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电影 促动台湾和大陆的互动往来——纪念台儿庄大捷74周年

完美白丁 收藏 143 76777
导读:没有什么方式比电影镜头更能够逼真地诠释战争了。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的军事题材影片《血战台儿庄》,在当时那个没有“大片”的时代里,带给全国观众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今天任何一部好莱坞战争巨片。 剧本发表三年无人问津 “影片的拍摄完成来之不易啊!”提起自己当年的得意之作,年近古稀的广西电影制片厂原第一副厂长、党委副书记杨少毅禁不住感慨万分。 1984年12月,壮族作曲家杨少毅走马上任,成为广西电影制片厂第一副厂长、党委副书记,主管艺术和生产。杨少毅任职期间,正赶上中国电影处于一个新老交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没有什么方式比电影镜头更能够逼真地诠释战争了。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的军事题材影片《血战台儿庄》,在当时那个没有“大片”的时代里,带给全国观众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今天任何一部好莱坞战争巨片。

剧本发表三年无人问津

“影片的拍摄完成来之不易啊!”提起自己当年的得意之作,年近古稀的广西电影制片厂原第一副厂长、党委副书记杨少毅禁不住感慨万分。

1984年12月,壮族作曲家杨少毅走马上任,成为广西电影制片厂第一副厂长、党委副书记,主管艺术和生产。杨少毅任职期间,正赶上中国电影处于一个新老交替、生机勃勃的活跃时期,他与文学部主任陈敦德深感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所坚持的路线,不仅仅是国家命运变化的新起点,也必然成为电影事业发展变化的新起点。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只搞“小桥流水人家”小家子气的影片,而是需要生产反映最有社会意义和审美价值的当代生活和历史事件的作品。基于以上认识,当陈敦德推荐《血战台儿庄》这个剧本的时候,杨少毅简直激动不已,当即表示尽快联系作者,争取早日将剧本转让到厂里来,组织人员认真修改,力争把影片拍摄好。

血战台儿庄》的编剧是田军利和费林军两个年轻人,剧本刊登在《八一电影》杂志上三年之久却无人问津。1985年3月,陈敦德在北京见到了这两位编剧,用当时的高价——3000元买走了剧本,并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借”来杨光远——一位集导演与摄影于一身的著名电影艺术家出任导演。

1985年5月初,两位作者携带剧本第六稿来到南宁。原来的剧本主要写的是张自忠,经陈敦德提议,把剧本改为了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为主线,并且把写人物的命运改变为表现整个事件的背景、过程与结果的纪实性风格,按照历史事实来写,使影片具有一个宏大的历史感。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改动。

期间,导演杨光远还提出了一条后来对影片产生重大影响的意见:按时间顺序来拍摄影片,以突出历史的真实性,强调纪实风格,通过生动、感人、真实的事件本身,爆发银幕的冲击力量。杨少毅回忆说:“影片中人物从总指挥李宗仁营长,所有重要角色都是真实的,只有部分小人物虚构。这在只强调曲折情节的故事片的那个年代是非常罕见的。”

为拍片向政府贷款

杨少毅清楚地记得,在影片拍摄之前,很多朋友劝他罢手,因为“拍这样的影片不仅经济上冒风险,政治上恐怕也难通过”。事实确实如此。23年前,即1985年,广西电影制片厂影片的平均摄制成本才42万元,而《血战台儿庄》的摄制成本初步估计至少需要两三百万元,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当剧本修改到第十稿时,杨少毅赶到北京,参加由电影局在北京召开的《血战台儿庄》剧本座谈会。杨少毅欣喜地感觉到,这个座谈会有着令人鼓舞的力量。于是,当年11月15日,广西厂党委进行了讨论,统一了思想,决定投产。考虑到这部影片是战争片,烟火、道具、众多人物的化装造型、复杂的外景地以及动用大部队等,广西厂还向八一电影制片厂借来22人,其中包括重要的烟火师和化装造型师,这样,摄制组成员一下子突增到一二百人。

据杨少毅回忆,为投拍《血战台儿庄》,11月18日,他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呈报了一份申请无息贷款100万元的报告。不久,自治区政府即同意将原来借给拍摄电影《百鸟衣》的70万元,暂时用于拍摄《血战台儿庄》,并为拍摄外景的车辆解决了汽油指标。

为落实其余的拍摄经费,杨少毅再一次代表广西电影制片厂北上,与中影公司谈判合资拍摄事宜。随后,双方签订合同,各出资120万元。

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1986年2月5日,《血战台儿庄》的电影剧本在经过前前后后12次修改定稿之后,终于投拍。2月16日,即大年初六,满载着摄影器材和各种物资的大小9辆汽车从广西南宁出发,浩浩荡荡地开赴到山东外景地。

“血”字贯穿全剧

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台儿庄大战的惨烈程度令人感怀落泪,被比喻为“一寸山河一寸血”。因此,导演杨光远大胆地在影片中以一个“血”字贯穿全剧,从临沂之战、滕县之战到台儿庄保卫战,影片选取的每一个会战关节,无不是血染的画面。

观罢影片,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影片的结尾——那个表现“血肉长城”意境的长达4分钟的镜头。在《义勇军进行曲》的前奏响起三次的同时,画面进入残破的城墙一隅:城头,水边,日军丢弃的铁甲坦克旁,成百上千具尸体铺成一条血路,中国军队的灰色军装和侵华日军的黄色军装几乎斑驳难辨,余火在燃烧,浓烟在弥漫……对于血战的胜利,悲壮比欢乐更有力量。

杨少毅曾饱蘸深情地在一篇回忆文章里写道:在整部影片中扮演国军和日本兵的全是解放军部队。为了再现当年那一场恶战情景,把影片拍得逼真、生动,部队官兵个个满身焦土、血污,在泥水中打滚,在血海中挣扎。在那场动人心魄的“血肉长城”里,共动用了700多名解放军战士,有的倒挂在城墙上,有的浸泡在血水里,有的鼻子流出了血,但都毫无怨言地坚持着,尤其是拍到战斗结束时,已是“尸”横城野了,摄制组人员都感动得哭了起来:“一动不动几个小时,不是战士,拍不了这个镜头!”

悲壮的气氛,同样渗透在观众耳熟能详的一些台词里。“命都不要了,还要钱干什么!”守城的敢死队员把“抚恤金”扔在地上,向敌人阵地出发——57名敢死队员中仅有13人生还;王铭章在川军122师几乎全军覆没时口述发给集团军司令的电报:“决以死力拒守,以报国家,以报知遇……”

是台词,也是史实,这些艺术色彩很淡的语言让人震撼,这就是纪实的力量。

电影惊动了中央高层

1986年7月,《血战台儿庄》完成所有外景拍摄后,即在北影录音棚进入后期的台词录音工作。此时,正遇上李宗仁之子李幼邻先生回国探亲,摄制组让他看了正待录台词的全部样片。看片的过程中,他多次感动得流泪。看完之后,他激动地紧紧握住李宗仁的扮演者邵宏来的手,连声说:“太像我父亲了,太像我父亲了!”

影片顺利地通过了!在电影局审查时,一位中央级领导看完影片后,紧紧握住导演杨光远的手说:“谢谢你拍了这部好影片!”

回忆往事,杨少毅频频感慨“好事多磨”,因为《血战台儿庄》在放映发行时曾遇到一段小波折。1987年1月17日,广西厂接到了一纸停止洗印与发行影片《血战台儿庄》的通知。但事隔一个月,又接到电影局传达中共中央书记处关于该影片发行的指示,内容有三点:一,今年是台儿庄战役49周年,该片可以在全国发行放映。二,有人提出要在片头添加一段毛泽东语录。可不加。三,有人提出要删掉影片中“蒋介石不怕日机轰炸”的细节。删或者不删,由艺术家们自己去决定。

一部电影,居然惊动到了中央高层领导,可见它非同小可的分量了。

第十届百花奖最佳影片奖、国家优秀影片奖、第七届金鸡奖最佳影片奖提名、中国反法西斯战争优秀影片奖……后来获得十多项大奖的《血战台儿庄》,在艺术成就上可谓达到了上世纪80年代军事影片的高峰。

而它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作为新中国拍摄的第一部反映国民党正面抗日的影片,《血战台儿庄》中对于国民党抗日的客观评价和中华儿女全民抗战的鲜明主题,使得这部影片必将在中国抗战研究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电影《血战台儿庄》的深远影响

1987年春夏之交,电影《血战台儿庄》在内地公映。

史诗般的主题,油画般的色彩,纪实风格,成为这部影片的最大亮点。万民争看,轰动全国。而影片所带来的种种影响,则是它的拍摄者们远远预料不到的。

导演杨光远回忆说,影片公映后他去加拿大访问,碰见一个国民党退休少将,对方称赞说:“中国共产党有这样的胸怀来拍摄台儿庄大战,了不起!”

还有一次,杨光远正在同大学生举行座谈,有两个人闯了进来。他们是池峰城将军的妻子和儿子,专程来感谢杨光远拍摄这部片子,激动得几乎要给他下跪。“池峰城因为后来打过内战,没有得到积极的评价,而在影片中他被刻画为英雄。”杨光远解释说。

1988年6月11日,电影《血战台儿庄》在香港首映。

台湾“中央社”在香港的负责人谢忠侯在看完影片后,当晚就给蒋经国打电话说:“我刚才看了中共在香港上映的一个抗战影片,讲的是国军抗战打胜仗的,名叫《血战台儿庄》,里面出现了先总统的形象,跟他们以前的影片形象不同,这次形象是正面的。”

在《血战台儿庄》中,蒋介石形象是这样一个情节:国民党师长王铭章在战斗中英勇牺牲后,蒋介石亲自主持了追悼会。这时,天空上有日本侵略者的战机飞来飞去扫射轰炸。面对危险,蒋介石临危不乱,发表讲话,镇定自若。据广西电影制片厂文学部原主任陈敦德介绍,这场戏是根据历史档案拍摄的。而这个经典的镜头画面,与大陆此前反映蒋介石的影片,确实有着显著的不同。

蒋经国听说后,很是震惊,马上对谢忠侯说:“找一个拷贝来看看。”

于是,谢忠侯就找到新华社香港分社。新华社立即报告了中共中央,并很快得到了中共中央的同意。于是,广西电影制片厂就复制了一盘录影带,通过新华社送给谢忠侯。这样,谢忠侯马上带着《血战台儿庄》的录影带飞回台北。台湾方面收到拷贝后,宋美龄和蒋经国都很快就观看了《血战台儿庄》,并请国民党中全体常委人员观看。看完后,蒋经国说:“从这个影片看来,大陆已经承认我们抗战了。这个影片没有往我父亲脸上抹黑。看来,大陆对台湾的政策有所调整,我们相应也要作些调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久后,蒋经国决定同意开放国民党部队老兵回大陆探亲,两岸同胞在骨肉分离了近40年后,终于把苦苦的乡愁化作了喜悦的重逢,从而揭开了大陆与台湾公开互动往来的序幕。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程思远先生在谈起此事时非常激动,也赞赏广西电影制片厂为该片所作的贡献,欣然为其题字:“精心策划,促进统一”。

附:

悲壮的胜利何等悲壮,或许只有亲历过那次战斗的人才能体会。


参加过台儿庄大战的老兵还有多少健在?他们都在哪里?半年多的时间里,新华社记者在全国各地四处寻访,终于在记者的笔记本上留下了3个名字:黄汝鑫,原60军司令部中尉作战参谋,现居昆明,89岁;廖麟,原中央陆军第13师35旅步兵连中尉副连长,现居重庆,91岁;仵德厚,原30军38师88旅176团三营营长,现居陕西泾阳,90岁。


越野车扬起的黄土在阳光下飞舞。4月13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嵯峨山下的陕西省泾阳县龙泉镇雒仵村,见到了穿着粗蓝布中山装的仵德厚———当年的三十军敢死队队长。。


仵德厚戴着很厚的老花镜坐在书桌前,反光的镜片后面看不清他的眼神。老人看上去有些虚弱,动作和说话都十分迟缓。


1938年3月下旬,30军38师奉命增援台儿庄,仵德厚所在的176团配属给台儿庄守城部队31师师长池峰城指挥,作为预备队待命。


28日,上面命令176团增援。“那时池师长的部队守正面,持续了差不多有八九天,全师都快打光了。”在运河南岸的桥下,池峰城召来仵德厚和176团团长袁有德。他口述命令:“台儿庄非常激烈,我们伤亡很多,敌人由西北城墙进了城,现在城里面联系不上。你这个营冲进城去,与城东禹功魁营长取得联系后,固守台儿庄!”


仵德厚回去部署,挑了40个人组成敢死队。“我把池师长的命令一说,兵都举手要去。”仵德厚说,那时士兵虽然训练的时间很短,但是战斗情绪非常高,士气非常旺盛。“我带着七连和九连冲进城去占领北街,副营长带八连占领南街。在城门楼打死3个日本兵后夺了3支步枪,然后就进了城。”仵德厚带着敢死队进城后,只见日本人,却没有看见自己人。想到池峰城说城里面已经失去联系,仵德厚想,大概是都战死了。“街上的敌人都躲进两边的房子,每进一个房子,就掏枪眼,有时隔墙投手榴弹。敌人掷过来的手榴弹没有爆炸的话,我又掷回去,炸得敌人乱叫。”


第一天晚上彻夜激战,牺牲了几十个人。到次日上午,敌人大部分被歼灭。剩下的敌人,被赶到城西北一个土围子里。“牺牲最多的就是攻占土围子,我们前后死了一百多人,歼敌二三百人。”


土围子有3米高,3个人搭人梯才能跳上去。“我们跟敌人对峙一夜,杀声炮声震得人耳朵疼。到天亮,敌人向我冲击几次均被我击退,我集中轻重机枪迫击炮火力制压敌人,敢死队乘烟雾弥漫尘土**之际,手持大刀腰束手榴弹,冲至土围子外,投集束手榴弹进围内,士兵们马上搭人梯上去,在土围子里跟敌人进行白刃战。”那一战,敢死队除负伤3人外全部牺牲。


4月3日左右天快明的时候,侦察兵汇报说,敌人看上去一片混乱,汽车来来往往。“我估计敌人接下来进攻会很厉害,结果没动静,全部撤了”。


在中国军队的全线反击下,日军迅速溃退。“孙连仲来视察我们营说,你们成绩很好,大家继续努力完成任务”。





点击过5万奖励15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2/4/16 21:15:23 被ak47u571编辑

17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23楼营级群

说国军不会打仗,你去看看薛岳、李宗仁、张灵甫等的抗日战法,去看看国军大大小小的会战,去找两本书翻翻。战争的决定因素很多,并不是人死得多,败得多就不会打仗。知道曾文正公的湘军么?知道曾文正公奏折里的那句名言么?也去翻翻书吧。

88楼wyw1208

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蒋经国病逝于台北。楼主大作里却说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一日,香港上映电影“血战台儿庄”。台湾“中央社”的香港负责人谢忠侯看完电影后,当晚即打电话给蒋经国。不知蒋经国在哪里接的电话?“血战台儿庄”电影是不错,也的确在台湾朝野引起了震动,但也没有必要脱离事实添枝加叶。大陆真正引起台湾高层关注的电影并不始于“血战台儿庄”,而是一九八一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由成荫导演的“西安事变”!一些国府官员说这部片子拍得基本属实,蒋经国是就此片说的“没有丑化我父亲”。

国民党是抗日的,牺牲是巨大的,如果没有国民党在前面顶着。


本文内容于 2012/4/13 20:24:28 被柳叶一刀编辑

国军抗战打了很多硬仗

台儿庄 昆仑关 滇缅 都是 有**代价打赢的

国军也好 共军也好 中华儿女 都是好样的


本文内容于 2012/4/13 20:24:08 被柳叶一刀编辑

关键是,我们大陆27年前开始,正面承认了国民党的抗战功绩,但是台湾方面,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承认共产党在抗战时期的贡献。

不但如此,台湾近20年来,几乎都不在宣传抗战历史,好像这些都是“外国历史”,即使现在国民党当政,也没有怎么宣传这些。

去年为了纪念“民国百年”,拍了部“史诗巨作”----《勇士们》,看了真TM想吐啊,场面那个小啊,百来个士兵厮杀就是“战役画面”了,主角个个都是帅哥美女,活活的一部偶像片,残酷战场上,官兵服装却是那么的干净,整齐。

至于武器道具,那就更悲剧了.....

20年来,好不容易拍个抗战片,还给拍成这个德行,台湾还是算了吧,他们还是去拍拍偶像剧得了。

1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