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甘肃陇西扶贫被指官商联手借“朝三暮四”圈钱


文/周禄宝


省里的扶贫项目,到了县里,成了官商勾结敛财的幌子。甘肃陇西县在扶贫项目“母牛羊扩群”实施过程中,持续两年以上时间出现了向低保户变相买卖、强行摊派现象,将一只价值300元的小羊羔800元卖给低保户,“被扶贫”的低保户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将3600元一头的牛犊变相放给“危房改造户”,否则将面临得不到补助的危险信号。

连日来,笔者周禄宝以过来新闻人的姿态严肃审慎独家调查披露了甘肃陇西的“假扶贫真作秀模式”,并未引起甘肃省相关核心机关重视,为此,笔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有选择性的针对甘肃纪委书记张晓兰等省纪检干部,持续发表尖锐的让彼此比较尴尬的批评报道,2012年整个年头里,我会让你寝食难安。

4月11日,陇西县马家窑当地村民向笔者致电透露,新华社记者在11日当天上甘肃省陇西县云田镇张家岔村马家窑调查中发现,该村下组李姓村民3600元买来的牛竟然是病牛,新华社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牛是“睡”着的牛。该村村民小陈致电告诉笔者“就在新华社记者到来之前,已由当地驻村干部提前安排,教被强行以800元价格买得金羊的低保户向记者说好听的话”。

而据笔者调查了解到,甘肃“陇西小金羊扶贫模式”,自从一年多前就已经实施了。另据笔者最新调查发现,国家下拨给村民的地膜纸,本该免费的扶贫补助项目,到了某些地,被莫名其妙收取40、80元不等的费用,陇西农民阿杰告诉笔者:自己去年一卷地摸被收取80元费用,村民“小燕子”父亲称“2012年的地膜被收取100元费用”。去年,部分村民拿到地膜纸的时候,发现存在黑色等劣质问题,后被以返还部分小额资金处理,这是一年前和一年后的今天,发生在甘肃省陇西县一个村子里的“劣质扶贫”事件,笔者当年曾多次实名向陇西县纪委、官方投诉部门举报,事件得到核实但未妥善处理。

4月10日,笔者披露陇西县800元向低保户卖“小金羊”的丑闻后,当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乡镇干部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告诉笔者:“你贴子上说的就是全县的普遍问题”。该干部在线告诉笔者称:“据说县分管部门从中抽取回扣,官商勾结,用权力坑害百姓。而有一小部分镇采取反还的办法,给各村委会每头羊5元的运费(从首阳中天公司到本乡镇),当地贴吧网友也曾多次提高“中天养殖公司”。

该干部向笔者在线详细介绍了“陇西扶贫模式”中的“坑农”内幕:甘肃陇西首阳某公司从中倒牛羊赚差价则是整个黑幕的亮点之一,村上先从家境情况稍好一点的低保户处收到牛羊款交给镇上,然后镇上通知具体时间到首阳去运牛羊,去时先把牛羊从某养殖厂拉出来,然后通过中间的托又将牛羊低价卖给该厂,厂里又就将这些牛羊倒给其他村上,这其中就产生了差价,低保户每头羊出600元(去年5月份的价格),村上给低保户又返还300多元,因为村上是300多元给托卖出的,中间的差价就让某厂和托赚去了,而镇上规定要每只羊收600元,(2012年一头羊羔800元,笔者周禄宝调查核实注明),低保户交款以后,村干部便去某公司引进大批的羊,部分农民没有养殖的条件(如圈舍等),村子里也没有办法给农户投放价值300元的小羊羔,就想办法把牛羊都要卖出去,村上着急了又原价(600元)出不了手,就低价卖给了某公司门口的托(据说是公司故意安排的),每头300元左右,然后村上拿着这些钱就又退给了交了钱的农户,这样农户就从中无缘无故地损失了钱,因为农户先交600元,然后退回300元,300元就损失了,交的时候是600元,但退钱的时候就成了300元了。

该干部还在线介绍说:今年,陇西县长鲁泽讲话说不让给低保户硬性摊派牛羊,但是村上除了给低保户强行摊派,还有什么办法呢?所以,陇西县到处都一样,而这项工作在镇上叫“母牛羊扩群”,这是省上的扶贫项目,但是到了我们这儿成了官商勾结敛财的幌子,主要是县上主要领导的官商勾结,使扶贫工作成了坑害百姓的事,扶贫地膜农户不受益,让县上把财政补贴赚去了。

该干部最后在线告诉笔者:国家出钱从商家购进地膜,然后地方县官方又从乡镇一级官方收一次地膜款,等于财政府补贴进了县官方的“小金库”,这个是听同事说的,这里面主要是县里套取国家农资扶贫款项,国家出了钱给农民买的地膜,县官方又要从农户身上收钱(通过乡镇官方层层收取的),因为国家已经埋了一次单了,又让百姓还埋一次单,镇上为了完任务,把一部分免费投放到村上了,因为国家已经埋了一次单了,又让百姓还埋一次单。(4月10日,笔者披露陇西县800元向低保户卖“小金羊”的丑闻后……本句以后均根据陇西县一位不愿透明姓名的乡镇干部爆料整理,无过多修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