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官要有大智慧大手腕:掌舵者

懒得上树的猪 收藏 8 324
导读:第一章:一浪高过一浪的热吻,直把古小鸥的少女情怀彻底融化 从先前的些许惧怕到欲迎还拒,再到疯狂迎合,这中间的过程不过短短几十秒钟,古小鸥就彻底抛开了一切矜持和高傲,以百倍的热情去迎接赵国栋的狂野爱抚。 自行车顺着马路飞速滑行,有些暗淡的灯光在冬夜里显得格外凄冷,公路上一片死寂,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别说车子。赵国栋接到调令,本来不想回家,直接去派出所报到,但明天是个星期天,他心想还不如回家睡个懒觉,干脆就连夜赶了回来。 刑警队,多么响亮而又霸道的名字!刑警,这个身份走出去谁不礼让三分?

第一章:一浪高过一浪的热吻,直把古小鸥的少女情怀彻底融化


从先前的些许惧怕到欲迎还拒,再到疯狂迎合,这中间的过程不过短短几十秒钟,古小鸥就彻底抛开了一切矜持和高傲,以百倍的热情去迎接赵国栋的狂野爱抚。


自行车顺着马路飞速滑行,有些暗淡的灯光在冬夜里显得格外凄冷,公路上一片死寂,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别说车子。赵国栋接到调令,本来不想回家,直接去派出所报到,但明天是个星期天,他心想还不如回家睡个懒觉,干脆就连夜赶了回来。

刑警队,多么响亮而又霸道的名字!刑警,这个身份走出去谁不礼让三分?虽然累死累活,但踏出公安局大门,连胸膛也挺得比别人高一些。无论是行政机关单位干部还是社会上的混子超哥,谁不侧目而视?说句不害臊的话,就是走到姑娘们面前,就凭这身份也得加好几分。

不过这一切对于赵国栋来说都成了过去式了。这一届江口县难得一下子分配了三个省公安专科学校的毕业生,赵国栋是其中一个。现在可好,干了不到一年,就被踢出了刑警队,灰溜溜地被发配到了派出所,而且还是距离县城四十公里之外的江庙派出所。江庙虽然是自己的老家,回老家也是件好事情,但像现在这样子灰溜溜地回老家,这让他怎么想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儿。


有些熟悉的蓝鸟车从厂门那边一下子射了出来,不仅打断了赵国栋的思绪,还险些将他撞着。有些恼火的赵国栋刹住车,冷冷地注视着车子。

蓝鸟车驾驶员看样子是喝了酒,挂了一个倒挡,猛地一轰油门,然后又是一个急刹,刹车灯映得赵国栋全身发红。

“看啥看,活腻味了,想挨打,是不?”车窗玻璃慢慢滑下来,醉醺醺的声音传了出来。

车上后排座传来一阵埋怨声,大概是在埋怨驾驶员没事找事,要他赶快走去办正事。

赵国栋将自行车一架,稳步向蓝鸟车走去,突然听见车上传来一阵女孩子挣扎般的“咿咿呜呜”声,赵国栋一愣之后,一个箭步闪到车门前探头一看,就见两个男人正将一个醉态可掬的女孩子紧紧按在一件军大衣下,而那个女孩子刚好挣脱抬起头来。

“快走!”似乎认出了赵国栋是个警察,背后两个青年一下子叫了起来,驾车青年忙不迭地就要驾车开溜。

赵国栋探手一把将后车门拉开,另一只手猛地将坐在外侧的青年一把拉出来扔出老远,哎哟声不绝中,赵国栋又顺手将军大衣连同那个女孩子一起夹了下来,没错,微微发红的娇靥上,高挺的鼻梁和有些深凹的眼眶,加上白逾常人的皮肤,不是古小鸥是谁。

古小鸥酒意醺醺,似乎还没有完全辨明眼下的情形,只是咿咿呜呜地嘟囔着还要喝没醉一类的言语,赵国栋皱了皱眉头,这几个小痞子有些面熟,是卿烈彪手下的几个马仔,平素跟着卿烈彪作威作福,不知道古小鸥怎么会和这帮家伙搅在一起了。

“赵哥,对不起,刚才没看清楚。”开车的小痞子结结巴巴地道。

“少废话,小鸥怎么会和你们在一起?”赵国栋印象中古小鸥平素和这些人并没有瓜葛,虽然她哥哥古小峰和卿烈彪走得挺近乎,那群人当中难免有打古小鸥主意的,但是她父亲古志常毕竟还是厂里副厂长,一般人也不敢轻易下手,除非古小鸥自愿,但看今天这情形分明就是把古小鸥灌醉了想要弄到边上去搞事。

“嘿嘿,赵哥,这可不怪我们,是她自己来的,小峰哥都拦不住。”龇牙咧嘴从远处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的那个小痞子忍着疼道。

“古小峰呢?”赵国栋皱起眉头。

“谁知道去哪儿了,他和彪哥喝多了,也许去招待所了吧。”另一个小痞子赶紧答道。

赵国栋也隐隐听说厂里招待所都快成了卿烈彪和古小峰这帮家伙的窝子了,一些女青工经常出没于那里,究竟干些什么事儿想也想得到,不过这种事情真还不好说,卿烈彪和古小峰这些人都没结婚,而那些女工又都是心甘情愿和别人处对象谈恋爱,这谁又能管得了?

“好了,小鸥我送她回去,你们快滚!”赵国栋皱起眉头挥挥手,这帮混蛋,如果今晚不是遇上自己,古小鸥就算是毁了。

“嘻嘻,赵哥看上她了?嘿嘿,真不赖,奶子又大,像个外国妞一样。”驾车的小痞子有些遗憾地吞了一口唾沫,喉咙处一阵蠕动,如同蛤蟆一般。

“滚你妈的蛋!”赵国栋也懒得解释,一手扶起步履踉跄的古小鸥,径直离开,三个小痞子也只能自叹倒霉,吹了几声口哨之后悻悻离去。

赵国栋也不知道古小鸥为什么突然如此失态,在他印象中古小鸥虽然成绩不是很好,考大学也没有考上,但是在古志常的活动下也在安都大学谋了个自费生的名额。小丫头还算是懂事,比起古小峰来算是强多了,怎么会一下子就变成这样?

现在已经快半夜一点钟了,送古小鸥回去怕也不太妥当。

“小鸥,小鸥,醒醒!”赵国栋拍了拍古小鸥白嫩丰满的脸蛋,“你该回家了。”

“我不回去,我不回家!”像是突然间爆发一般,古小鸥叫嚷起来,挣扎起来,军大衣一下子落在地上,古小鸥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毛衫,饱满的胸脯鼓鼓囊囊,内里乳罩的外形隐约可见,下身一条眼下颇为时尚的健美裤,把少女修长的双腿勾勒得格外优美。

赵国栋赶紧拣起军大衣替她裹上,这一月份的天气可不是等闲,也不知道她的外衣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回去,都不待见我,连家人都嫌我。”古小鸥醉眼蒙眬,一把拉住赵国栋:“国栋哥,是你么?你为什么把我从车上拉下来?我想跟他们去!”

“小鸥,你喝醉了!”赵国栋皱着眉头道。

“我没醉!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不就是想脱我衣服摸我身子么?我不在乎!”古小鸥情绪似乎有些失控,泪珠滚滚而落,呜呜地哭了起来:“国栋哥,我知道那些人不是东西!”

“既然你知道那些家伙不是东西,你还跟他们去?”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扶起少女跌跌撞撞往前走。

“那我上哪儿去?”少女涕泗横流,失声痛哭:“我没地方去,国栋哥,你把他们赶走了,那我就跟着你了,你要管我,就管我一辈子!”

赵国栋尚未反应过来,少女突然一把掀开自己的羊毛衫,拉起赵国栋左手按在自己胸脯上:“国栋哥,你摸摸,大不大?舒服不舒服?他们不就想摸我这儿么?我只让你摸!你想摸我就让你摸个够!”

猝不及防之下,赵国栋的手下意识地捏了两下,火热而又软中带硬的乳房是如此丰硕饱满,简直不像是一个十七八岁女孩子的乳房,更像是一个成熟妇人,但是那份坚挺结实却又似曾相识,在唐谨身上赵国栋也曾经体会过少女的滋味,让赵国栋一时间身体某个部位顿时膨胀起来。

赵国栋像是被烫了似的闪电般收回手,双眼飞快地扫视了一眼四周,还好,这深更半夜的,没人,他赶紧道:“小鸥,你怎么了?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走,先回去吧。”

古小鸥却死也不回家,让赵国栋也是无可奈何,俩人在那里纠缠一阵,古小鸥索性丢开军大衣,赖在赵国栋怀中,让赵国栋接也不是,推也不是,少女的体香和胸前那对蓓蕾不时碰撞着赵国栋的胸膛,肢体纠缠间,让赵国栋越发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