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机场20余乘客不满赔偿冲上跑道拦飞机

4月11日11时28分,浦东机场,深航ZH9817航班旅客在远机位登机过程中,有20名左右旅客因赔偿问题情绪激动不肯上机,擅入机场滑行道,冲至邻近滑行道口附近,造成多架飞机无法起飞。整个事件前后过程5分钟,未对浦东机场航班正常运行造成影响。这些乘客是10日因天气原因滞留在浦东机场的。


□事件


约20名乘客冲上跑道


4月10日晚,从深圳飞往南京的深圳航空ZH9817航班,因天气原因于当晚20时备降浦东机场,航班上共有161名旅客,后因浦东机场遭遇雷雨天气导致该航班无法当天出港。航空公司随后安排旅客至宾馆休息。


11日,航空公司计划于11时补班前往南京,补班旅客约40名。当旅客在远机位下摆渡车准备登机时,因在赔偿方面与航空公司存在分歧,导致部分旅客情绪激动不肯登机。约20名未登机旅客摆脱现场安检人员的劝阻,冲至邻近的E滑行道F8道口附近。


航班停5分钟后起飞


此时,一架进港的艾德哈德航空公司EY862航班沿E滑行道滑行至该道口约200米时,机组人员观察到前方异常情况后主动停止滑行,并与塔台联系,塔台指示该航空器原地等待。


11时28分,机场指挥中心接安检和塔台报告后,立即通知相关单位加派人员前往现场处置。经劝说,该部分旅客于11时33分回到停机位,随后由航空公司摆渡送至候机楼。从机场接报到整个事件处置结束,时间约5分钟。艾德哈德航空公司EY862航班11时35分继续正常滑行。


整个事件未对浦东机场正常运行造成影响。目前该部分旅客正由相关部门进行后续调查处理,ZH9817航班未按补班计划起飞。


□处置


航空公司超限赔付


机场方面介绍,未登机的20名左右旅客摆脱机场安检人员的劝阻,冲至邻近的E滑行道F8道口附近拦停正在滑行的航班。在一系列冲动的行为后,旅客最终与航空公司达成协议,每人获赔1000元。“根据民航规定,航班因天气原因造成延误,航空公司是免责的。”深航相关人士颇为无奈地表示,即便因其他原因造成延误,航空公司大多赔付的最高额度是每人500元。“这次赔偿的额度,是破例的。”问及赔偿原因,该人士称“无法解释”。


□律师说法


拦机涉嫌刑事犯罪


机场方面表示,整个事件未对浦东机场航班正常运行造成影响,目前,该部分乘客正由相关部门进行后续调查处理,ZH9817航班未按补班计划起飞。机场方面提醒旅客理性维权,切莫采取过激行为,影响机场正常运行秩序。


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春泉表示:“如果情节较轻,按照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可能处以罚款、10天以下拘留。”


他进一步说明,擅闯机场跑道,涉嫌违反民用航空安全保卫条例第16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情节轻微的,可能被罚200元以下,较重的罚款500元、5-10天拘留。”而如果情节比较恶劣,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飞机是怎样被拦停的


本应降落南京的航班因暴雨备降浦东机场,机组希望等天气好转的间隙再次起飞,在能不能飞的纠结之中旅客身心俱疲。最终,因为赔偿额度的分歧,导致20余名旅客冲向机场滑行道,拦下一架正在滑行的客机


备降航班滞留一夜


事实上,冲上跑道的事件早在前一天就已埋下了种子,前天晚上不少乘客就已经在滑行道口附近有过滞留的经历。


因10日天气原因,ZH9817航班从深圳起飞后,无法按原计划于19:00左右降落南京机场,直到晚20时左右,ZH9817航班只能备降浦东机场。


飞机降落后,所有乘客仍然留在机舱中等待。“等了2个多小时,一直都只说是天气原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飞。”当天ZH9817航班乘客孟靖凯(音)回忆,10时左右,航班乘务员解释,飞机起飞需要将货舱行李重新装入,安排舱单手续后才能起飞,但一直没有接到安排。继续等待的乘客觉得乘务人员解释模糊,与乘务人员发生争吵。


滞留跑道乘客病倒


等待一直持续到深夜12时。“机长是一个外国机师,熬到12点的时候也已经有些恍惚了。”孟先生说,这样的情况下,乘客也不敢再乘坐该航班,乘务人员打开舱门后,四五十名乘客走下飞机,打算到候机厅寻找解决办法。


当时浦东正在下暴雨,40多名乘客冲到C222号停机口时,却发现入口紧锁,乘客无法进入候机楼。暴雨之下,乘客滞留在跑道停机口门前,半个小时后,才有工作人员打开候机楼门。


“后来想找深圳航空公司的负责人,却没有一个深圳航空的负责人来向乘客解释,后来的安排中转住宿都由国航来处理。”这一场淋雨,孟先生的爱人随后也着凉病倒,进入候机厅不久后,就由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治疗。凌晨3时左右,大部分乘客被安排进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休息,孟先生夫妇从医院回来后,进入酒店时已是凌晨6时。凌晨6时40分时,航空公司又通知可以安排8时以后的飞机,但孟先生爱人已经病倒,只能改变行程滞留上海。


冲动下奔向滑行道


“早上8点,通知9点有车送机,到了机场又是等。到了预定时间仍无法起飞。”昨日清晨,ZH9817乘客“猫的书窝”再次通过微博表达她的不满。另一名不得不改签今天航班离沪的张先生也抱怨,苦等了近15个小时,航空公司明显没有应对突发事件的预案,就把所有人关在飞机上等,没有人理。


根据上海机场集团事后发出的信息称,深航计划于昨日11点补班前往南京,补班旅客约为40名。深航透露,其他旅客已通过其他方式分流。当补班旅客乘坐摆渡车,前往远机位准备登机的过程中,因为在赔偿问题方面与航空公司存在分歧,导致部分旅客情绪激动,多人不肯上机。随后,事态向着更为极端的方向发展。中午11点过,十余个背着行李的旅客,三三两两向空旷的机坪深处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