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说:我军生死存亡的一战,许世友立了大功!

963586 收藏 4 3961
导读:红四方面军的命运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许世友 一九三二年,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根据地。11月份的冬季,被国民党军追到漫川关。 漫川关是鄂西北进入陕南的重要隘口。此处地势险恶,地贫民饥。 徐向 多年之后,徐向前回忆这段往事时仍然心有余悸:“漫川关是关系到我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许世友那个团立了大功,... ... ...否则后果难以设想。” 红四方面

红四方面军的命运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许世友



一九三二年,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根据地。11月份的冬季,被国民党军追到漫川关。



漫川关是鄂西北进入陕南的重要隘口。此处地势险恶,地贫民饥。



徐向




多年之后,徐向前回忆这段往事时仍然心有余悸:“漫川关是关系到我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许世友那个团立了大功,... ... ...否则后果难以设想。”



红四方面军进至漫川关以东地区之后即侦察得知:杨虎城部三个团已占据漫川关布兵,从前面堵住了红军前进道路。胡宗南第一师的两个旅由郧西进至漫川关东南任岭、雷音寺、七里峡、古庙沟一线,已与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的先头部队展开了激战。除此之外,敌第四十四师已占领了漫川关东北的张家庄至马家湾一线,形成了临时的防御正面,实施阻击,与红四方面军第七十三师第二一九团激战竟日;敌第六十五师、五十一师也尾追至漫川关以东的大沟口、当山地区;冯钦哉第四十二师,则经漫川关以北的石窑子展开,企图向南压缩过来。很显然,敌已经将红四方面军合围在了漫川关以东的康家坪、任岭之间只有十余里地幅的悬崖峭壁的峡谷之中了,企图将红四方面军一网打尽。胡宗南还狂妄地叫嚣:“漫川关,就是红军的坟墓!”



此时,红四的两万多人,陷入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困境中。的寒冬天气,北风呼啸,给养已经消耗殆尽,真是饥寒交迫。漫川关这一险关隘口,如果突不出去,红四方面军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徐向前总指挥部于深夜进至漫川关以东的康家坪,徐向前召集军事会议,研究作战方案。面对漫川关的地形与敌情,形势的严峻和紧迫一目了然。有人认为:面对这样危险局面,硬拼,会导致红四方面军彻底垮掉所以,坚决反对前进,名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也有人认为:不打不拼,就等于坐以待毙,这正是敌人所要达到的目的,同样会全军覆灭,必须进攻!张国焘则主张:大部队分散,化整为零,分散游击,利用从敌人的间隙渗透,以减少伤亡,保存军力。徐向前主张:部队如果分散,容易被敌人逐一消灭。



对此,徐向前后来回忆:化整为零,让部队分散打游击。这怎么行呢?我说:这支部队不能够分散,在一块儿才有办法。我们好比一块整肉,敌人一口吞不下去;如果分散,切成小块,正好被人家一口一口地吃掉。所以,无论如何不能分散游击,要想尽办法突围。陈昌浩等同志支持我的意见,最后决定集中突围。



徐向前直接命令红十二师担任主要突击部队,在红七十三师的配合下,夺路前进,在敌合围的部署上坚决打开缺口,巩固既得阵地,保障主力部队顺利突围;命令以红十师、红十一师各一部坚决抵御南面和西面敌人的攻势,形成对外正面,以保证红十二师正面夺路开口,实施突围的翼侧安全。



作战任务下达后,徐向前当面向红十二师担任突破任务的红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交代任务、明确要求:这次突围,关系全军的生死存亡。



徐向前紧紧握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同志,夺取北山垭口的任务,就交给你们团了,全军安危唯此一举,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垭口,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许世友看着徐总那信赖和期望的目光,斩钉截铁地说:“请徐总放心,三十四团只要不拼光,就一定为全军杀出一条血路!”



面对总指挥徐向前的嘱托,许世友虽然信心十足,但是又感到责任重大,毕竟这是要求全攻全守的一个军事使命,对于许世友及其所部来讲,是信任,又是挑战!



入夜,徐向前下达了作战命令。许世友率领红十二师三十四团,向胡宗南、肖之楚两敌的阵地突然发起了进攻!前面是一道刀削的山脊,上面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两侧,均是望不到底的渊谷。团长许世友在布置完各营的作战任务后,又举起驳壳枪,亲自带着传令兵走向第一线。与突击部队前进、冲锋。观察清楚敌情许世友,命令部队先投手榴弹,而后乘硝烟冲击,直至冲上山隘口,冲到敌人眼前。守敌全面慌乱,或弃枪而逃,或跪地求饶,或意欲反抗被击毙。在几乎不可能的地形与火力情况下,许世友率红三十四团很快在敌结合部上打开缺口。




胡宗南面对不可能的结果而大为吃惊,急令所部进至漫川关以北十余里的柳树河,设第二道阻击阵地,企图阻止红军向纵深发展。徐向前再次召见许世友,要求许所部等一定将敌阻击于此,保护主力部队通过。许世友所部统一指挥各部队,拼尽全力,控制住了突围通路。




许世友所部迅即转入防守作战,我军敌人终于未能突破许世友的阻击阵地。我军主力安然越过天险,直达陕南。



漫川关一战,我军以2000多人牺牲的代价,突出重围,脱离了险境,进入陕南,再次打破了敌人围歼红四方面军的企图。



11月13日黄昏,当敌人最后合拢来时,红四方面军主力全部顺利脱离险境,许世友才指挥三十四团开始撤退。这样,三十四团又从前卫团变成全军的后卫团。许世友下令:受创较轻的三营掩护全团撤退,准备迎接追击的敌人。



老将军罗应怀在《突破敌重围,转战三千里》的回忆录中是这样记叙这场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战斗的:



漫川关战斗,是关系到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当时,我军处境之险恶,战斗之激烈、残酷,是前所罕见的。枪子和弹片把无名高地上的松树枝叶削得光秃秃的,只剩下一根根半截子树桩。我们营上去的五六百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八十多人。我打的旗,被弹片撕成一条条碎片,连旗杆也被子弹打穿了好多孔。二营撤离阵地时,发现有两个班的十几名同志由于长时间趴卧在冰天雪地里,竟被严寒夺取了生命……我们以一个团的兵力,硬是顶住了敌人四十四师两个旅的进攻消灭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掩护了全军的胜利转移。这种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勇敢精神,在全军传为佳话。直到事隔五十年后的今天,徐帅同我们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情景,还无限感慨地说:漫川关突围,真是危险啊,多亏了三十四团在山垭口顶住了。



许世友的一个三十四团,整整打了三天两夜,粉碎了敌人封锁北山垭口,阻断红军出路的企图,保证了大部队安全转移。



此战,是红军战史有重大意义的恶战。



直接指挥此次战斗的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这样回忆漫川关一战:



“阻击战从开始到结束,各级干部不知道更替了多少茬,一营营长最后是由营部一名号兵同志接替的。全营五六百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80多人了;团政委韩继祖也在这次战斗中壮烈牺牲了。但我团阵地一寸也没有丢。”



12月3日,红军主力从周至县南的辛口子出发,进入秦岭山脉的崇山峻岭。而三十四团从全军的前卫团变成全军后卫团,担当了全军安全后撤的保护任务。为保证全军安全进军,许世友下令:受创较轻的三营掩护全团撤退,准备迎接追击的敌人。



进入到秦岭深山老林,给养成了大问题。走在前面的兄弟部队虽留下一些苞谷,但数量太小,许世友所部所到之处,草根、野果都被吃光。寒冷和饥饿使病号不断增加,行军速度大大减慢。许世友说:“在当时的情况下,粮食就是生命,粮食就是战斗力啊!“



为了让官兵吃到一顿饱饭,许世友把枪口对准了陈赓师长亲自挑选给爱将,在作战中立功劳,在行军中作贡献。在战场上驮运过伤病员的的枣红战马……



当战士们吃完杂拌烤熟马肉的野果、悍然入睡的时候,许世友却躲在一棵古树下,落下了英雄泪!



经过7天艰苦行军,许世友带领变先锋为后卫的三十四团将士,连续翻越9座2000米到4000米的大山,越过老君岭、马道岭、兴隆岭、财神岭、青刚岭、父子岭、厚畛子,下佛坪、太白山,于12月9日到达了秦岭南麓的小河口镇。部队在此稍事休息后,继续南进,于12月15日夜,开始翻越大巴山,经过七天后的12月21日上午,三十四团终于翻越天险,进入川北。



从此,红军的战旗在川北高高飘扬,我军战史又揭开了光辉的一页,“赤化全川”的旗帜,映红了全川。



许世友及其所部先攻后守,所展示的“能攻善守”军事家才能,终于得到总指挥徐向前的认可;在之后的军旅生涯中,更是得到了全军的认可,成为我军多谋善断的一员铁血战将。




在全国解放的解放战争中,许世友率领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转战山东,与林彪指挥的东北一起,成为我军率先转入大反攻的两个战略区之一,为大决战解开了序幕!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