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校也疯狂,王八楼逸事,那些毛坯状态中的未来警界精英的爆笑生活

写在写的前面


还是应该写点前言之类的东西吧。

毕业了的第六个年头了,

突然之间很想念从前学校里的人和事,

于是把当年记忆深刻的那些片段拼凑起来,

揉捏成了这篇文字。

每个警校的学生回顾过去都会有着很多感叹吧,

曾经的苦中作乐,曾经的青涩傻帽,曾经的热血与泪。

致我们终将被祭奠的青春,

我怕我老了的时候,

会忘了很多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值得记住的事情。

当年的你们,现在在哪里?

可曾还记得那时候的理想与幻想?

没关系,我们一起在文字里面再走过这四年,

然后一起再一次毕业吧。

尝试想过架空了写一个警校宿舍的故事,

这样就可以天马行空地连载下去,

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方式,

因为在我脑海里无比鲜活的你们,

无法不在我构思的时候从笔尖里面蹦跳出来,

虽然联系不多,但我真的想你们。

全文中有六成真人真事,三成是凑趣杜撰,一成是引用的桥段,

诸公观文不要对号入座,自己找难堪的莫怪小爷。





2011年4月18日初稿

2012年1月27日二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


话说北国风光里头工业区的一隅,有着那么一间警校。


警校在半山上,而阿酷就正好站在半山下,站在自己脚印那么大的一点面积上。


阿酷拿着这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被其中的描述深深打动:“幽幽的塔湾河畔,明光舍利子宝塔的一侧,人称东方福尔摩斯的摇篮,东方的西点军校……”


警校的名字叫做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阿酷在山脚下掏出一块钱坐个摩托车改装的“蹦蹦”说去警院。师傅问小伙子去报到啊。阿酷说是。师傅说人才啊保证给你安全送到。


阿酷被前面人才两字虚荣了一把,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安全送到几个字的含义。等了10分钟阿酷不见师傅起步,忙问怎么了。


师傅说热车呢,不然爬到半山上死火会滑下来的。


师傅果然对国家人才负责,一路上有惊无险,只是阿酷总觉得发动机咆哮出来的喘息声像动物世界里某些场景似的。阿酷抽空问了一下“幽幽的塔湾河”风景何在,师傅随手把烟头扔进路旁的一条河沟里说就是这了。阿酷看了一眼,哪里是幽幽啊,分明是黝黝嘛,估计写介绍的人是用拼音输入法的且一时手快了。


从此之后的四年,阿酷再没有动过去探寻明光舍利子宝塔何在的念头。据说那里只有一个半僧半俗的家伙打着呵欠问你要五块钱门票。在后来,阿酷才知道,所谓的“人”称福尔摩斯啊西点军校啊如何如何的,这个“人”八成就是写宣传稿的这个人。


在大陆的无数事例中已经说明了,所谓东方的神马神马一般都是质量欠奉的,就像当年一夜之间曾经出现了无数个东方的夏威夷,五年后看看,该是小海岛的还是小海岛,该是小沙滩的还是小沙滩。在每一个警校子弟的心中,警校都是唯一的,警校子弟对警校的爱,不容许警校被说是哪个著名学校的翻版。


原因很简单,要么不具备可比性,比如你说你是东方的牛津剑桥,人家牛津剑桥根本不知道你妈贵姓?要么具备可比性,那凭什么我还要被说是你的类比?以中国刑警学院为例,谁会那么无聊,说警院是沈阳的公大?这不是找抽吗?反过来也一样,谁肯接受公大被称作北京的警院?


其实,在阿酷后来毕业后无数此回忆其母校的时候,还是找不到一个非常贴切的形容词,最后只能用一个十分全面的词语“伟大”来为母校定义。


警院的伟大,在于警院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各种不完美,但是这些都完全不能妨碍警院成为一个伟大的存在。


在每一个警校毕业生的心中,警校的感觉,或许,是穆斯林的麦加,是老革命的延安,是孙悟空的花果山。


当然,本文主旨不是写警校,而是写阿酷他们在警校里面的生活。


正因为刑警学院的伟大近乎永恒,所以无论阿酷多年后如何回忆起种种趣事,都不会忌惮描写太直接而伤及母校的形象,就像是家中的小儿子在墙上如何涂鸦都好,父母绝对不会介意,最多只会说这孩子真淘气。


或许,正是因为所有毕业生那最美好的四年都在这里沉淀了发酵了,所以,每每回忆母校如同饮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且放歌,栏杆拍遍,从此天涯少年游,无数风霜无数梦幻,可惜不悔。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