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献帝要比刘备大了整整五辈,刘备之所以成为“皇叔”,估计还是罗贯中在写作时为了烘托刘备厚德而杜撰的。

刘备不是皇叔


《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宽仁爱民,深得人心,同时身为“皇叔”,血统高贵。但沈伯俊在仔细比较了历史资料后发现,原来刘备和汉献帝的世系关系并非“叔侄”。《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说刘备是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出自刘胜之子刘贞一支;但对此后的世系却没有交代,便径直写到刘备的祖父刘雄、父亲刘弘。《三国演义》第20回倒是提供了一份完整的刘备家谱,其中开列了从汉景帝、刘胜直到刘弘的十八代祖先。照此说来,刘备就是汉景帝的十九代玄孙了。


再看汉献帝。东汉自和帝刘肇以后,皇帝大多短命,而又往往无子,太后及其娘家的外戚们为了长期把持政权,总喜欢用支系的幼儿来继承皇位,因而堂兄弟相承、叔侄相承屡见不鲜。汉献帝的父亲汉灵帝就是在汉桓帝死后,以支属入继大统的;而他本人又是在其兄汉少帝被废后即位的。沈伯俊细加排比梳理,推算出汉献帝刘协是汉光武帝刘秀的第八代玄孙。也就是汉景帝的十四代玄孙。


这样一来汉献帝要比刘备大了整整五辈,刘备之所以成为“皇叔”,估计还是罗贯中在写作时为了烘托刘备厚德而杜撰的。


◆张飞脸不黑


《三国演义》中的张飞,是广大读者最熟悉、最喜爱的人物形象之一。然而,这个形象,却是罗贯中在保持历史人物张飞忠于刘蜀、勇猛善战的基本特点的基础上,按照市民阶层的伦理观和审美观加以改造而塑造出来的。


史书《三国志》中的《蜀书·张飞传》并无一字涉及张飞的相貌。宋元以来,民间通俗文艺在反复讲说三国故事时,沿着这一思路,逐步把张飞的相貌加以规范。元代的《三国志平话》卷上描写张飞:“生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身长九尺余,声若巨钟。”罗贯中写作《三国演义》时,基本上吸收了这一描写,但为了表现刘关张三人体格的差别(刘备“身长七尺五寸”,关羽“身长九尺”),他将张飞的身高改为“八尺”,并略加渲染,于是便有了这样一段经典性的相貌描写:“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第1回)从此,张飞的相貌就在广大读者心目中定型了。后来的戏曲为了表现张飞的刚直,又“送”给他一张黑脸。

世上本无貂蝉


沈伯俊认为,貂蝉形象完全是宋元以来通俗文艺虚构的产物。


由于貂蝉号称“四大美女”之一,又是《三国演义》中给人印象最深的一位女性,明清以来,总有人想证明历史上确有其人。但事实上,并没能找到有力的证据。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云:(董)卓性刚而偏,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结纳之。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遂许之,手刃刺卓。


从上述记载来看,这位侍婢仅仅是曾与吕布私通,而在诛董卓的行动中并未起任何作用,但这个形象很可能被后来文艺加工形成了貂蝉这个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