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对外交涉强硬 明令禁止洋人优先陋习

杀倭灭日 收藏 0 3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取消洋人在华特权


1925年,冯将军到达张家口后不久,就有人向他反映,在京绥铁路上,外国人不论是乘车还是运货,都享受特权:比如运货,外国人的货,随来随走,但中国人的货,却往往积压、滞运,常常给货主造成许多损失。冯将军派人调查后,证实了上述反映属实。于是,便以“西北边防督办署”的名义,给京绥铁路下达了“红头文件”,明令禁止外国人优先的陋习,要求对中外旅客、货主一视同仁。


当时,有个美国人,乘火车从包头来张家口,带了许多行李。驻军要开箱检查,他不仅拒不接受,还出言不逊、大吵大闹。这件事一直闹到冯将军处。冯将军不屑见他,便叫时任英语秘书的何其巩告诉他:这是冯督办的辖区,任何人都必须接受检查,外国人也一样,没有任何特权。


这个美国人自恃有来头,丢下行李,跑到北京美国领事馆告状说:自己乘坐的是中国交通部特挂的车厢,走遍中国,一向不受检查;却不曾想在归绥(今呼和浩特)这个荒僻的小地方,受此窝囊委屈,心中十分气愤不平,要领事为他“讨回公道,维护我们美国人的尊严。”领事告诉他说:“别的地方的中国人还都在睡觉,唯独冯将军是睡醒的,他定下的规矩,我们是改变不了的。”听完此话,这个美国人才乖乖地回归绥接受了检查,方才带着行李走人。


痛斥日本驻华武官


当年,日本驻华大使馆的武官,带着时任日本众议院议员岩井在内的几个日本人,从北京到张家口城西的赐儿山风景区游览后(实际上也是刺探中国境内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情报),去拜见冯将军,冯将军在新村小图书馆接见了他们。寒暄中,冯将军礼貌地问他们:“赐儿山好不好玩?”这个日本武官竟然说:“好倒是好,遗憾的是,山上没有多少树,就和五十年前高丽(即朝鲜)的山一样,都没有树。但高丽归我们日本后,我们就在山上种了许多树。现在,你可以去看看,到处都是树了。”冯将军一听,当时把脸一沉,大声训斥道:“你这个人,小小年纪,却到我这里胡说八道!你知道你们五十年前的样子吗?五十年前,你们日本和印度一样!”这几个日本人中,有一个人懂中文,看冯将军动了气,还没有等翻译开腔,就连连鞠躬道歉,说他的朋友说话太随便了,大大的没有礼貌,也不懂规矩,回去后一定好好教训他。


没收英国商人的非法资产


1925年,冯将军就任“西北边防督办”后,有人报告说在张家口北面的坝上,有英国人圈地开的大牧场,养的羊只有近两万头。当得知该牧场从未在我国有关机构办过任何手续后,冯将军立即下令:“封闭牧场,羊群充公!”当时,北京的英国领事馆得知此事后,为“保护本国侨民利益”,派了一个叫凯特的副领事,连夜从北京赶到张家口。这个副领事会说汉语,他一到新村门口,就对门口的卫兵嚷道:“我是英国副领事,是连夜从北京赶来的,我有要紧公事约见冯将军。”冯将军一听就知道了他的来意,派人将他带到了小图书馆,并叫来人悄悄交代当时负责外事接待工作的父亲尹心田:“先生说了,这家伙是来找茬闹事的,叫你先晾他几个钟头。”父亲马上把凯特让进了会客室,礼貌地给他端了一杯白开水,然后,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冯将军有紧急公务,请您稍等。”说罢,就离开会客室干别的去了。


为怕这个凯特到处乱窜,父亲还特地到警卫连叫了一位实枪荷弹的士兵,站在小图书馆门口监视他(小图书馆门口平时是根本不站岗的)。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后,冯将军才从他的办公室过来,在小图书馆会客室接见了这个英国副领事凯特。当父亲领着冯将军进门后,副领事拿出了一份打印好的“抗议书”要交给冯将军,冯将军根本不接,却给父亲使了个眼色。父亲快步上前,接过“抗议书”,也没交给冯将军,往旁边的桌上一扔,就站到一边去了。还没等凯特全部说完“抗议”,冯将军就笑着问他:“贵国从发动鸦片战争开始,订过多少不平等条约?但是,就是这么多不平等条约之中,有哪一条允许你们不经中国许可,就深入中国内地圈地牧羊的吗?”凯特狡辩说:“这是经过当地人同意的。”冯将军反问道:“在你们英国,政府会同意老百姓在自家地里让外国人开牧场吗?你家在哪里?我也到你家去开牧场行不行?”凯特对冯将军的义正词严、冷嘲热讽无言以对,灰溜溜地走了。

苏联顾问也不例外


在张家口时,刘郁芬师中有位苏联顾问,他不仅管分内的事,还要管一些与他无关的事,例如人事安排、调动等。冯将军知道后,立即传令各师、旅的领导:“顾问者,就是帮我们出主意的人。但他只能出主意,不能参与和干涉我们的任何行政事务和决策,更不能下命令。”这件事被苏联派来的总顾问任江知道了,很不高兴。冯将军便善意地同任江解释,说这是他自己的真实想法,请任江理解。


同样,在1926年冯将军访问苏联时,就给冯将军上马列主义课、后来又陪冯将军从苏联回国参加“五原誓师”、并和冯将军同时进军陕西的苏联顾问乌斯马诺夫,到西安后,有一次单独带着翻译出城打猎,当翻译替乌斯马诺夫给冯将军送猎获的猎物时,冯将军当即就把西安市政府主管外事的官员叫来询问:“乌斯马诺夫打猎,是你们批准的吗?”当得知乌斯马诺夫未向任何主管方面申请,就擅自出去打猎后,冯将军立即要那位官员查出“不准外国人擅自行猎”的法令,去和乌斯马诺夫交涉,让他知道,国有国法,军有军纪,不可随便玩忽。乌斯马诺夫闻后,十分惭愧,主动去请教冯将军该怎样弥补过失。冯将军对他说了两条:第一、诚恳认错。第二、你虽是顾问,但也是我们军队的一员,我们是革命军队,以后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此处万万不可大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