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台商千亩养殖场遭持枪打砸事件调查

重新出现吗 收藏 0 160
导读:华新报讯(首席记者/李戈 记者/曹芸 吴鹰杨露)2011年10月1日20时,由湛江市台商投资协会原会长邓伟民(台湾台北人)与当地商人梁水金共同投资经营的千亩养殖场(近千亩)遭到湛江市徐闻县当地汪氏家族(黑社会)40余名歹徒有组织、有预谋、持4支qiang和大批刀具、狼牙棒、木棒和管制工具闯进场内行凶打砸扫荡,致使该场职员17人被恶意打伤残(其中重伤1人,轻伤4人,12人轻微伤,医院治疗费将近30万元),74口虾塘的成虾因此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800万元以上。 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

华新报讯(首席记者/李戈 记者/曹芸 吴鹰杨露)2011年10月1日20时,由湛江市台商投资协会原会长邓伟民(台湾台北人)与当地商人梁水金共同投资经营的千亩养殖场(近千亩)遭到湛江市徐闻县当地汪氏家族(黑社会)40余名歹徒有组织、有预谋、持4支qiang和大批刀具、狼牙棒、木棒和管制工具闯进场内行凶打砸扫荡,致使该场职员17人被恶意打伤残(其中重伤1人,轻伤4人,12人轻微伤,医院治疗费将近30万元),74口虾塘的成虾因此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800万元以上。


广东湛江台商千亩养殖场遭持枪打砸事件调查


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梁水金对华新报记者说:案发第一时间接到报警的徐闻县公安局在指派警员出警后,被指派到达现场的外罗边防派出所警察根本不制止歹徒行凶,也不立即收缴非法qiang支和刀具及管制工具等凶器,仅仅是旁观,甚至事后制了多份格式化笔录给养殖场员工签名以此窥避因警察的不作为导致人员重大伤残和严重经济损失的责任。近段时间不断向徐闻和湛江各政府部门控诉都石沉大海;种种迹象表明徐闻警察是在为黑恶势力撑腰,该汪氏家族在湛江地区关系盘根错节,本案至今毫无进展。千亩养殖场,占地1000亩左右(其中500多亩虾塘),2007年1月起在湛江市徐闻县锦和镇白茅村委会白茅村海边经营海虾养殖至今已5年,前期投资5000多万,年产值5000多万元。千亩养殖场是由湛江市台商投资协会原会长邓伟民与梁水金共同投资并成立广东省湛江市邦洲水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梁水金),“邦洲水产”是湛江市规模最大、品质最高、最有影响力的高位池虾塘之一,“邦洲水产”计划2012年至2014年两年内再投资5000多万扩场。

敲诈勒索梁水金对华新报记者说:2011年9月30日,有人将多根石头柱子埋在湛江市徐闻县锦和镇白茅村委会白茅村村道(经过汪宅村路段)中央,在该村海边经营的6家企业的车辆无法通行。在此情况下,“邦洲水产”于2011年10月1日12时左右向徐闻县公安局外罗边防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干警到现场调查,该所张普珠教导员找到白茅村委会主任姚天儒协助,将堵路的石条移开,道路得予恢复通畅。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告知“邦洲水产”于次日到白茅村委会商讨该路段的道路维修问题。汪氏家族此举无疑是想告诫在该村海边经营的6家企业,此路是其开要想顺利通过要留下买路钱,再明白不过的敲诈勒索手段。

白茅村委会主任姚天儒对华新报记者说:我接到村民投诉,以及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找到我,我确实就村海边道路被“种” 多根石头柱子一事进行协调处理,我当时考虑到那条路是海边6家养殖企业的必经之路就先清理了那些石头柱子,至于外罗边防派出所张普珠教导员告知“邦洲水产”于次日到白茅村委会商讨该路段的道路维修问题就不理解其中含义,我也不敢问。


广东湛江台商千亩养殖场遭持枪打砸事件调查


汪氏家族

白茅村委会某干部(其称害怕被汪氏成员打击报复,特请不公示其姓名)对华新报记者说:白茅村汪氏家族100多人左右,有近60%都经常与外村或外来人打架斗殴,多次拿qiang出来吓唬人家,这个家族成员骨干汪生兴、汪生义、汪生模、汪生富、汪生裕、汪生典、汪才龙、汪才佳、汪生林、汪才丰和黄国记、黄家燕等在徐闻势力非常大,一呼百应,只手遮天,每次打架斗殴警察来了都会不了了之。之前甚至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把村委会主任打成轻伤(公安机关只出了个轻微伤的报告),还有把村里面一个人打成重伤(奄奄一息),结果这些人通过关系,逃跑的逃跑(汪生兴,珠海海关报关员),没事的照样在村里活动。

持qiang打砸邦洲养殖场技术主管王育翔对华新报记者说:2011年10月1日20时左右,“邦洲水产”全场职员都在虾塘放水qiang收74口塘的成虾,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开着摩托车闯进虾场,在虾塘与虾塘的过道处故意推搡“邦洲水产”许成团副总经理,许成团常意识伸手抓住了该男子才幸免跌落虾塘。该男子见许成团没有被其推倒于是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许成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白茅村人,这里是我的地盘!”该男子用雷州话大嚷。我们告诫该男子再闹事就报警,男子牛气冲冲回应:“你要报就报!我中午才跟派出所人吃饭呢!”该男子接着冲向“邦洲水产”B区经理陈桂初,将他打倒在地。

邦洲养殖场许成团副经理对华新报记者说:虾场职工见到该男子故意行凶闹事,纷纷上前劝阻,该男子嚣张地扬言谁上前就砸谁。该男子一边蓄意打人,一边猛打电话,电话打完不到三分钟,虾场就出现三个携带凶器的男子(一把猎qiang,两根木棍)。虾场员工非常恐惧,欲上前晓之以理。但是四个男子拿着凶器就冲上来灭绝人性地狂砸员工。几分钟内,虾场又闯进二十几个携带凶器的男子(其中持有4把长的猎qiang、狼牙棒、柴刀等凶器),“邦洲水产”员工中有很多大学生,都手无寸铁;歹徒人数越来越多,均来势汹汹并带着凶器,看见“邦洲水产”员工就砸,员工们只能惊慌地四处逃跑。在打砸事件中,有一名持qiang的歹徒在约3米的距离用qiang柄向员工王育翔左手狠砸,为保护其他员工,对穷凶极恶的歹徒,王育翔强忍巨痛、奋不顾身地一个劲冲上去将qiang打落在地,qiang柄被摔断开两截(该qiang事后已交给警方)。邦洲养殖场邻村村民向华新报记者证实,2011年10月1日20时左右,该场确实是打闹声一片,村里的人都去看热闹了,还有其他村很多群众也去看了,我们看到白茅村汪氏家族的骨干成员40多个人手拿着qiang、狼牙棒、刀、铁棍、木棒等狂砸邦洲养殖场职员,有好几个人被打得爬都爬不起来了;当时有几个警察在现场,他们不去抓汪氏家族人员和收缴qiang支,是等养殖场职员全部逃到办公楼后,他们守在楼梯口,汪氏家族的人见警察在守楼梯口,就叫人拿石头狂砸养殖场两栋楼的玻璃窗,两栋楼的玻璃窗几乎被全部砸碎。白茅村村名黄某对华新报记者说:邦洲养殖场被砸,是他们已经商量好了的,故意喝酒后先去一个人闹事,然后以此为理由再不断增加人前往“救护”,他们经常这样打架斗殴,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

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由于邦洲养殖场被砸和职员被打伤残、逃离,直接导致养殖场74口塘从2011年10月1日至2011年10月16日期间无人收虾,按照市价16元计算,养殖场虾死亡后造成的损失1800万元。

养殖场A\B\C等区三栋楼房的60个窗和玻璃、3台空调、1台摩托车、30个增氧机电源开关以及日常生产设备和工具及生活设施遭到砸坏,估价6万元。徐闻县公安局司法鉴定显示:覃子豪重伤,王进来轻伤,吴恩葵轻伤,苏时发轻伤,梁赖轻伤,黄真静、杨文升、杨涛云、王育翔等12人未达轻伤。邦洲水产公司日前已经支付了部分医疗费20多万元,受伤职员尚待康复。

其实,最让邦洲公司哭笑不得的是那份来自于徐闻县物价部门评估报告,该报告避重就轻仅对几个玻璃窗和饭桌、摩托车作出3000元损失报告,而对死亡的价值1800万元成虾却只字不提。政府回应

白茅村委会主任姚天儒对华新报记者说:没想到上午调解拦路的事情下午就砸场了,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不在村里,是当天晚上24时镇政府镇长来找我了解情况,我才知道此事,据群众反映,打砸邦洲养殖场的确实是白茅村汪氏家族成员,现场确实出现了qiang、狼牙棒、木棒、铁棍、刀等凶器,至于打砸人数是不断增加的不太清楚,村民反映说打砸人员和邻村来看热闹的人有近100人。白茅村委会某干部(其称害怕被汪氏成员打击报复,特请不公示其姓名)对华新报记者说:白茅村汪氏家族有几个公开吸 毒的,至于这次打砸邦洲养殖场,在我们意料之内,因为邦洲公司是湛江地区规模、生产量最大的一个企业,尤其在白茅村,汪氏家族不得不眼红人家赚钱多。因为汪氏家族在政府或者公安机关有关系,就这样的事情顶多就是拖时间不了了之的。就拿汪生兴和汪生义来说,曾经还被徐闻县公安局刑警队追捕,现在还不照样没事;这个事情南方电视台和湛江日报的记者都来采访过了,结果还不照样报不出来。

徐闻县公安局锦和镇派出所值班干警告诉华新报记者:该案是外罗边防派出所管辖,具体可向该所了解。徐闻县公安局外罗边防派出所值班干警告诉华新报记者:这个案件因为不是自己经手不太清楚,指导员和所长现在没有时间就此问题解答。

徐闻县锦和镇人民政府办公室某干部对华新报记者说:这个案件我们政府部门非常重视,已经第一时间督促公安机关认真调查处理,我们镇长和镇委书记也第一时间前往白茅村委会了解情况,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具体结果有待公布。徐闻县公安局宣传部门称,该案件尚在侦查,等待结果再向社会和媒体通报。

徐闻县物价局某价格评估员对华新报记者说:当时作出的3000元损失评估报告,是依据外罗边防派出所提交的评估申请,申请内并没有叫我们对死亡的成虾进行评估,我们确实是对死亡的成虾拍照和走过现场,但是外罗边防派出所没有申请这一项,我们就没有对此作出评估。公议·说法

著名维 权专家、法律维 权网总编姚征亿认为:在国家近年来极力维护两岸和平稳定的基础上广东湛江徐闻发生驱逐台商、打砸台商致使重大伤亡和经济损失的重大案件发生,相关政府部门未能尽快、妥善解决问题,选择了拖延和踢皮球、纵容包庇违法行为的做法,可想这其中的严重性。澳门大律师张茗桦认为:如此伤亡和经济损失的大案件,内地相关政府部门还能够坐视不管不问,实属令人发指。

香港华新社新闻中心新闻评论部主任金晓丽认为:在涉台问题上,国家应该相对敏感和慎重,如徐闻县累累发生qiang杀案件的情况下,再次发生持qiang砸台企业案件,中央或者广东政府部门是否应该慎重启动徐闻乃至湛江的问责机制?是否应当尽快、妥善解决该案件,是否应当营造一个安全、可持续发展的投资环境?北京刑事律师戴仲文认为:几千万的经济损失,几万元的财产损失,17人伤残,持qiang团伙作案,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徐闻县物价部门只给了一个3000元的损失评估,手都被砸残废了还只是个轻伤,违法犯罪的团伙成员还在逍遥法外,我不敢想像我在徐闻投资几千万的后果,太恐怖了。

邦洲养殖场徐副经理对记者说:这个养殖行业,我们苦苦经营了十几年。1993年开始,我们企业在湛江市养殖界就很有威望和名气;如今被汪氏黑社会组织长期挑衅打砸,危害职员生命安全,破坏生产经营,作为政府部门如今不管不问;公司能够支持到现在,完全是梁总经理依靠商界威望和亲戚、朋友及银行借贷,很不容易。近期,白茅村委会的其他村以种种理由敲诈勒索我们公司,如果相关政府部门不严厉打击这些违法犯罪,那么我们将无法生存和经营。(文/ 李戈 曹芸 吴鹰 杨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