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美国将在亚洲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在中国官方低调回应的同时,强硬派则反应强烈。他们指出,美国的亚洲反导弹防御系统表面是防范北韩和伊朗,实则针对中国。

中国一名海军少将星期五(3月30日)在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说,美国准备在亚太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是以北韩宣布发射人造卫星作为突破口,实际上是在给中俄构成核威慑。

尹卓参加央视节目

现任中国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的尹卓说,美国在亚太的导弹防御系统目前已经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他认为,在亚太建立导弹防御系统是美国重返亚太在军事上做的铺垫。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网以“美国在亚洲建反导系统是否威胁中国安全?”开展网络调查。环球网说,截止3月29日,有接近1万3000网友参加问卷,其中近98%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此举威胁到中国。《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还说,美国嘴上说此举意在应对朝鲜、伊朗“越来越长的导弹弹道”,但明眼人清楚,削弱俄中核威慑力才是“新反导堡垒”的最重要功效。

美国国防部负责全球战略事务的助理部长克里顿3月26日透露,美国打算在亚洲和中东部署类似于美国在欧洲的区域导弹防御系统。克里顿并说,新的导弹防御系统主要是防范来自伊朗和北韩的“潜在威胁”。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的世界新闻报3月30日以“中国如何反制亚太防导网”为题目发表的一篇文章说,美国的真实意图是围堵中国。作者引用美国“导弹防御拥护联盟”主席里基。埃里森的话,“ 中国可能会强烈反对在其后院部署新的导弹防御系统” 。作者认为,“美国防务专家的担忧恰恰佐证了美国在亚洲构建反导系统围堵中国的真实意图。”

台湾全球防务杂志采访主任施孝玮认为,美国这套设想中的反导系统是把它在亚洲地区现有的战区反导部署做一整合,搭配上日本和韩国现有的反导能力,构成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防御性的战区导弹防御网。

他认为,美国这样做主要针对该地区不稳定国家。 “我个人看,它这个部署呢主要是针对区域内比较不稳定的国家,比如北韩或是其它有可能会使用战区飞弹威胁美国在西太平洋军事力量这些国家而言做部署的。

美国国防部负责全球战略事务的助理部长克里顿3月26日说,美国需要通过两组三边对话来推动建立这套新的反导防御系统,包括美国跟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对话,以及美国跟日本和韩国的对话。

世界新闻报3月30日这篇文章的作者魏东旭认为,中国应该向日本和韩国表明自己的态度,事先警告两国在亚洲跟美国合作建立反导同盟的危害性。中国在日、韩对外贸易中占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谈到美国这次把澳大利亚包括进它的反导防御系统中,施孝玮表示,澳大利亚一直是美国在该地区的坚定盟友之一,而美国不久将在澳大利亚驻军,因此将澳大利亚拉进它的导弹防御系统很正常。

施孝玮说:“虽然感觉上认为澳大利亚在西太平洋地区位置比较远,但是美国在这个地区两个最坚定的盟友分别是日本跟澳洲。

因此,澳洲在美国的西太平洋战略部署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方,特别是美国即将要在澳洲有新的驻军。所以对美国来讲,如何防范它的驻军遭到战区弹道飞弹的攻击也是它重要的课题。”

施孝玮认为,日本、韩国也好,澳大利亚也好,都会依据自己的国家利益来决定跟美国的合作程度。从一直以来的反恐行动来看,日本和韩国跟美国的合作,在国际利益层面看,跟美国基本是接近的。

施孝玮说,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在美国合作建立新反导系统过程中可能会面临来自中国的态度,但是他认为,中国的态度可能会可虑,但是基于区域安全的考量,日本和澳大利亚还是会服从于美国。

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在正式场合对美国的新防御系统设想基本低调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3月27日呼吁各方谨慎处理反导问题,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实现普遍安全。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星期四在记者会上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做出进一步回应,而是让记者“参考外交部先前的表态”。

中国人大喜:美国亚洲新战略竟存在致命缺陷

苏联解体后,美国提出了在全球范围内打赢两场战争的国家战略,美国之所以会如此自信,很大原因是基于解体后的俄罗斯国家实力下降及美国国家实力的提升。

解 体后的独联体不仅不能跟俄罗斯同心,而且还成为俄罗斯的敌人,纷纷加入了美国主导的北约,同时,俄罗斯国内的经济在恶化,国家军事实力也在下降,虽然俄罗 斯仍然对美国保持着战略威慑实力,但总体实力方面已经难以与美国抗衡。而美国借助信息产业的发展,其经济实力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在国际政治、军事上,欧 洲、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世界发达经济体无不追随其步伐。

军事上,美国更是无人能望其项背:独一无二的全球定位系统,11艘航母编队,攻防兼备的战略 战术导弹及导弹防御系统,隐形的F22战机及B-2轰炸机,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及军事盟友,充足的军费(美国军费是世界其它前十位国家军费的总和),以这 样的实力,别说对付一个小小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塔利班,就是俄罗斯、中国这样的大国都抵挡不住美国滚滚的战车。

然而,为什么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却失败了 呢?我们说,军事是为政治服务的,军事上的成功如果达不到政治上的目的,那么这种军事上的成功依然是失败的。

美国进攻伊拉克、阿富汗目的是为了最终拿下伊 朗,进而完全控制中东,掐住中东通往东亚的陆路,凭借其强大的海军,无疑就掐死了东亚的中国和日本,这样不仅等于控制了世界的能源,也控制了世界的制造中 心------东北亚的中日韩。试问,如果美国一旦成功,美国的世界霸权谁能撼动?

然而,强大的美国为什么达不到上述的目的呢?

首先,美国最坚定的盟友欧洲背叛了美国的伊拉克政策,虽然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对内独裁滥杀无辜,对外侵略科威特,但,即使对这样的一个违反人权,对这样一个 滥杀无辜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总统,欧洲人坚定地维护了主权高于人权的国际法则。

(为什么欧洲人对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扎伊总统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这说 明,欧洲所谓的人权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的,按照其政治目的,因此,一会儿人权高于主权,如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一会儿主权高于人权,如伊拉克、巴林) 欧洲背叛美国的伊拉克政策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的,因为美国控制了中东石油,同样也掐住了欧洲的能源。

而只有英国紧随美国的伊拉克政策,别忘了全世界的石油 期货中心在美国的纽约和英国的伦敦。正是缺少欧洲的支持,美国侵占伊拉克失去了合法性,虽然军事上取得了成功,但政治上却失去了合法性,使得美国最终无功 而返。

其次,在阿富汗,虽然政治上美国以反恐的名义取得了合法性,但政治上的合法却不能取代军事上的失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在阿富汗陷入了阿富汗人民战争,因 为,阿富汗的塔利班原本就是合法政府,代表着部分阿富汗人民的利益,西方以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推翻了塔利班的统治,将塔利班由执政者推向反政府武装,北约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代替傀儡的阿富汗新政府剿灭代表部分阿富汗人民的塔利班力量。

为何美国极其盟友同心协力还难以在阿富汗取得胜利?这是因为北约在阿富汗的 政治目的与其军事目标是不一样,北约在阿富汗的军事目标是打击基地组织极其支持基地的塔利班,而政治目标则是控制阿富汗从而长久立足阿富汗,进而掐死西亚 通往东亚的陆路。

如果美国失去了军事目标,那么美国在阿富汗就失去了合法性,而军事目标又不是美国真正的政治目的,因此,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根本就没 有胜利的一天,因为胜利就意味着结束,也就意味着政治目的的失败。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伊拉克战争是由于利益的不一致而造成美国与盟友的分歧,使其战略目标失去合法性而难以达成;而阿富汗战争是由于战略目标 (政治目的)与战术目标不一致,而难以达成战略目标。实际上,无论是伊拉克战争还是阿富汗战争都是以人权高于主权而发动的战争,因此,客观上都是违背国际 准则的,因此,这两场战争都得不到战争国民众的支持,这是这两场战争失败的最大原因。

美国在经历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失利后,终于调整了战略,将同时打赢两场战争改为打赢一场战争同时遏制另一场战争。如何理解这句话,应该不难,难的 是美国是如何利用这种战略的。

2011年以来,美国调整了全球军力部署,声称将重返亚洲。很多专家和学者对美国的战略调整真假和意图进行了很多的猜测和猜 想,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基本观点认为美国重返亚洲的真正意图是针对中国。

对此,本人认为,如果美国的真正意图是针对中国的话,那么美国是犯了战略上的重 大错误;如果美国的真正意图是围魏救赵(围中国,打伊朗)的话,那么美国最终的意图控制中东,因为中东也属于亚洲。

为什么说美国重返亚洲针对中国是犯了战略上的最大错误?

首先,美国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中国)根本不能遏制中国的发展,因为中国的发展不是靠霸权,更不是靠烧杀抢劫,而是靠和平发展,靠公平有序的竞争,靠互 利合作,更是靠和平发展的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

而美国声称要保护盟国的利益,保护亚洲国家的利益,若以此目的的话,这恰恰是为了维护东亚、东南亚的稳定的 大局,营造的正是中国求之不得的和平环境。美国的介入,平衡了亚洲的军事实力,打消了亚洲其它国家对中国的顾虑,这在一定程度来说,对中国不是有害,而是 有利。

亚洲一些国家借助美国重返亚洲,而跟美国眉来眼去,很大程度是为了增加与中国谈判的筹码,而不是真想成为美国的梢头兵,美国大张旗鼓地重返亚洲不过 是给他人做嫁衣妆而已。中国对此,完全可以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欢迎美国重返,只是美国愿意当别人免费的保安吗?这是亚洲国家应该考虑的问题!

其次,美国将战略重心转移到亚太(中国)不能达到围困中国的目的,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军事上,甚至经济上。政治上,中国秉持睦邻友好、互利共赢、互不干涉 的原则与周边国家和平共处,即使有领土争端的国家也是秉持协商解决,甚至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和平解决办法来解决领土问题,而不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军事解决; 军事上,连美国都忌惮中国的打击能力,周围国家更不愿意将中国变为自己的敌人而引来战争之灾,即使有美国的挑唆、即使有美国的保护。

相对与一场战争给国家 带来的灭顶之灾,无论是钓鱼岛还是南海争端,都不足以让周边国家与中国发动一场可能导致其国家灭亡的战争;经济上,周边国家与中国的经济的紧密性、互存 性、共赢性都在加强,经济的合作和规模都在赶超甚至超越美国,中国经济若遭美国围困,周边国家则一损则损。因此,美国自己怎么想是一回事,真正符合他国意 愿又是另外一回事。

再次,美国重返亚洲能够使用的政治、经济手段并不多,而主要靠的是军事手段,包括销售武器、联合军演、军事结盟、军事基地,这些手段看似对中国形成了一有 效的弧形包围圈,从韩国、日本、台湾、菲律宾、越南、新加坡、印度,而实际上,这些国家之间很难形成共同针对中国的战争,即使有,这些国家有强有弱,而且 彼此相隔甚远,面对中国强大的进攻能力,保护自己尚且不及,想首尾相顾,互相救助恐难以实现。

美国的人设想是,以这些国家当作碉堡,而美国强大的海军力量 和空军力量作为机动力量,组成强大的兵团在第一岛链、第二岛链之间,打一场针对中国的围歼战。这种战法,历史上有过的,解放战争时期,中原战场美国军事顾 问团给国民党出的主意就是这样,中原各城市成为一个又一个点,像碉堡一样,等待解放军一个点一个点去拔。

可结果呢,粟裕将军却不按美国人的棋法走,而是攻 其一城,却在来援的路上设伏,围歼来援的敌人,这就是著名的“围城打援”。国民党吃尽了这种“围城打援”的亏,以至于后来凡是城市被围,救援的人总是在路 上磨蹭,唯恐遇到打援的,因此,这些城市成了孤立无援的孤城。

所以说,这些弧形圈的国家和地区如果想成为美国围困中国的一颗棋子,就要想想,自己会不会成 为孤立无援的孤城了,而美国人要明白的一点的正是,“围城打援”的精华不是“围城”而是“打援”!

最后,中国并没有将中国周边国家列为敌人,也没有采取军事高压或军事手段欺压周边国家,而周边国家非要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美国的话,谁也阻挡不住。就比如 韩国,韩国人自以为生活水平比朝鲜高,而且有美国保护,经济上受益于美国颇多,然而,朝鲜半岛却成为了全亚洲的火药桶,美国山姆大叔嘴里叼着雪茄,朝鲜人 手里拿着火柴,随时有点燃的可能。

原本朝韩双方有望解决的朝鲜半岛问题,却由于美国60年的军事高压,硬生生地逼朝鲜搞出了核武器,请问韩国,你们解决朝 鲜半岛问题还有自主权吗?同样,中国也没有将美国列为敌人,甚至在很多方面,中国甚至还是美国可依赖的对象,然而,美国却费劲心机要将中国打造成美国的敌 人,为何如此?美国人自然是认为苏联解体是冷战的结果,因此,简单地认为冷战适合于解决中国问题。可问题是,中国不是苏联!

第一,中国并没有像苏联一样是 个多国家组成的联盟;

第二,中国发展的迹象并没有显现霸权的迹象;

第三,中国与全世界的国家,哪怕是有历史宿怨甚至一门心思想围困中国的国家都保持着正常 的政治、经济、人员来往;

第四,中国即不谋取地区霸权也无称霸世界的野心;

第五,中国不是你不仁我就不义,而是以德报怨的国家和民族;第六,中国即是没有 侵略别国的国家,也是不会被别国降服的国家。

因此,如果将中国列为敌人,将中国逼成敌人,最终导致两败俱伤,那将是美国最大的错误。而如果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却用自己重中之重的力量来防卫中国,那更是抵消美国实力,而使美国最终走向衰弱,那更是美国错中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