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街市无根之语,谓之谣言。”古代人们对谣言的认识就已经非常深刻,但问题是现在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谣言多起来了呢?



看了几天的中国第一大报人民日报的社论,感觉非常奇怪,怎么刚开完了人大,就出现了如此多的谣言,实在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人民代表大会就是代表全国人民的大会,按理说,在这个会议上应该解决所有的问题,包括一些所谓的传言、流言等不利于和谐的事情的。但问题是,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于是便有了所谓谣言一说。既然人大开会什么也解决不了,那还不如不召开的好,一来节省费用,二来节省时间,三来可以没有谣言产生。



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这一点全世界人民都公认,也正因为此,所以中国的老百姓不管收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也不会吭声,不管收到什么样的欺负也不会反抗,不管收到什么样的出卖也不会维护自身的权益。要不然中国的贪官就不会这么多,中国的汉奸就不会这么有恃无恐!



中国老百姓如此的低下和低智商,怎么能会传递谣言呢?那么怎么一下子就会有那么多谣言呢?



分析其中的原因,不外乎有三:一是同室操戈,二是利益纷争,三是浑水摸鱼。第一种的可能性较大,因为解放军报也出现了类似的文章,不要信谣的教诲很多;第二种的可能性也有,毕竟通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物权法的实施,大家的利益非常的巨大,日后怎么延续的确需要认真考虑,但有一点是必须要争取的。那就是权力;第三是汉奸的罪名一旦当上就必须要为其主子去服务,而其主子的理应外和促使其散步谣言,祸害国家。



1947年,Allport & Postman给出了一个决定谣言的公式: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他们在这个公式中指出了谣言的产生和事件的重要性与模糊性成正比关系,事件越重要而且越模糊,谣言产生的效应也就越大。当重要性与模糊性一方趋向零时,谣言也就不会产生了。由于谣言产生的根基不是以事实为依据,其真实性无从谈起,谣言往往会被真实的信息所揭露。



不管西方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造就了这么个公式,但我们按照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来认识这个问题,那就是戳破谣言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真实的信息。或者说谣言止于智者。



然而我们的老百姓大多都不是智者,特别是广大的下层人民和农民,几乎无智可言,所以就要到处传说,以至于传播谣言,对社会形成危害,于是人民日报就出来安抚百姓不要传谣,解放军报也出来安抚士兵,不要信谣,等等这一切非常有意思的报刊社论。



但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两大报纸居然没有说出来,究竟是什么谣言?这些谣言从哪儿发起和出现的,一字未提,的确有些莫名奇妙。我们要让人民和解放军不信谣,但又不说出来谣言是什么,那就很难让人民和解放军判断什么是谣言了。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确感到非常的有荣耀,但也确实感到涩涩的心疼,本来活一个人很普通的事,但在中国却成了艰难的事。上学的烦恼、考学的烦恼、就业的烦恼、结婚的烦恼、怀孕的烦恼、生育的烦恼、就医的烦恼、创业的烦恼、死亡的烦恼等等。好好的一个人,要想在中国体面的生存咋就这么难呢?



我们不要说我们怎么怎么了?我国有年薪700多万元的房地产老板,如果把我的工资3万元,平均一下,我们年薪是多少呢?351.5万元,我是多么幸福啊!



我们说教育经费4%没有达到,其实就这个百分数,我们看看,各地的GDP不同,上海的4%是多少,甘肃的4%是多少?能一样吗?但是接受这4%的是每一个孩子,差距多大?大家心理都非常明白。工资也一样,15%,对一个月薪10000的人而言,就是每个月增加1500元,而对于1500元的月薪来说,是每个月增加225元,效果能一样吗?



各种各样的收费,各种各样的摊派,压迫的老百姓已经没有了生存空间,就这,还在大幅度的印票子,欺骗百姓!



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资本主义也是主要靠干而来的,一味地以为一个文件,一个利率政策就想治理好国家的人简直是痴心妄想。



改革了,开放了,收费的富了、贪污的富了、剥削的富了、玩钱的富了、弄虚作假的富了、人民的确非常贫困了。这就是谣言四起的最现实的社会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