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夜.喜雨.祭鬼 [蓝剑军团]

红鳟 收藏 23 160
导读:《春夜。喜雨。祭鬼》 雨打梧桐芭蕉湿,昨夜佳人期几许? 昨夜的寒风,打碎了我温暖的梦,带走了不舍的激动,还有丝丝雨滴在苔藓上的倾注,没入了一个季节到来的信息,那是春天的脚步,有些凌乱、有些蹒跚,从远处踱来。带着不经意的熟悉的气息,终究来了,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点迟,全然没有了使人熟谙的南国那早春二月的艳丽喜人景致。 早几天,还是春寒咋暖、春意料峭的疾呼,民间俗称的“倒春寒”,透着厚重的棉胎,轻易不愿接触这个时令该有的肌肤之亲,却也烦躁不安地

《春夜。喜雨。祭鬼》


雨打梧桐芭蕉湿,昨夜佳人期几许?


昨夜的寒风,打碎了我温暖的梦,带走了不舍的激动,还有丝丝雨滴在苔藓上的倾注,没入了一个季节到来的信息,那是春天的脚步,有些凌乱、有些蹒跚,从远处踱来。带着不经意的熟悉的气息,终究来了,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点迟,全然没有了使人熟谙的南国那早春二月的艳丽喜人景致。

早几天,还是春寒咋暖、春意料峭的疾呼,民间俗称的“倒春寒”,透着厚重的棉胎,轻易不愿接触这个时令该有的肌肤之亲,却也烦躁不安地期待着脱去这裹了一冬的重负,与其说是衣裤裹挟的行动不便,还不如说是身上那股热情的朝气需要释放,尽情的释放。。。


清明刚过,一忽然啊,天、地间就卸去了僵硬的躯壳,变得柔情些来,夹杂着有些羞涩的步子,倦怠的有些犯困的恣情,一步步、一声声,唤来了那个熟悉的春天。。。

人们说春色宜人,是触动、是解脱,是一种放眼所及的心动,压抑了一冬的情绪,随着眼前的嫩绿色,准确地说,是生机嫣然的生命,那种不争天地的默默萌发,早、晚间,在田间、在围廊下,矫情的春草,那些清缕的白白的地气,从下泛起,漂浮在眼前能及的旷野,又似一如掠过的风,风儿,可是捕捉不到,只能感应,适才被吹的生疼的脸颊,渐渐有些麻木了,唯独那些遍野的草绿色,在心间泛滥。。。



《春思》[唐]李白

燕草如碧丝,

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

是妾断肠时。

春风不相识,

何事入罗帏?



李太白的果敢,当真是狂士风范的效尤,五言诗词以其借景抒情,将风流姿态尽情挥洒于文字间,男、女相互思念的至诚揪心,应了少男少女怀春的呢喃,可叹、可羡!

怡情于诗词的雅兴,倒也罢了,只是,让人有些牵强附会的感觉,似乎,这成了古今文人的通病?!

对待春天的感受,秦少游尚且寄予“一夕轻雷落万丝”的旷世豪情来,却又生出“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的惜香怜玉的忧愁,断少了太白先生的那种浪漫春韵,让人无端的隐隐生出旧文人那种无病呻吟的招牌动作了,每念于此,就着实让人有些唏嘘奈何。。。


本是世态景象的罗列,却经过了人的白描,将自己主观情绪都水银泻地般倾泻在了一草一木间,甚而,引入了文人骚客们对青楼罗幔的遐想,倒也偏移了此时的话题,眼前霎时现出了秦淮河曲流于楼台下的波光粼粼,静默的空气里,多了几分早春的愁绪。

冬天的冰寒无情,将风情万种的鼓噪尽都掩盖的无影无踪,天底下传染者冬眠的刺鼻空气,这会,都成了记忆的泡沫,虽然还不是很快就遗忘了,但人们都乐意着忘掉,尽情地希望甩掉那捂了一冬的晦气,开心的接受这新来的时令,这个充满激情和容易使人幻想翩翩的时令---春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中国的民间传统里,清明既是一个重要的农历节气,也是一个缅怀先贤,抒发对逝去的那些记忆一个祭拜。约好家人,在夜色来临前,去祭品店取了一摞化纸品,少不了烛台和木香,大额的幂币让人惊愕,数额巨大得超乎想象,倒像是一张张大额的支票,不计本息支取了生者对逝者的敬意,对其在另个世界的花销倾注了所能及的付出,亦在可以填补对逝者生前的亏欠,补偿情感曾经不能及至的辩驳,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只是传统承载的延续,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为的是一种文明传承的仪式,也是一种参与其中的庄严,沐浴其中,就有了一份责任,对家人,也是对自己。


清明是24节气之一,清明时节雨纷纷是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场景了,相信大家都有一个非常贴切的亲身感受,灰色的天际下,那种毛毛细雨如飘絮,纷纷撒播在四野,湿滑的泥地上,一头暮归的老牛,驮负着一个幼童,一步一步向村头的那座桥头而去,远处,掩映在那树影婆裟间的是水汽漂浮的,宛若离愁的心境,时远时近,使人迷失在了其中。。。


乡下有种说法,说的是“清明要明、谷雨要淋”。清明本是下雨的描述,这里却说了清明要明亮,当然是不能有雨了,而谷雨时节,正式田间下秧苗的时候,雨水滋润,倒也应了那句春雨贵如油的说辞。可这岂不有违我们记忆的定式了?!在家里,听老人说起这谚语,起先也是不知所以,以为只有其说法,可老人也道不清说不明,只说是老人们一代代传下来的。。。看着老人脸上安详的神情,我也就此打住了继续探求那些历史长河里不白的疑惑。


春天的雨水,与往时的那些节气不同,春天的雨来无声,亦去不断,总是潸然而至,却不会使人措手不及,淅淅沥沥伴着我们,看来,今年的清明,赶不上老人口中预想的结果了,老百姓都是看天吃饭,不知,这是否影响到今年地里的收成?!西湖堤岸,东坡居士踌躇足下的柳浪村,百姓衣食无忧岂是口头上的诺言,整治西湖换来的渔米丰足,想是与白娘子的悬壶济世同宗吧?!断桥下的石凳还在那里摆放着,闭上眼睛,或许还可以看到青、白二蛇在雨中借伞的挑逗之辞,人间的倜傥书生喔,你怎能读懂其中那千年的缘分,惟有乌蓬在湖水中飘摇而去的沉默渐行渐远渐无书。

范文正公曾经岳阳楼上千年前的喟然一呼,留下了至今不朽的文人道德写实,这是朴实且朴素的天下忧民的感慨,布衣进爵尚且不忘百姓疾苦,不予口碑来传递个人的名望,这是经过了作者时代验证的至理,比那些煌煌大言更能掂量出其在史册上的份量。。。先天下之忧而忧,点出了读书人并非关门思天下的无为之治,忧患本是善心体察的留白,百姓苦,即天下苦,在今天仍是一个朴素的真谛。


我向往大器的体察行为,贬弃作态的忸怩环顾,以为普天黎民皆父母,口腹之食来自那双双粗壮、斑驳,有些脏污的大手,那些与自然抗争,从汗水里夺粮的朴实的人们啊,你们是四季的主人,你们是天地的奠基。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普通百姓扮演了一个个历史长河中的繁星,没有亮彩的常驻,没有鸿篇的书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常百姓,生生死死、生生世世,热爱着这个孕育了希望的土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夜幕降临,在雨中辩物,甚是艰难,泥泞中,自己尚且不顾,焉能从蒸腾的山峦、沟壑间,找到常日里熟知的器物?行走的足迹,甚至就是耳朵,行走的耳朵,带着耳朵在春日的田坎上,依稀辨识到那远近的耕牛、摘茶的女子。。。今年的春茶很是适景,明前茶,清明前摘取的嫩叶,异常珍贵,乡下的农人也知道藏吝在屋,不愿上市换取钱,致使这明前茶愈加深得雅士们的追逐,直取灯红酒绿下的追逐烟花女子般,赏物的感受,自有距离的诱惑,这诱惑,似乎拿捏得到,却又漂浮不定,一舍一得间,到应了那句话: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人们对追求的渴望,不在于结果,只在于那扑朔迷离的过程,这算是一种境界吧?!这些年,我未曾有拿捏到过,亦没有过程的神伤,少了些许情趣的升华,惟有一堆难以梳理的惆怅,时常可以在睡梦中再会,却再也理不出个所以来。。。

茶煮清明,陆羽的《茶经》诠释了这种草本植物里蕴含的人文故事,西湖边上早没有了大块的茶园,现在,都成了国有农场,亦没有了游客在春日里流连茶垄的机会,“明前茶”作为龙井中的翘楚,让人趋之若鹜的岂是那甘香的汤水,茗茗之下,附会的也罢,逐名的也罢,都脱不了文人们的那种酸腐,你说,这还有清茶的原味吗?!

雨色伴夜的乡下,有些胆大的虫子,看似试探地几声吱唔,像要彻底摒弃去捂了一个冬天的疲惫,此起彼伏,渐渐多了些应答,顿时,在灯火阑珊的夜里,天地间仿佛多了几分生气,多了几分灵气,空气里一下子活跃了起来,这春天的感受,千人千面,我以为这种夜色里的呼应,更是一种情意盎然的写实。在这个环境里,来到祖先的墓园祭祀,似乎,有点不太庄重,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欢,我想,要是地下的先人有知,想必也不会断然喝斥这种不敬;人间的冷暖,其实,就是一种古、今的对话,对先贤的继承,不是流于文辞的接纳,更需要我们思考,在这样的夜色里,最是离愁殇怀的时候。



辗转之下,以及墓园一角,夜色森森,有些瘆人,只是大着胆子,装作不虞,在墓前的先人碑石前,一一摆下了祭品,挟带的老白干、花生果,插好香、烛,划燃火柴梗,“吱”的一声,炙热的黄色火苗舔上了那些大额的支票,带去了钱、物的享受给地下的那些先人,嘴里吱唔的,是对他们的念叨,要他们赶着来领取化纸里的钱银花销,要他们在地下保佑孙辈们平安、健康。。。


似乎真有那种幂幂之中的呼应,近旁有了些风声中夹杂的走动。。。登时,汗毛都竖了起来,却还不能作出惶惑的举动,免得失了矜持而招人笑话;都说,黄昏时分是鬼魅出没的当儿,墓园处于西湖边上的一垄土坡,乱草凄凄下,本就少人出没,这时,就愈加显得恐怖,想起《鬼吹灯》的粽子、明器、黑驴蹄子,伴着远处夜莺的啼鸣,那些鬼魅的故事好像活灵活现都出来了,所谓的鬼,也不想想《聊斋志异》里都是善类的举措,独独那些在人间里冠冕堂皇之辈更是龌龊至极,全没了鬼怪的那种俏皮、亲近,这世上,人都怕鬼,却都不愿舍弃对鬼的若即若离的盼望,看描写鬼怪的文章、在乡下的社戏里扮鬼神登场呼呼儿的劲道,都是人们体味鬼神的一种参与形式,鬼节里吃寒食,亦是一种对鬼的敬重,还有那路神仙可以独享这些人间的举措,祭祀,本是一种拜鬼的巫术活动,被千百年来的沉淀,今天,成了一种特有的对先贤的依附,在精神层面上,它与西方的“万圣节”还是有些分别的,那种寄望全体参与的类似于狂欢的活动,本身就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相悖的,所以,在我们这块传承东方文化的土地上,祭鬼,更显出来的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仰视,是对先辈们的一种沉默的继承,来不得半点恣肆的声张。


天色不早了,回去的小径,早已被月色映照出来,淡淡的月色伴着淡淡的忧伤,似乎,更衬托了清明节所特有的气氛。




---- 2012年清明夜 执笔

本文内容于 2012/4/12 18:54:50 被红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