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国卖中东某大国40亿美元东风导弹内幕

沈权将军 收藏 1 842
导读:当初卖给沙特35枚东风-3,一枚1亿绿币,而且是现金支付=。=,当年我国的外汇储备才不到2亿,还都是阿富汗战争和两伊战争攒下的血汗钱,这次和沙特交易完毕,直接就发财了!   PS:小道消息,当时沙特和中国还没有建交,咱中国也从来没卖过这种武器,怎么个定价呢,上来就想要1枚1亿人民币,这一亿刚说去,看沙特代表团面不改色,立刻就改口绿币了!   人家沙特那是财大气粗,人家一年卖石油就卖了几百个亿。千年才刚刚和美帝顶了1百多亿美元的军火。人家批量生产F22都不成问题。人家弄个B2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初卖给沙特35枚东风-3,一枚1亿绿币,而且是现金支付=。=,当年我国的外汇储备才不到2亿,还都是阿富汗战争和两伊战争攒下的血汗钱,这次和沙特交易完毕,直接就发财了!



PS:小道消息,当时沙特和中国还没有建交,咱中国也从来没卖过这种武器,怎么个定价呢,上来就想要1枚1亿人民币,这一亿刚说去,看沙特代表团面不改色,立刻就改口绿币了!



人家沙特那是财大气粗,人家一年卖石油就卖了几百个亿。千年才刚刚和美帝顶了1百多亿美元的军火。人家批量生产F22都不成问题。人家弄个B2中队都行。谁叫他的石油那么多。哪天我们把它攻下,然后抢了他的石油。



哥们 八几年的一美元就算是2。6人民币。可你想过没 那时候的2块6起码可以买5斤猪肉了现在一美元也就够一碗面···



导弹和所有相关设备都从中国海运到沙特阿拉伯,并且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首先放置在临时场地上,然后再放在比较具有永久性的地点。在海上以及在航程中停靠的各个港口,我们都准备好迎接任何对这些货物的可能威胁。我们成功地保卫了位于王国各个不同地区、处于施工阶段的发射场和贮藏库,向部队提供了保密通信系统,并在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对我们的人员进行了导弹维修和操作训练。通过大范围的分散、伪装以及其他一些方法,我们使敌人难以只实施一次攻击就破坏掉我们的新型威慑武器。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我有时要长时间地离开我在利雅得的家,而且还不能说出我在哪里。我们的防空军并没有因为我不在总部而受到损失,因为我们已建立起训练、检查、财政管理、战斗准备、作战行动等等差不多能够自行运行的体系。像对其他人一样,围绕我们战略导弹部队的严格的保密要求对我同样适用。



我将永远感激我的妻子阿毕尔在这段时间里所给予我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理解。她是我的叔叔图尔基.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的女儿,1981年我从美国学成归来时我们结了婚。她是一位贤妻良母,是我们家务的出色的组织者和管理者,她使我们的婚后生活非常幸福而且令人满足。我们有幸养育了5个孩子一一哈拉、米沙尔、法赫德、阿卜杜拉、萨勒曼,再加上我第一次婚姻的两个岁数大一些的孩子,费萨尔和萨拉,他们是我永远的骄傲和幸福。



即使我在利雅得的家里时,有时也会在深夜接到军官们打来的电话。觉察到问题的敏感性,我的妻子会毫不犹豫地立刻走出房间,有时在屋外一呆就是半个多小时。事实上,我妻子直到很晚才得知我参加了这个工程。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就是在国际传播媒介披露我们从中国购买了导弹的那一天,我的叔叔、利雅得省长萨勒曼亲王转过头来问她。



“我们的导弹之父身体好吗?”



“导弹?”阿毕尔有点困惑地问。“您指的是准?”



“嗨,当然是你的丈夫。”



威慑力量的效用取决于潜在的敌人知道它的存在。当我们的战略导弹部队接近可供作战使用时,我在向统帅部写的一份分析报告中建议,如果我们购买中国导弹一事在1988年11月之前没有被发觉,这将是一个有利条件;如果在198X9年2月之前还没有被发现,这将对我们十分有利;但是如果在198X9年6月之前还没有被发现,那么购买武器的目的就没有达到,我们应该考虑由我们自己透露消息。碰巧我们不需要这么做,因为美国人首先披露了这条消息。



我们从来没有确切地知道,我们的釆购事宜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当然,我感到很意外,这个秘密被保住了这么长时间。据说美图情报机构很早就知道了中国工程一事,但是因为不想捅马蜂窝,他们决定在工程基本完成之前保持沉默。





我也不想冒险走进这片流沙,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一个逗人发笑的轶事。据说当美国人在浏览中国一个秘密导弹基地的卫星照片时,一个眼尖的美国分析家注意到照片上的一些人留着大胡子一一这不是中国人的习惯。华盛顿敲响了警钟。这些人是伊朗人吗?对基地进行更加细致的探查之后发现,他们是在中国受训的沙特人。我们的秘密泄露了。



就像我早些时候提到的那样,美国人对此事着实大惊小怪了一番。据说有5名中央情报局的工作人员因为这次情报工作的失败而被解雇,但是这也可能是虚张声势。华盛顿要求检查运抵王国的导弹。我们拒绝了这个要求。但是我们确实保证,我们的弹头只会是常规弹头。无论如何,而且毫无疑问出于美国国内政治的原因,美国当时的驻沙特大使休姆.霍兰在美国国务院的指示卜,向法赫德国王提出了抗议。霍兰是个阿拉伯通,曾在阿拉伯世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而且实际上,曾在沙特担任过使团副团长。美国人过去曾帮助我们获得防御性武器.他们当然不会欣赏我们在不同他们商量的情况下,购买他们认为是攻击性的武器的举动。



为了表明观点,菲利普.哈比大使,一位深入地参与过中东外交事务(尤其是在黎巴嫩)的美国总统特使,被派到利雅得,在休姆。霍兰的陪同下,受到了国王的接见。据我所知,会见中,霍兰递给哈比卜一张纸条,大概是为了提醒他时间紧迫,他应当立刻说明来意。





别人告诉我,他说得太激烈、太过火,使沙特翻译不得不大大降低了他的调子。霍兰的阿拉伯语很好,于是他纠正了那位译员的译法,把哈比卜的话准确地翻译了过去。但是,国王不欢迎他所认为的对沙特国防政策的不正当干涉。他被美国特使毫无外交风度的执拗态度激怒了,作了措词严厉的回答,并且专门把霍兰挑出来加以训斥,因为他认为霍兰是罪魁祸首。



据我所知,霍兰把事件的全过程都报告给美国国务院,明确表示他已无法再在沙特有效地工作。不久,他就被召回去了。





在国王与王储的指示下,以及在苏尔坦亲王的监督下,我在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的讨论中,为中国与沙特之间建立外交关系打下了基础。看到我们之间的战略联系是如此密切,推迟互相承认是毫无意义的。而且互相承认也确实是北京从一开始就一再坚持的。



我安排好关系正常化以及在各自的首都开设大使馆的一切细节工作之后,剩下的事情就由两位外交部长来完成。我的兄弟班达尔随后又一次前往北京,向中国人转达国王正式同意这些安排的消息。后来,我向苏尔坦亲王和国王建议给他和其他几位高级军官颁发奖章一一这些奖章如期授予了他们。





至于我们的驻中国大使人选,苏尔坦亲王推荐了陶菲克.阿兰达尔,他是军人出身,后来成长为一名外交官,曾任驻巴基斯坦大使,我对他十分尊敬。我知道他会懂得协议的重要性,而且如果我们还要同中国人做生意,他就是我们在北京的合适人选。我对这个选择感到特别自豪与高兴,因为我最初加入防空军时,他是防空军司令,并且还参加了我在桑赫斯特的毕业阅兵典礼。其实是他决定丫我对职业的选择。尽管我被指定加入炮兵,但是我还是希望加入特种部队。而他那时正在为刚刚引进沙特的“霍克”导弹物色会讲英语的年轻沙特军官。我被选派参加丁这个计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