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舞会

落红一朵朵 收藏 3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和她相遇,是在一场舞会上,在郑浩将军的府邸。

那一夜,伊云很开心,因为她遇见了他,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那个人是她等了一辈子的人。

伊云的舞姿堕落、憔悴,和她的面容完全不合,可有谁知道这张年轻的脸孔下,藏着一颗苍老的心。

他走过来,拥她入怀,与她共舞,天地间的绝美,人间的绝唱仅此一次,她的美艳苍白,他的温柔多情,他们注定没有结局,却愿为这一夜付出。

他带她离开酒会,今夜的月亮很圆,满月是她成为平凡女人的一夜,即使这一夜没有结果,她的母亲说过:当你想要保护一个人的时候,最好是离他远远的,远到永远都不要再相见。她到现在仍旧不明白母亲说话的含义,因为,她还没有遇到一个可以令她刻骨铭心的人。

他的唇温暖柔软,她的唇却是冰冷苍白,她只为他而付出,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她明白了母亲的话,她找到了一生中的真爱。

她不属于这里,注定要离开,回到她的世界。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才慢慢醒来,身边已是空无一人,只留下翡翠手链,告诉他昨夜的真实。

他回到他的府邸,卫兵已经找了一早了,他昨夜离府,没有任何交代,新夫人在新房独守空闺暗自掉泪。纳她只是因为她是袁世凯想得到的女人,再无其他,现在他已找到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他要去找她。

他是酒会的主角,他是这场婚礼的新郎——郑浩天。

《民国日报》的头条马上变成:郑浩天将军新婚夜离家,疑是私奔。

她去英国留学,一去三年,三年后再回到北平,物是人非,郑浩天的府邸已是一片废墟,北平已没有人记得郑浩天。

她辗转去了上海,繁华的都市,在战乱纷飞的年代,却依然保持着她的繁华。

郑浩天在外流浪多年,最终也到了上海,为了找她,这三年来,他走遍大江南北。

他在大街上游荡,她就在他的身后,只是他没有回头,如若回头,他便可找到他的梦,但他没有。

他们被人流冲散,人海中,已找寻不到他的身影,她转身往回走,却发现他就在眼前。

“但愿我没有错过。”他说。

她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走上前去,抱着她,说:“别再离开我。”

她躺在他的怀中,柔嫩细滑的肤质,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变。三年前,触碰的感觉,令他再次体会到。

“跟我走,好吗?”他说。

“去哪?”伊云问。

“神宫。”

伊云听完后,转身看着郑浩天,她惊奇的望着郑浩天,说:“你是浩天正神?”伊云用求证的眼神看着郑浩天,她多希望他不是,哪怕他是乞丐也可以终生厮守,可惜……

郑浩天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是……”伊云真的不愿相信,但现实却总是那么的残酷,说:“我早该料到的,我早该料到的。”

“还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和你,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你是是正神,而我……”伊云在害怕什么?

郑浩天吻住她,不让她再说下去,他不介意,他真的不介意。

他粗重的喘着气,唇在她的锁骨间游走,她没有拒绝他,即便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这一刻是如此难忘,无论对谁而言。

她****着躺在他的怀里,他将伊云拥的很紧,似乎害怕一放手,她就会消失。

“我不介意你是凡人,留在我身边好吗?”郑浩天说。

“我倒宁愿我是个凡人。”伊云轻叹。

“你说什么?”郑浩天没有听请伊云说什么,又问了一次。

“没什么。”伊云紧张的说,“三年前,我留下的东西还在吗?”

郑浩天摊开手掌,手链躺在他的手心,那条手链,是用红绳织成的同心结,中间嵌着一颗翡翠,像极了眼泪。伊云将它绑在郑浩天的右手腕上,说:“如果我死了,记得替我收尸。”

郑浩天将伊云抱的更紧,呢喃着:“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会永远陪着我的。”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吧!”

神宫并不在人间,他们必须穿越时空之门回到古代,才能进入神宫,神宫以黑色为基调,神秘、杀气逼人,那脆弱的灯光仿佛都要熄灭,太阳一年四季都照不到神宫的大殿,那里阴冷、肃杀,没有丝毫人气。

伊云住在神宫的最顶层,在那里,可以看到大海,有时,太阳可以从窗子照进来。郑浩天却似乎有些见不得阳光似的,从不在白天去找伊云。她不介意,千百年的孤独,她都一个人忍受过去了,这短短的时间算什么?

她不祈求郑浩天给她什么,她只是希望,郑浩天不离开她,心中有她那就足够了,哪怕是一起沿街乞讨,也会是幸福甜蜜。

但上天却连这点小小的幸福都不给,魔界大乱,滋扰众生,浩天正神常年累月不在神宫,他一直都在外征战。

半年后,浩天正神回到神宫,他的浩天卫兵所剩不多,但总算是平息了这场暴乱,天下暂归太平,。尚未来得及去见伊云,便被天帝召去。

所谓“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神宫虽位于云端,却仍是人间,天庭的半日,神宫已过半年。

浩天正神推开房门,伊云正在窗前祈祷,一般而言祈祷都会面朝西方,很少向东面祈祷。听到开门的声音,伊云回头,半年的征战,风沙令他的面貌变的苍老,伊云笑容依旧,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伊云缓缓转过身,看着浩天正神。

伊云****着躺在浩天正神的怀中。

“刚才,你为何向东面祈祷?”浩天正神问。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很久以前,一个女人和她的哥哥生下了一个女孩,孩子刚出生就被带走,连女人的哥哥都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存在。后来,女人帮助她哥哥找到了永生之法,自己却被囚禁,她的肉身逃了出来,被箭射伤,女人的哥哥将她封印,与自己合葬。突然有一天,女人的元神也逃了出来,找到她哥哥后就灰飞烟灭,她哥哥用尽一切办法救回她,但是,却因她哥哥的野心,不得不亲手将她哥哥杀死。”

“难道,你是……”

“我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你向东祈祷是因为他们?”浩天正神已猜到了八九分了,只是不愿相信。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么?我是盘古使者昭月的女儿,接替我母亲成为新的盘古使者。”原来,伊云是赢昭月的女儿,难怪她们的性格,行为也是如此的相似。

伊云转过身,看着浩天正神,一句话也不说,伊云的手臂缠上浩天正神的肩头,伊云将唇移向浩天正神的脖颈,咬了下去,浩天正神将伊云紧紧的搂在怀中。

伊云还是紧抱着浩天正神,头靠在他的肩头,说:“无论是神是魔,都逃不过死亡,你也一样,天地中,只有盘古族可以。你要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那你呢?你怎么办?”

“我?我就会像一个凡人一样,生老病死,然后进入下个轮回。”

有卫兵在敲门,说:“魔帝率妖魔攻进正殿了。”

浩天正神轻拍伊云的背,说:“我出去看看,你自己小心。”

浩天正神将银枪掷出,逼得魔帝退了几步。

魔帝到底有多强的能力,没有人知道,他听命于孔雀,除了孔雀,没有人能调动他,即使浩天正神得到了伊云的力量,仍旧不是魔帝的对手。

浩天正神撞到石柱,倒在地上,他没有多余力气再站起来了,伊云将他扶正,背靠石柱坐着。

“你来这干什么?”伊云面对魔帝厉声质问。

“我被盘古封印了千万年,如若不是你的力量减弱,我又怎么有机会逃出那个牢笼?”

“趁我还不想杀你之前,离开这里。”

“你的能力给了他,你还有什么能力杀我?他已是个垂死之人,你不会是让他杀我吧!”

“你太不了解盘古族了,伊云扬起手中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伊云倒在浩天正神的身上,有一只赤红的鹏鸟从伊云的伤口中飞了出来,它的鸣叫天摇地动,在正殿之上盘旋,然后,收拢翅膀向魔帝冲去。

这是长生的最后一击,也是致命一击,两败俱伤。

伊云坐在秋千上,面容恬静,全身散发这淡蓝色的光芒。浩天正神坐在她旁边,他将伊云紧紧的搂在怀中,望着远方,远方桃花已谢,而秋千上,桃花灿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