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曝!7000万嫁女煤老板或牵出“三大案”

群光 收藏 2 1148
导读: 3月,一篇网帖再次激起了全国网友对山西煤老板的声讨:柳林煤老板邢利斌嫁女儿举办了阵容堪比春晚的演唱会,陪嫁6辆法拉利,花费7000万元!几天后,他的发家史也被指“迷雾重重”。一向行事低调的邢利斌,顿时成为舆论风暴中心。炫富、奢侈、土包子……网友的不满声、鄙视声、谩骂声四起。同时,也有人回忆在他资助的学校上学的情形,称赞他为当地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凤凰网) 以上内容是笔者摘自〈环球人物〉作者刘元亮写的〈山西煤老板回应“7000万嫁女”否认白菜价买国有矿〉一文的第一节。毫无疑

3月,一篇网帖再次激起了全国网友对山西煤老板的声讨:柳林煤老板邢利斌嫁女儿举办了阵容堪比春晚的演唱会,陪嫁6辆法拉利,花费7000万元!几天后,他的发家史也被指“迷雾重重”。一向行事低调的邢利斌,顿时成为舆论风暴中心。炫富、奢侈、土包子……网友的不满声、鄙视声、谩骂声四起。同时,也有人回忆在他资助的学校上学的情形,称赞他为当地发展做出过很大贡献。(凤凰网)


以上内容是笔者摘自〈环球人物〉作者刘元亮写的〈山西煤老板回应“7000万嫁女”否认白菜价买国有矿〉一文的第一节。毫无疑问,无论是谁,读完此文都会看出这是〈环球人物〉在为山西煤老板亿万富豪邢利斌“洗白”呢!实际上,大家也都知道,尽管〈环球人物〉有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的背景,派出的记者也都很牛B,文笔也都很好,但是,〈环球人物〉在报道邢利斌时,如果不是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去看待“7000万嫁女事件”的话,那么〈环球人物〉只会给“山西煤老板和柳林县”越描越黑,只会掀起网络的腥风血雨。


不是吗?就拿兴无煤矿来说,〈环球人物〉采访的时任柳林县委书记的李润林是这样说的:“兴无煤矿年产60万吨,是全县最大的国有企业,也是矛盾最多、负债最多的企业,债务累计近2亿元。当时的县委领导几次找到中煤、太原煤气化等多家公司,希望对方能收购兴无煤矿。转让价5000万元,但要负担原有债务,接收1000名职工,结果都没谈成”。


但是,笔者在柳林网查到的对兴无煤矿的描述是这样的:山西柳林兴无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兴无公司”)1928年建矿,距今已有82年历史,期间煤矿性质几经变更,1956年为公私合营。1958年转为县营,1990年到1995年进行了年生产能力60万吨技改,成为了柳林县最具实力,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最大县营煤矿。


毫无疑问,两者对比,问题就出来了。试想如果兴无煤矿是如李润林所说的,那么,政府怎么可能对其进行“技改”,又何来的钱对其技改?又怎会改成“柳林县最具实力,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最大县营煤矿”呢?可见,这两者就有一个是假的。也就是说,不是李润林说假话,就是柳林网在造假。但笔者以为,李润林说假话的可能性极大,因为,在兴无煤矿出卖之时,李润林正是当时的县委书记,也是从县长任上提拔起来的县委书记。


据资料介绍:李润林,男,1960年7月生,山西省岚县普明镇人,大学本科学历,农业经济师,1978年3月参加工作,1981年11月入党,现任吕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李润林参加工作后,先后在岚县普明公社、县委通讯组、县委农工部、县委办等单位任干事;1983年12月任岚县上明公社副书记、管委主任;1984年7月任上明乡党委副书记、乡政府乡长;1984年12月任上明乡党委书记;1986年12月任岚县县委政研室主任;1987年2月任共青团吕梁地委副书记,(期间于1988年3月至八月在省委党校培训十班学习);1990年4月任中共交口县委副书记(1997年8月至1198年1月参加了省委党校中青年领导干部培训二十四班学习);1998年5月任中共柳林县委副书记、县政府代县长、县长;2001年4月任中共柳林县委书记(期间于2003年9月至2004年1月在中共中央党校进修三班学习;2004年3月至2006年1月中央党校政治经济学专业导师制在职研究生;2008年5月至8月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挂职区委书记助理)。2009年7月,在吕梁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吕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换句话说,兴无煤矿的“姓公”与“姓私”,完全就在时任县委书记的李润林的一念之间。


更何况,当时还有国家允许出卖国有企业的“政策大背景”,所以,在兴无煤矿的改制上,只有将兴无煤矿变成“亏损企业”,才好出卖,亏得越多越好卖,也越符合国家的改制政策。所以,在兴无煤矿的改制中,像李润林这样的官员与邢利斌有没有进行“权钱交易”,有没有参入股份等等腐败行为,都需要当地纪委去调查,结果如何当然也是以纪委的调查为准的,网络分析只能作为参考。这是笔者所说的第一案,即是腐败案。


第二案是邢利斌的家庭都是“先富者”?报道中说:一位了解邢利斌的当地人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说到邢利斌的发家史,还得从他1990年承包吕梁市中阳县一家铁厂说起。“当时铁厂只有一个7立方米的冶炼炉,邢利斌接手后建了两个17立方米的冶炼炉,随即又建了焦化厂。1998年焦煤行业疲软,他卖掉铁厂挣了500多万元,但焦化厂赔了钱。2000年,邢利斌回柳林发展,在亲朋资助下承包了金家庄煤矿。购买兴无煤矿时,邢利斌只有1000万元,其余是他凭借信誉,以预售煤炭的方式从客户手中获得的。


虽然记者在行文时有避重就轻的嫌疑,如文中,记者只说邢利斌卖掉铁厂挣了500多万元,但不说他在焦化厂的具体赔钱。这一写法,目的很明确,就是说邢利斌是有钱的。这个钱都是从中阳县一家铁厂里赚的。现在不管邢利斌原来有多少钱,但他承包金家庄煤矿是在“亲朋资助下”的,说明其亲都是“先富者”。这也告诉人们,仅凭邢利斌原有的钱,承包金家庄煤矿是不够的。因为,建于1994年的柳林县金家庄煤矿,到了2000年,在邢利斌的承包下,才投产设计15万吨/年的生产线,12月才开始生产。不禁要问,到2002年6月,邢利斌买下兴无煤矿时,他承包经营的金家庄煤矿,连头带尾也只有1年半时间。在这1年半时间里,在“经济疲软,煤炭行业很不景气,每吨煤只能卖68—70元;即使好不容易卖出去,款也很难收回来”的情况下,邢利斌能赚到1000万的现金吗?另外,在同样的情形下,邢利斌凭借信誉,以预售煤炭的方式真能从客户手中弄来7000万元现金,凑足8000万元给柳林县政府吗?如果真是这样,前后岂不是很自相矛盾吗?可见,任凭〈环球人物〉记者有多高的粉饰水平,一样破绽百出,掩盖不了邢利斌以“白菜价”购买国有矿的事实的。


第三案吕梁市涉嫌瞒报矿难。据网友曝料: 2009年10月1日,大约中午时分,山西省柳林县联盛公司——兴无煤矿三个职工,在为清理承包的沉淀池(井水处理站)中的沉淀煤泥而搭挂吊车当中,不幸踏翻煤泥池上空脚手架上的活动木板而一并栽入两丈余深的煤泥池而被完全淹没,直至窒息身亡。


死者一:燕生高,男,现年36岁,山西省中阳县武家庄镇榆坪村人。家有两个尚且年幼的儿子,一个12岁,一个14岁;妻子离异。


死者二:张俊平,男,现年35岁,山西省中阳县武家庄镇塌上村人。家有三个均未成年的小孩,姑娘9岁,两个小子,一个6岁,一个仅4岁;年迈的父母,均卧病在床。


死者三:×小军,男,现年37岁,山西省柳林县城关镇贺昌村人;妻子:燕秀清,现年40岁;俩小子,一个8岁,一个11岁。柳林“兴无煤矿”国庆节三人死亡,涉嫌瞒报。


2009年10月15日,记者再次专程前往吕梁柳林“兴无煤矿”和柳林县政府各级部门进行反映和求证。


结果被证实:“(这起事故)柳林人都知道,当官的人是装做不知道,其实他们比谁都知道!”众说纷纭,各执己见:


兴无煤矿胡主任:“我们煤矿没有发生过事故。”


政府办张主任:把材料放下,我给他(分管煤炭的吴县长)反映吧


安监局值班员:“ 在咱们这个地方,吕梁市分管安全的副市长不让我们安监局管煤矿的安全和矿难调查。”


从曝料中笔者也查到,时任柳林县委书记的李润林,刚刚提拔为吕梁市副市长,其工作分工是:


协助市长分管发改物价、重点工程、卫生计生、爱国卫生、招商、两区开发、三产、邮政通讯、信访、公安司法、消防、民爆物品、危险化学品安全等工作。


分管单位:市发改委、公安局、司法局、卫生局、食品药品监督局、计生委、物价局、信访局、交警支队、招商局、两区办、三产办、卫校、人民医院、汾阳医院、疾控中心、卫生监督所、爱卫会、机场筹建处、信息中心、重大项目稽查办。


联系协调单位:邮政局、国安站、武警支队、消防支队、医大汾阳学院、红十字会、移动公司、联通公司、电信公司、石油公司。


那么,曝料中说的“吕梁市分管安全的副市长”,是否就是李润林呢?笔者虽不好确认。但笔者认为,无论是网友曝料的“瞒报矿难”事件与分管安全的副市长是否属实,这都需要当地政府的求证,需要当地政府给全国人民一个可信的答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