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河的水,老哈河的情

——塞外人民怀念安国抗日烈士陈革



1946年,冀东抗日根据地丰润县沙流河镇池家屯村附近十几个村庄的群众,在当年冀东抗日救国会主任张治全倡导下,捐资修建了一座烈士陵园。高耸的冀东25县抗日烈士纪念碑上,镌刻着数十位为抗日救国而牺牲的冀东县、营以上烈士的英名。其中有一位并不为冀东人民熟知。因为他来自冀中,到冀东后,便受命挺进到与冀东根据地几乎隔绝的当时伪“满洲国”热河省中部,战斗仅不到一年,便英勇地献出了生命。他便是中共承(德)、平(泉)、宁(城)联合县工委负责人之一陈革。

承、平、宁联合县是当年冀东军分区向伪“满洲国”境内挺进最深远的一块抗日根据地,是我军开辟的准备未来战略反攻、收复东北失地的前哨阵地。关于陈革的斗争事迹,在《让党旗飘扬在“无人区”人民心中——记陈革》一文中有以下简短的记述:

陈革,于1943年4月由中共晋察冀分局党校毕业后分配到冀热边区,任中共承平宁联合县工委委员、组织部长兼办事处武装科长。他深入到日伪制造的“无人区”内,宣传中共抗日主张,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在工作实践中参照敌占区建党经验,亲自搞党建试点,在斗争中不断发现和培养优秀分子,并把符合条件的及时吸收到党内。经过努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抗日基础较好的地区,逐步建起了党的支部和小组,使党的旗帜在“无人区”内秘密地飘扬在人民心中。全体党员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在承平宁地区广泛发动群众卓有成效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44年3月,陈革率郝瑞廷游击队在宁城龙潭沟被伪军包围,在突围中壮烈牺牲。”(原载《长城线上无人区》,河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陈革牺牲在坚持承平宁抗日斗争最困难的时刻。针对敌人在根据地中心区制造“无人区”的毒辣政策,工委决定集中党政军主要力量向根据地外围进行开辟,仅留陈革和办事处(县政府)秘书李正平带领少数地方武装坚持“无人区”的斗争。在敌人集结数十倍于我的兵力围追我军主力的关头,陈革为策应主力部队,坚定根据地军民坚持斗争的信心,组织地方游击队主动出击,取得攻打敌人樱桃沟、三岔口据点的胜利,英勇无畏地战斗到最后一息。

陈革牺牲后,敌人禁止掩埋烈士遗体。直到三天后敌人撤退,村民王志成、刘殿甲、孟宪坤、吴世忠、石成印等才在夜间偷着把6位烈士的遗体掩埋。陈革这位太行山下大沙河的儿子,从此长眠在内蒙古七老图山脉的老哈河畔。

在那个年代,曾有多少征人不能魂归故土,又有多少父母妻儿失去了亲人的最后音讯。陈革是哪里人呢?

2009年10月,我在河北省档案馆看到一张宽13厘米、高30厘米的冀察热辽中央局政治部便函。其中有以下几句关于陈革的话:“陈革(原名不详),冀中人(李正平知道),可能是深县,县级干部,做地方工作。”

陈革牺牲地宁城县出版的《宁城革命老区史》(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10年12月版)记载:“陈革,1908年生,曾化名克伍,河北省安国县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安国县抗日游击大队政治委员。1941年入中共晋察冀中央分局党校学习。1943年5月到冀东工作。”

去年5月我去宁城。得知陈革等6烈士墓,60多年来还一直保护完好,经常有人去凭吊。这使我深受感动。

回到唐山,我试着向安国的几家网站发了信息,希望能找到陈革烈士的后人并进一步了解烈士的生平事迹。当即得到安国信息网管理员艾自力先生的回应:

——6月19日:你好,我是安国信息网的管理员,我叫艾自力,首先感谢你对安国籍烈士陈革的关注和爱戴,我想明天去民政局了解一下有关陈革烈士后人的情况,请您把您知道的情况尽可能详细的回复一下。

——6月20日:我去民政局查了下,我们这里民政局没有关于陈革烈士的记录,民政局的人根据陈革烈士的年龄和牺牲的时间地点推断,陈革烈士可能是我市齐村人,我已经找人通过齐村的村主任查找烈士的后人呢,一旦有消息,我马上和你联系。

——6月22日:经过与齐村村委会共同寻找,有老人证实陈革确实为齐村人,但在老家已经没有后人了,后人在什么地方目前也无法寻找,我将继续关注这件事情。

在陈革烈士为国捐躯68周年的此刻,谨将此片段史事呈献给烈士故乡的读者。历史将使我们每个人知道,祖国的山山水水永远不会忘记曾为她牺牲流血的儿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