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jiwuy 收藏 0 1356
导读:第1页:“跑路”25天后 顾春芳被警方抓获 第2页:让人假扮高干子女? 业余做过模特、拍过形象片的顾春芳,被称为常熟第一美女老板。 4月1日,顾春芳在常熟的别墅,已被"洗劫"一空。   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被称常熟第一美女老板的顾春芳,目前被关在看守所。   根据记者调查,顾春芳称与高干子女经营“计划煤”急缺资金,高息揽储。在资金链断裂后,又以新的理由不断借新款还旧债。她还涉嫌让人假冒高干子女与债主见面。当无力应付讨债者,顾春芳“跑路”后被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第1页:“跑路”25天后 顾春芳被警方抓获 第2页:让人假扮高干子女?


业余做过模特、拍过形象片的顾春芳,被称为常熟第一美女老板。




4月1日,顾春芳在常熟的别墅,已被"洗劫"一空。



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被称常熟第一美女老板的顾春芳,目前被关在看守所。


根据记者调查,顾春芳称与高干子女经营“计划煤”急缺资金,高息揽储。在资金链断裂后,又以新的理由不断借新款还旧债。她还涉嫌让人假冒高干子女与债主见面。当无力应付讨债者,顾春芳“跑路”后被抓。


目前报案的债权人20余人,总金额4亿多元。有债权人从顾春芳家中搜出数枚不同公司公章,怀疑她设了一场骗局。目前常熟警方正对案件调查。


“跑路”25天后,顾春芳被警方抓获。


江苏常熟警方3月29日发布消息,顾春芳“以经营煤炭生意,资金紧张为由,用借款付息的手段,借得大量钱财无法偿还后失踪”,3月27日晚,常熟警方在上海顾春芳租住的房屋内将其抓获。


今年40岁的顾春芳是常熟当地的明星人物,曾是常熟城市宣传片里的女主角,经商后,坊间称其常熟第一美女老板。


顾春芳出事后,网友和媒体称她是“又一个吴英”。吴英因非法集资7.7亿年初被判死刑并由此引发网络大讨论。


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顾春芳向20余人借款4亿多,并在银行及小额贷款公司抵押贷款1亿多。总金额近6亿。而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还有债主保持沉默未报案。


据记者调查,其中常熟市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板顾权(化名)一人借给顾春芳1亿元。


顾春芳出事前后,债主们也在对顾春芳进行“调查”,并逐渐发现一些“秘密”,他们认为自己上当了。


“这完全是一场骗局。”4月4日顾权说。


“不需要你承担风险”


顾春芳希望顾权投资,说计划煤是个难得的机会,但苦于手头没那么多资金,很着急


顾权与顾春芳的正式合作,始于2010年9月。顾权说,那之前,顾春芳曾向他借过800万,周转10天后归还,利息给了8万。


2010年8月,顾春芳向顾权提出合作投资“计划煤”。她自称认识某省委书记的女儿“王晟”,王能拿到计划煤指标。


所谓计划煤,即合同煤,指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签订的煤炭合同交易。计划煤价远低于市场价。


顾春芳说,他们组建了北京顺昌顺达煤炭销售有限公司来运作这个项目。她持有该公司60%的股份,法定代表人由一名澳大利亚籍华裔担任,该华裔与“王晟”有亲戚关系。


据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是法人独资企业,成立于2004年10月11日,法定代表人霍兴旺,注册地址北京密云县,经营范围是加工、销售煤炭等。


记者未能联系到霍兴旺。4月11日,记者联系到2008年在该公司工作过的王女士和2011年工作过的吴女士,两人称没听说过顾春芳和“王晟”。


4月4日,顾权回忆,顾春芳当时说,市场煤价每吨850元,计划煤每吨便宜200元。把计划煤转手,只要每吨低于市价二三十元,不愁没销路。并说,这个项目前景远大,她预计很快能拿到200万吨。一吨即使只有10元利润,也能挣2000万。而她认为每吨可赚40元。


她告诉顾权,自己做了14年煤炭生意,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但苦于手头没那么多资金,很着急。


顾春芳说已与张家港沙洲电力公司合作,该公司每月需煤50万吨,并让顾权看了双方签的合同。


随后,常熟一家的商场老总给顾权打来电话,称曾与顾春芳合作过煤炭生意,“你帮帮她吧”。


沙洲电力公司的一名副总眭斌(现为党委书记)随后也到了常熟。顾权说,交谈中,眭斌默认与顾春芳一起做煤炭生意。


考察之后,顾权同意合作。顾春芳提出,他只投资,不参与经营。“她说‘不需要你承担风险,也不要搞清里面有什么关系’。”顾春芳解释,“王晟”不愿见生人,“单线联系”。


2010年9月,顾权第一笔投资6500万支付给顾春芳,合同约定4个月。每月收益400万。


4月4日,顾权说,他的6500万中,4500万是找当地的“放水公司”(高利贷)借的。这4500万又是“放水公司”从6个老板那里借来的,这些老板又是向自己的亲朋募集的。


4个月,顾权从顾春芳那里拿到1600万收益。此后,他又先后三次追加投资。最终借出本金和利润共1.86亿,其中他向浙江老板拆借了1个多亿。


“她不夸夸其谈”


顾春芳曾很守信,承诺的一定兑现。债主王亮说,“别人的话我可以不信,但我还是相信她的,她不夸夸其谈”


顾春芳借贷并非始于计划煤。


记者调查显示,至少六七年前,她就开始了民间借贷。在去年10月之前,在债主中有良好口碑,“很讲信用”。


常熟招商城的一名老板王亮(化名)说自己前后借给顾春芳本息5000多万。他说两人是认识20多年的朋友。


王亮说,顾春芳很有投资眼光。2004年,顾春芳介绍一些朋友购买上海西郊庄园别墅。王亮600万买下一套,很快升值,现已涨到3000万。顾自己购买了两套,3年后卖掉净赚2000万。


他说从那以后,大家都更相信顾春芳。“别人的话我可以不信,但我还是相信她的,她不夸夸其谈。”


王亮称自己与顾春芳的第一次合作,是2006年前后。当时,顾说有笔电煤生意,并给他看了与当地电厂的合同。


王亮投资了500万,约定年息25%。得到回报后,王亮又不断追加投资到顾春芳新的项目。他认为顾春芳做的项目多数没赚钱,不过顾一直很守信用,兑现利息。


多名债主称,顾春芳曾很讲信用,承诺的一定会兑现。


随着顾春芳后来不断四处借钱,利息也不断提高。


王亮说,他有次无意中听说顾春芳借钱年息达到35%,而且已开始跟陌生老板借钱。他提醒“这样搞不行,肯定要出问题”,顾春芳说是银行贷款到期,临时补窟窿。


2010年上海商人李芳(音)借给顾春芳700万,年息42%。


李芳与顾春芳相熟。她说,顾春芳也有被“骗”的时候。有个上海老板曾借给顾8400万,不到一个月,说可投资2亿,但要先收回8400万。于是该老板拿回本金,另赚840万利息。但之后没再借钱给顾。


据常熟公安知情人士透露,到最后,顾春芳借款年息甚至达到60%-70%。


“我要崩溃了”


发现顾春芳资金链出了问题,债主们纷纷讨债,顾跟朋友说“从去年10月没睡过一个好觉”


债主们感觉顾春芳出了问题,是从去年10月。


去年10月,顾春芳找到顾权,说马上要批2012年的煤指标,需要交1个亿的保证金,10天可以归还。顾权借给了顾春芳7000万。


顾春芳也以此理由,又向其他人借款。


顾权回忆,当时顾春芳为证明保证金的事存在,给大家看了一张银行汇款单,单据显示,北京顺昌顺达煤炭销售公司汇给神华集团1个多亿。


“单子是否造假无法确定。”顾权说。


3月29日,常熟警方向媒体表示,顾春芳从事过煤炭生意,不过目前没有证据证明她与神华公司有关联。


顾权借出的7000万,10天后并未归还。从去年10月开始,顾春芳开始拖欠债主利息。她解释说,因保证金未退回,造成资金紧张。


李芳说,她每次催要利息,顾春芳都说手头紧,并希望再帮她借一些。去年11月顾哭哭啼啼找到她,说资金周转不开,要被逼死了。


“当时一听就心软了。”李芳说,她又借给顾春芳120万。她的朋友借给顾1000多万。


后来当债主们回头看,认为这个时期顾春芳借的钱,主用要来支付原借款的利息。而她还有本金要还。


王亮去年12月底要债的时候,顾回信息说“逼我,我要崩溃了……我最近确实老出问题,但我会尽快给你的”。


这条信息让王亮意识到顾的资金链确实出了问题,他提高了讨债公司的薪酬,几周后,要回了1400万。


“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约十年前,顾春芳在常熟城市宣传片里的形象。


“计划煤”压垮常熟美女老板 被抓用剪刀割喉

今年2月,顾春芳被债主逼债。


越来越多债主听闻顾春芳出了问题,开始讨债。顾的一个好朋友说,多的时候同一时间,有五六拨讨债公司的人上门。


2012年1月,顾春芳给朋友发短信,“我从去年10月开始没睡过一个好觉……”


让人假扮高干子女?


顾的一名朋友称,徐某曾告诉她,顾春芳让徐假扮“王晟”与债主见面


4月7日,债主温州商人阿华(化名)说,今年初他无意中得知了顾春芳的一个秘密。顾曾说,七八年前她与一名仇姓老板合作煤矿,后来一下亏损1.5亿。为此,她每个月要还款135万,大概还了7000万,到后期,仇老板让她每月还300万。


该说法得到顾春芳另一好友证实。阿华认为,这无疑加速了顾春芳资金链的断裂。


债主们说,为让大家相信自己,顾春芳曾让“高干子女王晟”与大家见面。


顾权说,去年10月开始他向顾春芳讨要7000万元,顾春芳说保证金还在“王晟”手里。去年底,他要求见“王晟”,顾春芳“安排见面”,但种种原因没见成。


今年2月下旬,顾春芳说保证金还未退,顾权感觉不对,再次提出见“王晟”。


2月24日,在清华大学附近一家宾馆,顾权见到了“王晟”。王称保证金已退回,因业务量增加,充进了煤款里,说“没想到你们那还出乱子了”。


最后双方约定,3月5日先给顾权2000万,余下的分批给。


温州老板阿华2月22日先见了“王晟”。他说王没怎么说话,一直在笑。他回忆时认为王“不像个高干子女”,衣着朴素,“拎着一个破包,一点气质都没有”。顾告诉他,“王晟”把LV都送人了。


2月24日,阿华再次见到“王晟”,他说问了一些煤炭行业的事,对方吞吞吐吐。


顾春芳跑路后,债主们开始怀疑,他们见的是不是真的高干子女。


4月8日,顾春芳的一名朋友称,3月初,顾春芳在北京的朋友徐某曾到常熟,索要借给顾的80万。徐说,顾春芳曾让她假扮“王晟”与债主见面。


电力公司被利用?


在融资过程中,顾春芳多次带人到沙洲电力公司考察,该公司一负责人眭斌出面接待


顾春芳还不上借款,一些债主开始找之前的担保企业。常熟一家百货公司的老板是顾多年的朋友,她称当债主上门时,她才发现顾与很多人的借款中,担保协议上有她公司的盖章和她的签字,而自己并不知情。


这名老板称,3月3日她打电话给顾春芳,让她到自己办公室来,顾没来。


这天下午1点多,顾春芳曾打电话给顾权,说约好几名债主,第二天到北京要保证金。


几个小时后,顾权发现顾春芳两个手机一个无人接听,一个呼叫转移。


当晚9点多,债主们打开了顾春芳的家门,发现她的私人物品都不见了。此时,大家才明白顾春芳“跑路”了。


在顾春芳的房间,发现了几个企业公章,有张家港沙洲电力公司、上述那家百货公司以及阜新矿业(集团)公司煤炭销售分公司、山东巨能电力集团等。这些公章被交给警方。


债主们惊叹,“合同难道都是假的?”


顾权说,他们到沙洲电厂,见到了该厂党委书记眭斌。眭斌称,2009年前他分管煤炭时与顾春芳有合作,之后无合作。


记者调查发现,在融资过程中,顾春芳多次带投资者到沙洲电厂考察。


李芳回忆,2010年3月左右,顾春芳陪她到张家港电厂考察,眭斌等人接待,当时吃饭“规格很高”,一桌花了1万多。李芳称,当时眭斌说顾春芳生意做得很大很稳定,是该电厂第二大(合作伙伴)。李芳称,她几去电厂,都是眭斌接待。


多名债主称,电厂负责人的出场,让他们觉得项目没问题,才放心“投资”。


4月5日,眭斌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他说自己已报警,具体情况咨询警方。


“很多人都以认识她为荣”


气质高雅拍过宣传片的顾春芳,结交的都是“上层人士”,认识很多官员和富商


“她为人很低调,给我的感觉是很讲信用。”3月31日,王亮说。多名顾春芳的朋友称,顾平时很低调。


顾权说,顾春芳平时话很少,在应酬的饭桌上,也几乎保持沉默。


另一方面,顾春芳注重衣着,全身名牌,气质高雅。李芳说顾喜欢珠宝,还曾专门拿出自己的收藏,再常熟搞过展览。


顾的朋友们说,她在生意场上出手大方,走关系舍得花钱。顾结交广泛,认识很多富商和官员。


目前已知借贷给顾的20多人,多数是通过顾的朋友介绍认识。这些朋友有前政府官员也有商会领导等。


坊间传闻,顾春芳在政府的靠山是前常熟市委书记杨升华。4月6日,杨升华说:“我以39年的党龄跟你保证,我从来没见过顾春芳。”


顾的一名朋友说,顾春芳也曾说自己并不认识杨书记。


顾权本人曾是常熟招商城的负责人,他几乎认识招商城所有亿万富翁。靠着顾权,顾春芳也可以借到更多钱。


王亮说,顾春芳在上海结交的,也都是上层人士,包括高干子弟。


顾春芳是常熟碧溪镇人,父亲顾俊琦退休前是农行碧溪镇的负责人。


4月1日,顾春芳的母亲介绍,顾春芳初中毕业后曾在当地供销社工作,卖过化妆品。那个年代买化妆品的主要是干部家属和富婆,她那个时期开始接触当地“上层人士”。


顾俊琦回忆,1994年常熟招商厂(现招商城)招12名模特,做业余时装表演队,顾春芳是12人之一。还有企业邀女儿做模特,拍的照片做成挂历,送给企业和政府部门。1997年前后,顾春芳代言了一个名牌羽绒服,当时常熟最高档的百货大楼上,贴有她的大幅广告。


做模特的这个时期,顾春芳同时经营服装店。顾母说,当时一些客户奔着她的名气来,买衣服还要照片。


那几年,顾春芳赚得人生第一桶金,住进了别墅,买了车。


真正让顾春芳出名的,是2003年左右常熟城市形象宣传片。宣传片里顾春芳是唯一主角,弹奏古琴,委婉端庄。


她逐渐成为当地的明星人物。王亮说,成名后的顾春芳交往的人层次变高,“很多人都以认识她为荣”。


用剪刀抹了脖子


被抓的过程中,顾春芳用剪刀抹脖子,受了伤。她的被抓,成为当地最热门的话题


顾春芳位于常熟老街的臻园别墅,目前已被债主“洗劫”一空。甚至院子里的树木都被挖走。


4月1日,供电局工作人员拆走了别墅的电表,说欠了几千度的电费。


据顾春芳的朋友介绍,她的固定资产,有一家世界名品店,一家美甲店,还有一套7000万的商业地产(银行抵押贷款6000万),持有两家高端洗浴中心、一家饭店的股份,在上海还有一家珠宝店。


她跑路后,部分股份被转让。名品店的东西被债主拉走,据说装了5卡车。知情人士透露,顾春芳目前的固定资产,算上别墅,已不到3000万元。


帮顾借钱、帮她做抵押或联保的一些朋友,也面临被追债的问题。


记者接触的企业老板中,有人没报案,认为追回债务几无可能。“如果顾春芳有一天出来了,我还是会找她要钱”。


4月1日,顾春芳66岁的父亲顾俊琦说“这个家算是彻底完了”。他说从女儿“跑路”开始,他不看电视,不听广播,不上网。他称儿子顾春健也借贷3600万。


3月27日是顾春芳40岁生日,次日她被警方抓获。警方通报称,顾春芳曾去了新加坡后又回国。


在被抓的过程中,顾春芳用剪刀抹了脖子,受了伤。在常熟市第二人民医院里,有人远远认出了她。


顾春芳被抓,成为常熟最热门的话题。甚至有人传出了她在看守所的照片。


有关顾春芳的资金流向,众说纷纭。有人说,她在跑路前曾准备转移,也有人说,她被“黑吃黑”了。


4月5日,常熟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奚坚说,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暂无内容向媒体公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