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厉以宁的顶层设计和抛弃摸着石头过河


许多专家似乎早有顶层设计的想法,最近人大会议那个著名的厉先生说了:“当前改革更需要顶层设计,不能继续摸着石头过河。”社会问题不同于自然问题,可能同样一句话,从不同的视角去解读,味道就不一样,也许人家专家说得对,但从我的角度看,就是胡说八道,至少是连起码的常识都丢掉了,丢掉常识的高深理论是什么?可能比海市蜃楼强一些。

作为一种社会组织形式、或者机制,不管底层、中层,还是高层,他就不是人随意可以设计的,你用这个词来下达任务可以,但在真理角度,这是个伪科学命题。

直接说老厉这句话的短板在哪里?老厉的‘设计说’的依据就在于目前我国的改革出现了某些成型的端倪,某些规则日趋成熟。这些在社会生活中从基层到中层,都运作的还不错,宏观调控似乎也取得一定经验,于是乎他就提出了要做顶层设计的建议,并批评顶层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看似有道理,但完全是坐着说话臀股不痛,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是老子给我们留下的最基本的常识,治理大的国家就像煎小鱼,不能轻易的翻,要等这面煲锅起糊后才能掀翻炸另一面,否则非弄成一锅烂鱼刺不可。所以,治大国就是要不断试探、不断的修正航向,不断的沿着PDCA循环,螺旋式上升。这是什么?这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看来厉以宁先生把摸着石头过河理解成盲人摸象了。所以我说,摸石头过河不但要继续,而且只要你想过河就不能丢掉这个原则。我的一位网友oldbbull先生说现在的中国是在深水区摸着石头啊,我认为很正确,别看表面上中国一片平静,实际上某些阻碍的力量正在涌动,这事符合唯物辩证法的,尽管我们现在没有看到,那是它处在量的积累阶段还没有显现出它的特性。就像一个瘤子正在汲取营养不断膨胀,什么时候转化成恶性的也是我们今天无法说准确的事。现在要顶层设计?您怎么出设计?治国不是搞建筑,我们最好还是用改革这个词,最好不用设计,起码我可能就理解歪了,偏离了厉以宁大专家学者的本意。

在举几个历史上的例子:商鞅的变法方案,朱元璋太祖成制,美国的三权分立,形式上看都是设计出来的。但作为专家看问题停留在这个角度那实在有点老年痴呆了,这些形式上的设计在本质上都是历史慢慢积累、思考、分析,最后不断修正得出的结论,然后在历史条件具备的时候得以实现,正确的就得到巩固,不正确的就被历史淘汰。与商鞅同时期的申不害,也是法家,但他是术派,在韩国推行他的法家术派,也算有所成就,但最终解决不了问题,失败了。朱元璋的太祖成制同样不太成功,谁成功谁不成功那不是设计的,那是历史的选择,自然规律的选择。美国的三权分立只要你看本质,它已经逐渐的变了味道,三权的背后终于被资本掌控,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无法避免的结局。商鞅变法是国家顶层不流血的自我完善,之后的中国封建王朝,再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日本明治维新那不是发生在咱中国的土地上。上个世纪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改朝换代样的彻底的重新洗牌,只有当前的改革开放,是我们中国久违了的自我完善。否定了摸着石头过河基本上也就否定了改革的继续。中国的革命从最基层农村到城市,改革开放也是从农村最后到城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又是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常识,经济基础变了,当然需要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但却不是设计的,18、19世纪的欧洲,正像中国的春秋战国,从个体上看,各个政权国家都是设计的,我们今天的党代会、人代会与十年动乱时代也有很大的不同,代表们越来越主动思考问题,讲话越来越敢讲,连鼓吹卖淫无罪的都敢作为提案拿上去,证明我们的民主共和在发展。

说点政治经济学的辩证法吧,感觉没人说过,对错没关系,咱一不是专家,二不是大师,网络文章不用负声誉责任,所以姑妄说之。说:同样的生产力不一定能产生同样的生产关系、反之,同样的生产关系也不一定能激发出同样的生产力;同样的经济基础不一定能产生同样的上层建筑,同样的上层建筑不一定有同样的经济基础与之相适应。这个论断表面上看与马克思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要相适应的论断相矛盾,但实质上不矛盾,马克思的说法相当于基本理论,好比是匀速运动,然而现实中根本不存在匀速运动,存在的是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具体环境和条件,这些条件和环境制约着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样式。于是自然出现了本人描述的差异。都是同样的经济基础,美国和日本的上层建筑一样吗?俄罗斯是把上层建筑改的和西方一样了,但他们的经济基础一样吗?我们不能象四人帮时代动不动就扣帽子,但应当在道理和理论上展开辩论,理越辩越明,所以这里声讨的是思想和理论,不是声讨厉先生这个作为人的个体可能有颠覆之类的嫌疑。总之,本人观点,摸着石头过河在任何领域都是无法否定和抛弃的基本常识。顶层是不断根据实践不断完善的,不是谁的作品设计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