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市方城县赵河镇石寨村大周庄二组的庞硕德,和妻子双双下岗后,筹资3万元,与石寨村委签订了为期7年的协议,租了村里的一块树林,打算种树并搞养殖业。在租赁地块准备盖羊圈养羊时,他提前向镇里和村里作了汇报。4月1日,在没有接到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赵河镇镇政府主要领导带着相关部门百余人开始对其行政执法,行政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后,不由分说,对在现场的当事人方多人拳打脚踢,并将村民王德学怀里抱着的一岁多的小孙子夺下,扔到一米多外的地里。目前,现场被打多人中三人住院,其中一人面部骨折,包括1岁多的孩童也在医院接受治疗,但肇事方均无人到医院看望并垫付医药费。


记者介入采访,方城县国土局回应称这是一起典型的村民群体暴力抗法案件,将会按相关程序依法处理。(2012,4,10“大河网”《河南赵河官员暴力执法打伤多人幼童被扔1米远》)


中国素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之说,看来再一次应在诸如此类的案件中了。


持官员暴力执法者说,“昨日,庞硕德向记者出具书面反映材料:2012年4月1日下午2点多,赵河镇副镇长王西平、土地所所长张国华带领100多人,分乘十多辆汽车,其中有一辆车牌为豫R2922的警车,一辆印着“国土监察”的皮卡车,其他还有好几辆面包车。这些人在我租的树林旁边下车,有的穿着警服、有的穿着土地部门的制服,但大多数是没穿制服不认识的年轻人,手里拿着钢管、木棍等凶器,估计就是人们常说的黑社会。当时地里只有庞硕松(男,44岁)和庞朝朋(男,24岁)两个人,他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这些人不由分说用棍棒打倒在地,还不罢休,一群人围着倒在地上的两人继续拳打脚踢……。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拦着不让他们走,竟被这些人掀翻在地……。下午5点多,在县政府副县长乔国涛的遥控指挥下,赵河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又带着30多个人来到现场,村民王德学(男,42岁)抱着一岁多的小孙子,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准备用手机拍照。这些人恼羞成怒,竟把王德学的小孙子夺走扔到一米多外的地里,围住王德学拳打脚踢……。”


持村民群体暴力抗法者说,“昨日,方城县出具调查报告通过县委宣传部传给了记者。调查报告载明:2012年4月1日,方城县赵河镇北寨村大周庄村民擅自占用基本农田非法占地进行建设,辖区政府和相关执法部门对该违法行为进行了制止处理,后发生了部分村民群体暴力抗法事件……。实际上执法人员两手空空,并未采取过激措施,也没有发生殴打群众的情况。而且,3名当事人亲属卧倒在执法车辆前面,组织撤离,时间长达3个多小时。在群众的百般阻挠下,镇政府领导联系了120急救车,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把3名自称受伤的群众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目前,该3名自称受伤的群众已住院治疗,病历显示无明显伤害。”


在没有现场视频记录的情况下,这样的“公婆”关乎现场事实之争,怕是包公包大人转世,也难以来一个秉公断案。如果是暴力执法,即使那三人在医院住上一辈子,医院方面的“病历显示无明显伤害”证明,该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其个中原因怕不言自明。


但如果是群体暴力抗法,如果执法人员到达现场时,恰如村民所说“当时地里只有庞硕松(男,44岁)和庞朝朋(男,24岁)两个人”,那么那个引来群体的过程,本身就值得推敲。一是这样的事本不需要兴师动众,二是如果兴师动众就得速战速决。但这样的事,靠人多势众,靠速战速决就能根本解决问题?如果理在政府手上,法在政府手上,得那么干?


但此案真的很难断?并非!且依我看简单得很!以我的看法,要认定是“暴力执法”还是“群体暴力抗法”,不必要再去追究现场发生了什么,而是只需牵住一个“牛鼻子”。那就是赵河镇石寨村大周庄二组村民庞硕德,与石寨村委签订为期7年的协议是否属实?如果协议确有其事,那就是暴力执法;如果协议子虚乌有,那就可以作为群体暴力抗法的理由。但如真的事前没有下发通知,执法方也该承担相应责任。


而如果是前者,那么执法者将庞硕德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掀翻在地和将村民王德学(男,42岁)一岁多的小孙子夺走,扔到一米多外的地里这样的情节,就更属恶劣之极,就该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欲知真相如何,且看协议是否存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是不?我们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