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重夫妻开烧卤店自谋出路 店门挂励志对联(图)

中华民族之魂 收藏 4 1240
导读:对联颇有意思 黄燕兰(左二)在招呼客人 日前,在南宁,一家名为“举重夫妻的烧卤店”的新店开张,引起了市民和网友的关注。4月11日,记者来到这家烧卤店,作了一番探访。 招牌醒目 11日上午10时30分许,根据读者报料,记者来到这家引人注目的烧卤店。烧卤店位于石柱岭菜市,店名很是显眼——“举重夫妻的烧卤店”。店门上还挂着一副不太工整但同样醒目的对联:“曾经举起运动员的尊严,现在举起生活的重担”。走进店里,可以看到店面不大,只有30平方米左右,摆着十来张可折叠的方桌,有些简陋,


举重夫妻开烧卤店自谋出路 店门挂励志对联(图)

对联颇有意思

举重夫妻开烧卤店自谋出路 店门挂励志对联(图)

黄燕兰(左二)在招呼客人


日前,在南宁,一家名为“举重夫妻的烧卤店”的新店开张,引起了市民和网友的关注。4月11日,记者来到这家烧卤店,作了一番探访。


招牌醒目


11日上午10时30分许,根据读者报料,记者来到这家引人注目的烧卤店。烧卤店位于石柱岭菜市,店名很是显眼——“举重夫妻的烧卤店”。店门上还挂着一副不太工整但同样醒目的对联:“曾经举起运动员的尊严,现在举起生活的重担”。走进店里,可以看到店面不大,只有30平方米左右,摆着十来张可折叠的方桌,有些简陋,但十分整洁。店里有一男一女两名员工,都穿着白大褂,戴着白色口罩,正热情地招呼着进店的顾客。


可能是早餐时间已过,午餐时间未到,店里的顾客也不多,只有五六位顾客在吃米粉。记者也充当顾客,买了一碗烧鸭粉,感觉味道不错。


吃过粉之后,记者向穿白大褂的店员打听:“谁是老板?”女员工热心地回答:“我姐,她还没来,稍等一会。”


不多时,老板来了。她个头不高,却很精神,逢人先笑,让人感到很热情。趁着店里顾客不多,记者表明来意,开始了见缝插针的采访。


举重冠军


原来,店老板名叫黄燕兰,曾经是广西女子举重队的一员,她丈夫莫君成也是广西举重队队员。谈起创业经历,黄燕兰既有饱经沧桑的感慨,也有突破万难的自豪。


黄燕兰来自桂平一个偏远的小山村,12岁开始练举重,1997年,广西女子举重队成立,她凭着优秀的成绩成为首批队员,并五次夺得全国少年举重赛冠军。2001年,为了备战全国九运会,不料在一次训练中腰椎受伤。伤病使她缺席了当年的九运会,而且使她没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带伤坚持训练4年后,队医对她说:“你绝对不能再练了。如果再练,你不仅出不了成绩,而且很可能半身不遂。”


2005年,时年23岁的黄燕兰只得放弃冠军之梦,拿着一本“九级残疾”的证书,无奈退役。


当时,与黄燕兰一起退役的有四五名女队员。时过7年,黄燕兰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当领队宣布让我们退役时,大家当时就抱头痛哭,连领队都泪眼汪汪的,只有我显得比较淡定。”黄燕兰说,“就跟士兵复员时的情形一样。那种场面,我从电影电视里看过很多。所以我觉得,即使再不舍,也必须接受。”


举重队曾想帮助黄燕兰在桂平老家谋一份体育老师的工作,但黄燕兰不想给队里添麻烦,选择了自谋出路。“当时,我们是举重队第一批买断工龄自谋出路的。”黄燕兰至今为自己当时的勇敢而感到骄傲。


自谋出路


对退役之后的困难,黄燕兰事先有过设想。不过,真正走上社会之后,她才真正体会了什么叫艰难。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是许多人对运动员的评价,已从广西举重队退役的我们,的确除了专业知识‘扛铁’外,对社会这个五味瓶一无所知。10多年的体育生涯,我们努力拼搏过,现在退役了,心里激动的是终于可以走上社会,无助的是不知如何适应这个缤纷的社会……”这段自白,至今仍然写在烧卤店的海报上。


黄燕兰曾经努力去找工作。每次应聘,用人单位都会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除了举重,你还会做什么?”黄燕兰每每无言以对。的确,除了“扛铁”,她什么都不会,连电脑都没碰过。“你最好先到学校读几年书,再出来找工作吧。”面对用人单位这种委婉的拒绝,黄燕兰只得带愧离去。后来,她只好发挥专业特长,到越南去当举重助理教练。但远离家人、与男友长期天各一方的生活,让她备受煎熬。她又回到国内,做起化妆品促销工作。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黄燕兰与队友莫君成领了结婚证书。莫君成那时刚刚退役,同样遇到了找工作难的尴尬。莫君成领了几万元退役安置费,原本计划用来办婚礼,黄燕兰那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这些钱拿来创业。


黄燕兰跟丈夫商量:“这些钱反正你打算花在我身上,那我宁愿选择投资开店。”当时,黄燕兰的弟弟做过厨师,有一门好的烧卤手艺,但几次创业失败,生活很拮据。黄燕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打定主意开烧卤店,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创业。


负债累累


2008年8月26日,他们的第一家烧卤店开张。取名“天新烧卤”,意思是“天天都是新鲜的”。


开业之初,烧卤店生意不是很好,但渐渐有了回头客。黄燕兰夫妇每天凌晨三四时就赶去屠宰场,目的是从中挑最好的原材料,然后进行细致加工。每天忙到晚上9时多才收工。尽管起早贪黑,经营却遇到了麻烦。


“通常卖到第三炉烧鸭时,一开膛,就能闻到一股异味。”黄燕兰说,“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我知道鸭子有点变味。”黄燕兰不肯把变味的烧鸭卖给顾客,也不便送给亲友,她采取的办法就是丢弃。“那时候,我不敢把鸭子丢在同一只垃圾桶里,就用袋子一只一只装好,在石柱岭一带寻找路边的垃圾桶,隔一段距离丢一只。”


卖一只烧鸭,赢利不到10元,丢一只鸭子,损失就有20多元。一天扔十多只鸭子,一天的辛苦就白费了。做到年底,给员工发完工资后,夫妻俩只剩400多元回家过年,“给老人小孩封个红包的钱都没有”。最困难的时候,他们连进货的钱都没有,只得跑回举重队,向队友们这个借一百,那个借两百,凑上几千元艰难维持。开店不久,就负债累累。


走出困境


但不服输的黄燕兰,硬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他们慢慢摸索出了一些经验,而且由于他们坚持每天只卖新鲜的,在顾客中赢得了好的声誉,生意渐渐好了起来。后来,他们又开了第二家分店。


如今新开的这家“举重夫妻的烧卤店”,是他们的第三家店。实际上,这张店去年11月就开始试营业了,但一直不敢挂上“举重夫妻的烧卤店”这块招牌。原因是害怕给运动员带来负面影响。


黄燕兰说,从2008年开店至今,一直坚持薄利的原则,挣的钱不多,刚刚还了以前借的债。由于第二家分店的人流量去年开始逐渐减少,才想到在这里开第三家店。“每月店租要1万元,加上其他开支,经营压力很大,如果做不好,开张不久又倒闭,可能就会有负面影响,让人误认为运动员不会经营,给运动员抹黑”。直到今年3月底,经营逐渐走上正轨,这才堂堂正正地挂上“举重夫妻的烧卤店”这块招牌。


黄燕兰表示,她将把自己艰苦创业的经历做成灯箱广告,悬挂在店里的墙壁上。既树立退役运动员自主创业的形象,同时也督促自己诚信经营,不让“运动员”3个字蒙羞。“我们不会做最好吃的,只希望做适合您吃的”、“虽然很普通,但很干净,很整齐”、“天天新鲜”,这是烧卤店的广告词,很朴实,却很真挚。


赢得称赞


“举重夫妻的烧卤店”招牌挂出不久,就被南国早报网网友“杨二车那星”拍下,在南国拍客频道发帖称赞:“相比那些退役后谋生困难的运动员们,这个店更是他们的尊严!”网友们也纷纷跟帖支持。网友“哈哈笑”表示:“自力更生,好样的!”“半月沉河”说:“退役后自谋职业,感动!”网友“我真的是美妈”也说:“好样的!自力更生更让人敬佩!”


黄燕兰并不知道自己的店牌被拍到南国早报网上。这几天有几个记者按照店招上的号码,打电话给她预约采访,她都以“我很忙”为由婉拒。在本报记者采访期间,每逢有顾客进店,黄燕兰都要热情地打个招呼。黄燕兰说,她有“记人”的本领,尽可能记住来过的顾客,把顾客都当成朋友。


黄燕兰说,质量和服务才是烧卤店赖以生存的根本。如果光靠“举重夫妻”这个名头来吸引顾客,是长久不了的。“如果人家来一次两次,你的质量和服务不好,他不会来第三次”。基于这种认识,黄燕兰在原材料上严格把关,并且每一道工序,都由本店师傅亲自加工制作。


胸怀大志


接近中午时,“举重夫妻的烧卤店”里的顾客顿时增多,黄燕兰对记者说声“抱歉”,就回到收银台,开始忙碌起来。小店里很快坐满了顾客。来自一家4S店的顾客王先生表示,他是这里的常客,很欣赏这种自力更生的运动员。


在店里忙碌的店员中,有一名是莫君成的师弟,刚从举重队退役。


对退役运动员求职难、谋生难的问题,经历过创业艰辛的黄燕兰有着深切的体会。但她也知道国家的难处。“那么多的退役运动员,全都要靠国家来养,也是不现实的”。她也不主张去运动队哭闹,“运动队就是我们的娘家,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但他们能帮的也有限。人还是要靠自己的。”黄燕兰最看不起某位向公众乞讨的前体操运动员,“自己有手有脚,何必去做那种没骨气的事”?


黄燕兰至今记得自己当初鼓励丈夫自谋生路时说过的话:“我们练举重的,有的是力气,实在不行,去给人搬煤气罐、当送水工,再不行就去扫地捡破烂,总不至于饿死。”


黄燕兰现在有一个宏大的计划,在能确保质量和服务的前提下,每年增加一个分店。她要帮助家人、帮助队友们一起过上好日子。“运动队的师弟师妹们,有很多退役后一直没能找到好工作,我这个做姐姐的总是于心不安。”黄燕兰希望能带着大家闯出一条自强不息的路子。


“刚开始是责任,后来是不服输,现在是梦想。”黄燕兰说,等她实现自力更生后,她还计划着回报社会。如果有退役的运动员对烧卤感兴趣,她愿意传授技术,共同创造美好未来。(本报记者蒋士元/文 徐冰/图)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