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牛花--山野俗花变名花(《花的启示》之六十)


夏天,我和儿女们经常到清水湾游水,车行山路旁,常常看到那喜欢吹吹拍拍、喧宾夺主的牵牛花。由于野生的缘故,牵牛花为了表现自我,拚命地攀援,以那迅速蔓生的绿藤由树干缠绕上去,然后向枝桠蔓延,甚至爬上树冠。奇怪的是,此藤喜爱阳光,而且最喜爱早上的阳光,因此,它把树冠的东侧都爬满,长满绿幽幽的密集叶子的乱藤互相纠缠,互相攀援,彷佛要把大树拉弯,绿树的真面目被遮没了。那紫红色的小喇叭花开得密密麻麻,纵眼看去,只见那仰起的喇叭洋洋自得地向着天空吹奏着凯歌……

野生的牵牛花为了自己的繁荣而攀援、纠纒,每逢我看着牵牛花影里的绿树,总觉得那绿树似乎在发出无奈的叹息……牵牛花不惜践踏、绞杀那苍绿的树木,开得再灿烂也令人不敢恭维。

当狂风骤起,暴雨倏至的时候,绿树会借助风雨之力,乘机摇撼身肢,把牵牛花尽情摇落,把那叶片挫伤、扫落,把那藤蔓扭曲、摇断。风雨过后,牵牛花浑身伤痕斑斑,狼藉不堪,元气大伤……然而,本性善于攀援、依附以至喜爱喧宾夺主的牵牛花,有一种狡黠、冥顽的蛮劲,不须数日功夫,那绿藤又顽强地攀援上来,因为它有强大的关系网。

我鄙视山野里牵牛花的卑劣行为,我同情被牵牛花苦苦歪缠的绿树。牵牛花一日不除,绿树永无宁日!但愿爱树、护树的人们来个一刀了断﹕砍断牵牛花的主茎,让它花萎、叶落、藤枯,了无生色,最后枯槁死去,以免牵牛花最终窒息、绞杀绿树。

牵牛花又名喇叭花,另有许多别名﹕草金铃、脆弱草、大花牵牛、裂叶牵牛,因其叶有点像狗的耳朵,古人称为“狗耳草”。日本人称它为“朝颜”,意即朝早展颜欢笑;希腊文名称意译是“纒绕性草本”;英文名称意即“早晨的喜悦”,其意和日本的“朝颜”相仿。

宋朝危稹的《牵牛花》一诗 “青青柔蔓绕修篁,刷翠成花着处芳。应是折从河鼓手,天孙斜插鬓云香。”此诗中的河鼓即指牛郎,天孙即指织女,前两句以白描的手法写出牵牛花的青翠、柔美和芳香,然后来个假设和传说中的牛郎织女联系起来,假设牛郎从银河边折起此花插在织女的云鬓,香飘阵阵。诗中一个芳字和一个香字,芳香两字,道出了诗人对牵牛花的热爱和赞美。这和作者在文前的非议态度大异其旨,应该说,作者只是借题发挥,指桑骂槐,读者大可以说作者别有用心,但千万不要指责作者心生异端,作者如此发挥,针对的是不识大体,营谋私利的邪异人物及其势力。

宋代名诗人林逋作《山牵牛》一诗,亦以“天孙”为喻,诗曰﹕“圆似流泉碧翦纱,墙头藤蔓自交加。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深秋结此花。”写牵牛花的花型圆润丰盈、花姿柔腻纤巧,花色宛如浅蓝色的轻纱,真个是得自山野灵气。但是却给牵牛花揉合了个多情的相思故事,说是“天孙滴下相思泪”而“结此花”。美丽的花有个感动人心的滴泪、凝泪故事,成为有灵性的神异花卉。

宋代诗人杨万里以比兴的手法,把牵牛花的生能描绘得生动栩然、情趣盎然﹕“素罗竺顶碧罗檐,晓却蓝裳着茜衫;望见竹篱心独喜,翩然飞上翠云篸。”

牵牛花的本名来历与医学有关。《名医别录》曰﹕“牵牛子,苦寒,有毒……此药始出日野,人牵牛谢药,故以名之。”

牵牛花原本是山野里寂寂无名的野花,经过人们的精心培育和优选,产生许多变种﹕花色有白色,有深浅程度不同的红、紫、蓝,并且有多种间色品种,其中以边沿白色的间色者最著名;多个品种的牵牛花的花瓣有单瓣、平瓣、皱瓣、重瓣;花瓣边沿变化多端的品种有细裂隧状、皱褶状、波形沟槽状、半重瓣状等等。现在,牵牛花是攀援类纒绕草本欣赏花卉。

牵牛花喜向阳,不耐寒,能耐旱,贫瘠土壤亦能生长,肥沃土壤生长得特别好,种籽能随风散播,其花一般晨开午合,花期在仲夏仲秋之间约四个月,夏秋时节,在山野里经常随处可以看到牵牛花。

日本人不但对灿烂而又短暂的樱花情有独钟,对于萦树绕架的牵牛花亦存偏爱。江户时代,日本自中国引种牵牛花,经过精心培育,蕃衍出多种多样的品种,但日本人不称牵牛花而称朝颜。现在,日本每年都要举行全国性的展览会、品评会,促进了朝颜的繁荣兴旺。会间,盆栽牵牛花攀援竹架上,五彩缤纷的花朵盛开怒放,编织成牵牛花的花花世界。每年七月六日至八日,东京举办花市,出售各种牵牛花盆栽,晚上还要举行朝颜纳凉民族舞蹈晚会,可见盛况非凡。

香港二零零八年花卉展览太阳花为主题花卉,其中还展出不同花色的矮牵牛花,看着这侏儒牵牛花,看它不尚攀援,全无软性绞杀恶习,安静地伏地生息,展现着美丽的喇叭花,一派和谐,却也令人心腑舒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