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的怪圈(转)

lsss 收藏 1 226
导读:张文魁谈国企对国民意义赚钱与你无关 亏本你要输血 2012年04月08日 16:4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商灏 字号:T|T 11657人参与201条评论打印转发 有关国企改革的争论,反映出学界不满于国企对资源的独占,对市场配置的干扰,以及政府给予国企的优先优惠待遇。 所以,世行报告作者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在最近连续两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明确提出,政府应痛下决心推进国企民营化。张文魁还为国企改革开出药方,认为应通过产权民间化和治理商业化途径,以及让国有

张文魁谈国企对国民意义赚钱与你无关 亏本你要输血

2012年04月08日 16:43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商灏

字号:T|T

11657人参与201条评论打印转发

有关国企改革的争论,反映出学界不满于国企对资源的独占,对市场配置的干扰,以及政府给予国企的优先优惠待遇。

所以,世行报告作者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在最近连续两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明确提出,政府应痛下决心推进国企民营化。张文魁还为国企改革开出药方,认为应通过产权民间化和治理商业化途径,以及让国有股大宗出售,上市后不断减持的方式,破除国企垄断,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但私有化是万能的吗?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领域,国企是否还需保持其主导地位?那些一直享受特权的国企,还可以继续维持多少年的高增长?其扩张的势头还会继续吗?未来将面临怎样的出路?

4月5日,张文魁第三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就这些重要问题,继续深入发表看法。

国企无法摆脱周期律魔咒

《华夏时报》: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国企利润同比增速再次为负。这是金融危机以来,继2009年之后的第二次。而我们在讨论国企是否盈利的同时,应如何看待国企对国民的全部意义?

张文魁:应该从这样一个角度来思考国企的盈亏问题:国企真的能做到与市场经济的结合吗?这是考虑国企出路的首要问题。如果能够真正做到与市场经济的结合,国有体制本身并不需要根本性改变,顶多根据情况进行适时的技术性修补就可以了。

许多人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说:看吧!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试验已经实现了国企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中国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国企在不触动产权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融入市场经济,甚至有人根据欧美在危机阶段的不佳表现就认为国家所有权的市场经济比私人所有权的市场经济更具竞争力。

事实是这样的吗?不是的。过去三十多年里,国企尽管经历了深刻的体制变革和无情的市场洗礼,但它们是与其他类型企业一样地平等进入市场吗?它们是与其他类型企业一样地平等获取生产要素吗?它们是与其他类型企业一样地平等竞争并平等接受市场淘汰机制吗?它们是与其他类型企业一样地平等受到国家保护并在特定境况下平等获得国家救助吗?都不是的。

即使在产品市场,国企的市场竞争也是不完全的,在要素市场,国企拥有优先地位且面临市场扭曲,而在经理市场和控制权市场,国企在相当程度上是自我封闭的。在不完全、扭曲和封闭的背后,实际上是国家、是全民、是其他群体在补贴国有部门!我非常赞赏国企在过去三十多年里发生的巨大变化,但这个巨大变化的背后是高昂的成本。这就是残酷的真相。因此,所谓中国的国企已经实现了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一种假象,唠叨中国的国企一定能够实现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一种梦呓。国企民营化改革是必然选择。

对国企部门有了这样的认识,国企利润下滑的现象就很好理解了。宏观经济有热有冷,行业增速有高有低,企业经营有盈有亏,这是非常正常的。民企也会面临同样变化多端的市场环境,但是除了特定事件(如全局性危机的影响)和道德风险较大的领域(如金融领域的大而不倒)之外,它们一般具有适应市场变化的自我调整机制,包括退出市场等等。但对于国企而言,由于它们缺乏像民企那样的根据市场变化的强大的自我调整机制,所以冷、低、亏对它们而言往往就是难以拔足的泥潭,无法摆脱周期律的魔咒。

利益格局的固化和先天的政商连接,潜藏着巨大的道德风险。最后要么通过国家动用行政力量排斥竞争来维持生存,要么通过国家动用公共资源来救助。所以国企对于国民的意义就是,它们赚钱的时候与你无关,它们亏本的时候要你输血。

国企扩张导致

经济去平衡化

《华夏时报》:如何评价国企所处的垄断地位和中国总体市场的扩张等因素在国企扩张过程中所产生的作用?

张文魁:国企是否有垄断,的确有争议。我国的国企真正具有自然垄断特征的非常少,像电网就属于这一类。一些行业是典型的寡头结构,如石油石化等。问题在于,寡头的形成是市场竞争自然形成的并且仍然保持着较强的市场竞争机制,还是行政管制形成的并且形成了卡特尔局面?

即使在许多竞争性行业,如钢铁、汽车、装备、化工、电子信息等行业,如果宣布要由国有企业来保持绝对控制力或者保持较强控制力,这等于是宣告对其他类型的企业实行竞争排斥,这都属于行政垄断。再加上许许多多的产业政策实际上就是在悄悄地或者明目张胆地帮助国企,一些产业政策简直就是为某些大国企定制的,所以行政垄断更加严重。

行政垄断比自然垄断和在竞争中自然形成的市场力量要可怕得多,因为它往往以崇高的名义出现,譬如说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国计民生、承担社会责任、发展战略产业、维持产业秩序、防止恶性竞争、减少资源浪费等等,这样一套话语体系能使行政垄断获得道德制高点和义理制高点,具有很强的蛊惑性,同时又获得了很强的谈判能力和要价能力,政府最后往往会自愿不自愿地屈服于企业的谈判和要价。在实际当中,却满不是那么崇高,所以反垄断何其难也。

我国几年前出台了《反垄断法》,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滥用行政力量排斥竞争的内容,遗憾的是这部分内容根本没有涉及到国企在这些行业的行政垄断问题,更何况这部《反垄断法》是没有牙齿的法律,现在看来基本上是个摆设。许多研究都表明,在位的企业,特别是那些大型企业,不管是滥用市场力量,还是利用行政力量,来排斥竞争、维护垄断,对于优化资源配置、提高经济效率是非常致命的。

我国的国企经过一些市场化改造之后,商业意识的确大大增强,自我膨胀的欲望无休无止,可以说是有力地推动了国民经济的扩张,这是它们的正面作用,但是由于这种扩张以劣化资源配置和毁损经济效率为代价,导致国民经济不断去平衡化。二十多年前大家都知道科尔内的软预算约束理论,而现在大家不再谈论国企的软预算约束,似乎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其实不是这样的,过去的软预算约束表现为对国企经营性亏损的补贴,而且现在则表现为国家对热衷于过度投资国企的资本性支出的支持和各种经济资源的倾斜性注入,同时困难国企并不能正常地退出市场。这种发展模式事实上是难以维持了。

请忘了政府干预

与国企主导吧

《华夏时报》: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危机还没有过去,并且还不时会有新的危机因素产生。由此来看,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国企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是否仍会继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国企扩张的势头还会继续?国企是否也可以继续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做出贡献?国企还可以继续维持多年高增长吗?

张文魁:国家、国企、国家资本在这次危机中扮演了热闹的角色。忽然之间,国家资本主义成为全球讨论的热门话题,中国似乎成为国家资本主义的典范,并对西方的私人资本主义产生了巨大冲击。一些人说:国家资本主义要胜出了!请回顾一下1929年那一场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情形吧,那时的欧美凄风苦雨而苏联咄咄前进,西方世界感到了莫大威胁和自卑,苏联模式被交口称赞和传颂。有趣的是,国家资本主义这个词汇正是在那个时期的苏联成为流行词汇。

但苏联那样的增长可持续吗?国家直接控制重要的生产要素,运用行政权力强制分配资源或强力影响资源配置,设立大量国企来从事经营活动,这种国家资本主义方式在一个后发经济体的卖力追赶阶段,或者在某个恢复重建时期,的确能够发挥强制实行资本积累、强行动员生产要素、集中突破产业瓶颈、快速形成产业体系等方面的巨大作用,但是对由于市场机制不能发挥应有作用或者被严重扭曲,结构失衡、效率递减、激励不足、信号失真、创新匮乏等问题将接踵而至,这种模式下的增长不但代价高昂而且难以持续。

特别是走过了卖力追赶和恢复重建阶段,固有模式将成为未来发展的桎梏。实际上,格申克龙和罗森斯坦•罗丹等人早就分析过这种模式的作用,而近期的巴罗和罗默等人则研究了靠近前沿之后的持续增长问题。

总体而言,东亚许多后发经济体的确利用了某些国家资本主义的东西实现了追赶,特别是中国,从过去的国家共产主义转向后来的国家资本主义,如果这个名字正确可用的话,无疑是巨大的进步,更何况国家资本主义成分总体上呈不断萎缩之势而自由资本主义成分在不断膨胀。

但中国未来要迈向人均GNI(国民总收入)达到高收入标准的社会,必须要转变发展方式,这是党内的共识,也可以说是全社会的共识。中央已经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命题,而用准确的经济学预言来说,应该可以理解为从过去的追赶型增长转向一种新型增长,我姑且称之为内生平衡增长吧,就是说必须要更多地依靠广泛意义上的技术进步来打破经济学上收益递减的魔咒,并实现经济的再平衡。国家资本主义是内生平衡增长的大敌,中国模式绝对不应该是国家资本主义模式。

所以展望未来二十年,如果中国要想成为一个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那么还是请忘了国家资本主义、政府强力干预、国有企业主导吧!

当代《盐铁论》

思维可以休矣

《华夏时报》:《盐铁论》显示,国家必须垄断关键的工业领域和商业。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当今时代,如果国企毫无限制地发展,中国经济制度的创新必然受到严重的制约。但私有化是万能的吗?

张文魁:《盐铁论》思维在中国的确很有根基。稍微扯一点,也可以说《盐铁论》是中国最早的关于国家资本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之争的重要文献吧,尽管有人会说那时还没有正式的资本主义。

在西汉的早期,自由资本主义之类的政策似乎比较受青睐,国家采取休养生息的策略,出现了“文景之治”的盛世。但是汉武帝却推行国家资本主义之类的政策,不但实行盐铁由国家专营,而且把商业物流和重要手工业及金融等都控制起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其实就是要掠夺民间财富来搞穷兵黩武,可是带来的是什么呢?“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所以国家垄断经济,国企挤出民企,吃亏的最终是老百姓。与汉武帝同时代的司马迁就非常理性,他认为对于民间工商业,善者因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国家力量挤压民间力量,这是最下的!国企不断扩张,国有经济不断膨胀,还定然会与行政力量结合在一起,形成严密的政商连接体制,而且这种政商连接是天然的、牢不可破的。

近年来许多关于政商连接的研究都显示,这会严重地扭曲资源配置、毁损市场价值、抑制创新精神,同时也会造成财富分配不均、社会流动性下降、贪腐横行、法治不彰等社会问题。去看看那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吧,正是这样的情况。中国应该避免这种情况。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应该让民间活力得到焕发,而不是受到压抑,《盐铁论》思维可以休矣。

国企应服务于

改善公共产品提供

《华夏时报》: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领域,国企是否还需保持其主导地位?

张文魁: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国家应该实行有效监管,但并不一定由国企控制。考虑到中国目前的监管能力不足,以及政府和民众的忧虑,我觉得由国企控制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定义国家安全,如何界定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这不但会牵涉到技术层面的问题,实际上也会牵涉到政治博弈,因为只要界定为涉及国家安全,就可能获得某种保护和优先地位,这对于效率提升就会带来不利影响。

不过无论如何,中国的国家安全是民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所以国企在这些领域发挥重要作用是一种现实选择。下一步应该有一定行业清单来界定其范围。同时,对于公共服务的提供,国有资本应该发挥作用,所以我们希望下一步的国企改革能够产生一个专注于资本回报、具有流动性和分散性的现代化国有资产组合,它应该能惠及全民,为改善公共产品的提供而出力。


本文内容于 2012/4/9 5:15:19 被lsss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