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足迹---陈官庄印象之五

父亲离休后很喜欢同我讲讲过去的事情,可我总觉得很遥远和虚幻,那一个个人名、地名和事件都让我觉得很陌生。4年前,一直身体很好的父亲因病住院,一度病危,我即要照顾患老年痴呆的母亲,又要照顾在医院里病危的父亲,失去父母的巨大危险向我迫近,我那时真后悔没能为父亲多做些什么。

等父母病情都稳定了,我开始萌生了将父亲所讲的事写下来的想法,只是为了告慰父母,也给我和后代留下念想。第一篇文章“父亲的枪”“父亲的炮”“父亲的骡子”在我们自己连队的网站上发表,战友们反响强烈, 一次去一位战友家,他那上大学的女儿很喜欢这几篇小文。我在两年前选择了铁血网将我写的文章登上去,受到网友们的鼓舞,父亲看了我的文章也很高兴,在同父亲的互动中一个个真实而朴素的故事被挖掘出来,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在我眼前,我在工作之余,用“父亲系列”填充了我同父亲这辈军人间巨大的时间鸿沟。

在陈官庄和徐州的淮海战役纪念馆里,找到了那段时间很多父亲部队的痕迹,完整的勾画出父亲所在部队的战斗历程,英勇奋战的父辈们的足迹应该被后一辈人记住!!

渤海纵队是11月底从济南赶往淮海战场的,父亲说,动员阶段就知道是去打大仗的,有些人害怕了,前进路上不时有人脱离队伍,渤纵出现的逃兵最高职务是个团职干部。父亲连队就差点出了个逃兵,还好父亲处理得当,后来这位班长又立新功,进上海时成为炮连指导员。渤纵从济南坐火车到曲阜,下火车后经一夜徒步行军到达徐东阻击阵地,时间是11月30日上午,路上只吃了一顿饭。当时连队只有父亲一个连干部,连长生病在济南住院,炮连一直没有副职。父亲的阵地上10纵刚打过阻击战,赤地千里,没有一个百姓和完整的房子。就在部队紧张构筑工事时,大病未愈的连长从后方赶了过来,这让父亲很是感动。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战役过程图上,渤纵冲向徐州


12月1日晨进徐州,担任徐州警备部队,12月15日进入陈官庄成为北部集团的一部分,进入围困杜聿明集团的大军行列。

在何庄外围那个战壕里,父亲的连队发生了许多故事,比如招降了国军一个连,救了一个只穿内衣的女学生、被路过的国民党降兵偷了两门炮,----陈官庄的博物馆有两张照片,记录了何庄战壕里渤纵士兵的生活。1月6日,总攻开始,根据华野战史记载“1月6日16时,华东野战军发起总攻。经半小时至两小时的战斗,即攻占何庄、豆凹、李楼、郭营、李明庄等13个据点。”

当时3团打何庄,1团打宛庄,但在烈士名单上,2团和19团在1月6-8日也有较大伤亡,牺牲地点有张阁、孔店、王庄、刘庄、孙小庄、大许庄、西饭桥等,说明渤纵在较大地域里展开了战斗。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6-8日,渤纵的进攻地域



1月9日,渤纵部队向西向南在王花园堵住了突围的李弥部队,父亲曾讲述了这次转移,这次阻击18团牺牲很大,团长将教导队也拉上去了,最后牺牲在战场。1月9日牺牲的烈士多数在王花园,多数是18团的。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9日渤纵打的王花楼阻击战。



父亲对我描述的足迹,在陈官庄和徐州的淮海战役博物馆都得到了验证,一张张照片,一张张战役态势图,一件件实物,都反映了那个年代父辈们的旷世功勋!!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过家芳,原29军大刀队,“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原型人物,父亲曾参加恢复他党籍的党委会


父亲的足迹--永城印象之五

父亲当时炮连的装备--82迫击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