家丑不可外扬,这对于政府部门尤其如此。出了事情首先想到的是想方设法捂住,严防死守;实在捂不住了,再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儿往外挤,或者像羊拉屎,零零碎碎的,恐怕公众联缀起来获取更多的真相。与家丑相联系的,是破坏形象,是影响政绩,更别说爆出家丑的人是“官二代”了。而且,即便不看他们的“爹”的面子,“官官相护”的传统也不能丢。当然,实在不行了,也得发挥毒蛇螯指、壮士断腕的勇气,丢车保帅。


在牛局长“持枪威胁殴打记者案”中,对于真枪假枪的纠结在一点点消耗着公众对此事的关注热情。或许这正是有些方面所期望的。对于警方先“玩具枪”后“金属枪”的判定,有些民众对警方的鉴定能力充满嘲弄和鄙夷。其实或许这正是有关方面大智若愚的表现——把公众视点集中在“枪”的真伪上,关注牛局长威胁殴打记者背后的深层利益纠结的人就会少一点了。这个策略不错,已经开始奏效了。


案子的原委大概如此:北京某报记者耿某在几个人陪同下采访漯河市郾城区“河畔雅墅”再建楼盘项目,随后遭牛豪等人堵截威胁(据传还有殴打),当地派出所调解后,当晚牛局长又对怀疑是给记者提供新闻线索的三人进行威胁殴打,并强迫三人写下“不再追究此事”的保证书。仔细想想,作为召陵区的房管局长,牛豪对于郾城区的房地产项目为啥这么在意?别说不是管辖区域之内的事情,即便是,房管局的职责恐怕也不在于在建房地产项目吧?而且威胁殴打记者,恐怕也是找错了对象。否定了上述种种猜测之后,可以正常解释牛局长行为的,就是该房地产项目背后的利害关系。综合新闻报道,牛豪是“河畔雅墅”项目的股东之一,而“河畔雅墅”不仅无立项审批建设许可,无规划用地手续,无预售房屋资格,而且无安全居住保证。


这就非常容易理解,面对记者对“河畔雅墅”的采访调查,牛局长为啥大动肝火乃至一怒拔枪了。按照常理推断,这个项目应该有问题。因为从一般官员的从政性格来看,若是积极正面有利于彰显政绩的事情,他们主动邀请记者来采访宣传还巴不得呢,怎么会反过来威胁殴打?恰恰因为记者的调查采访有可能损害其利益,因此要积极主动靠上去跟记者“打成一片”了。谁动了我的奶酪,我就跟谁玩儿命。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牛局长所持的究竟是“玩具枪”还是“金属枪”,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公众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到无关紧要的枪上面了,真枪假枪已经成为遮掩涉嫌违规建筑的幌子。其实,公众和有司更需要重视的是,对于报道中一再提到的“河畔雅墅”房地产项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否真如报道所说的,“不仅无立项审批建设许可,无规划用地手续,无预售房屋资格,而且无安全居住保证”。不管如何,本着我们一贯倡导的实事求是原则,都应该进行调查证实(或证伪),并深入挖掘背后隐藏的真相。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引发“牛局长持枪威胁殴打记者”的,正是这个如今已经被公众淡忘却迷离暧昧的“河畔雅墅”。解决了这个问题,由“殴打威胁”事件引起的真枪假枪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