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谈冯玉祥的失败:专门说假话 最后没人信他

陈继承 收藏 70 28200
导读:在张学良晚年口述历史中,他从多方面多角度地评价与他有过或者接触或者做过对手的北洋军阀将领。因为时过境迁,这些将领都相继谢世,所以,张学良评价起来也毫无顾忌,可以说是恣意汪洋,有什么就说什么。研读他的这些回忆就可以发现,在他所评价的将领中,他认为冯玉祥无论从为人还从做事上,都是非常差劲的人物。下面是从他的口述回忆中摘录的有关冯玉祥的几段评价:冯玉祥手下的人哪,好几个都很残忍;冯也很残忍,他杀人。我对他很难过的,我这人向来不做这种事。 林肯说的话是真理,他说的这句话,我太佩服了,你呀,可以欺骗

张学良晚年口述历史中,他从多方面多角度地评价与他有过或者接触或者做过对手的北洋军阀将领。因为时过境迁,这些将领都相继谢世,所以,张学良评价起来也毫无顾忌,可以说是恣意汪洋,有什么就说什么。研读他的这些回忆就可以发现,在他所评价的将领中,他认为冯玉祥无论从为人还从做事上,都是非常差劲的人物。下面是从他的口述回忆中摘录的有关冯玉祥的几段评价:冯玉祥手下的人哪,好几个都很残忍;冯也很残忍,他杀人。我对他很难过的,我这人向来不做这种事。


林肯说的话是真理,他说的这句话,我太佩服了,你呀,可以欺骗,在政治上你可以欺骗一个人所有的时间,你把这人欺骗一辈子,他都信仰你;你也可能欺骗多数的人少数的时间,你可是不能欺骗所有的人所有的时间。人,不是都是傻瓜,人不能把所有的人完全欺骗。他一时成功可能,中国有句话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你可以失败,但是假若真理在你那儿,那你不能算失败。我从不欺骗人。冯玉祥这人专门说假话,他差不多没有真话,我跟他接触就有这样的感觉。但结果还不是欺骗到他自己身上,冯的失败就是因为谁也不信你了。


你这个人,说话没信用了,那你就在哪也站立不了了,你要想做一个大的事情,做一个真正的政治上,你想统治,那你总得有你自己确定的主意。那个人—冯玉祥专门做假。带兵倒是很会带兵,所以韩复榘,石友三叛变哪。韩复榘已经是军长了,他跟我说,冯玉祥要他在门口给自己站岗,韩说,我有儿子、孙子,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他后来不叛变了吗?


冯玉祥死得很惨。我认为那是俄国人有心把他弄死,烧死了。在船上,有个小电影机,我也有一个,它是有一个变压器,变压器容易着火。


张学良为何对冯玉祥评价这样差?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张学良看来,冯玉祥在郭松龄倒戈中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郭松龄之所以倒戈,冯玉祥和李景林能够与之联合,是重要的外援。有了这个外援,不但没有后顾之忧,而且可以得到配合。从冯玉祥与郭松龄签订的密约看,双方应该真诚配合。但是,冯玉祥为了自己的利益,却在背后挖了郭松龄的墙脚。


1925年12月初,郭松龄正率大军向沈阳进发,战斗处于激烈的白热化状态,正需要冯玉祥和李景林的声援。但恰在这个时候,冯玉祥却突然率军大举进攻李景林的部队。直隶督办李景林,也是郭松龄反奉所联系的对象,在郭松龄起兵前,李景林已经宣布脱离奉系,加入冯玉祥和郭松龄的联合阵线,冯玉祥也为此感到高兴,在他的日记中也有所透露。但是,这个时候,冯玉祥为了拓展自己的地盘,却不顾道义,进攻李景林,抢夺了直隶省的地盘,并霸占了天津作出海口。相互联合的三家,两家自己打起来了,自然使郭松龄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郭松龄倒戈反奉失败的原因有很多条,但冯玉祥从背后来这么一下子,也是他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不仅如此,在郭松龄起兵时,镇守热河的阚朝玺拥兵观望时,冯玉祥觉得有机可乘。他突然出兵,夺取了热河。


这样,郭松龄兵败后,冯玉祥则大大地拓展了自己的地盘,东起天津、西迄兰州,长城内外的草原牧场,尽成他冯玉祥国民军的天下。冯玉祥的这种表现,在素以讲义气为做人宗旨的张学良看来,未免太不地道了。


问题还有另外一面。前面说过,尽管郭松龄起兵反奉,但张学良对郭松龄的情谊依然没有变。他在晚年对郭松龄依然有惺惺相惜的怀念之情。因为有对郭松龄的这份情意,就更加重了他对冯玉祥出尔反尔的表现的憎恨。这恐怕是他晚年对冯玉祥评价甚差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如果细细说起来,冯玉祥在北洋军阀将领中的表现,在张学良看来,肯定也不那么光明磊落。人们知道,冯玉祥有个“倒戈将军”的雅号。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他本来是与吴佩孚联合,一起对张作霖作战,但当张作霖给他送上大笔的银子时,他却反戈一击,成了奉系的帮手,并回京推翻了曹锟政府。在张学良看来,冯玉祥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随时倒戈。郭松龄反奉自然也是倒戈,张学良却把这笔账算在了冯玉祥的身上——因为冯玉祥会倒戈,那么郭松龄的倒戈,也是冯玉祥策动的。


郭松龄倒戈失败以后,张作霖和张学良父子的奉系军阀,挥军南下,所选定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冯玉祥。我们不能说这是张学良为郭松龄报仇的举动,但显然有这样的因素在内。


冯玉祥虽然通过郭松龄倒戈之际,拓展了自己的地盘,但也因此得罪了张氏父子;而此前他倒戈回击的吴佩孚,也对他咬牙切齿。张氏父子一起兵,吴佩孚就予以配合。这样,冯玉祥就很快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冯玉祥为求自保,便进而与在南方的汪精卫和蒋介石联络。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冯出身行伍,生于乱世,几乎无受系统教育之机会,纵横反复,是旧中国乱世生存之道,然举数十万众,纵横数省,屡抗强敌,也是一代枭雄;张出生纨绔,既不会带兵,也不会练兵,既不忠于领袖,也不爱惜人民,既无政治远见,有无自知之明,既不守土,也不担责,真是个王八蛋!别人都可以批评冯,唯张不配!

张也有资格评价别人? 冯玉祥再说假话 也没给小日本办事 不像有些人 出卖自己同胞同袍 到死都不敢回家乡

诚如少帅的评价一般,冯玉祥这位倒戈将军带出来的只会打日本人,在抗日战线上,国民军也就是所谓的西北军,在装备落后,粮饷几乎没有的背景下以血肉之躯在抗击倭奴。反观我们的少帅,不要说东三省,就连兵工厂、航空兵等保命的家底都拱手让给了倭奴,配合日本人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所以,冯玉祥和少帅那简直是没法比较的。

冯玉祥就是再善变,也比张学良这个只会泡妹、交黑社会、丢东北老本的败家子儿强!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