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康河谷新诗过渡写作选

惆怅,万源之夜




文/朱光明




弦月笼罩巴山,

惆怅万源。

湖泊和天上的两个月亮,

形如一对隆起的,

洁白美丽的乳房。

我的巴山地母,

我的万源姑娘。


河流的源头,

汩汩与山道别。

牵着大山的马匹,

走过少女精巧美丽的乳房,

缓缓流向远方。


惆怅凝聚夜色中,漫山遍野

盛开的红杜鹃

使我巴山地母无颜色,

令我万源姑娘无芳香。

望我巴山神秘,

望我万源璀璨。

这是一个惆怅的万源之夜,

只剩下我,

坐在故乡的土壤。

坐在湖泊和天上月亮之间,

惆怅中,欣赏这惆怅。



和谐春天,纪念诗人海子




文\朱光明




昨天的大雪已经过去,

诗人的明天已经到来。


这是一个和谐的春天,

十个诗人早早的复活。


今天,我给所有人一个灿烂的微笑。

尽我所能,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今天,我去陵园,告祭所有亡去的人。

诗人、烈士、早夭婴儿。


今天,我去监狱,看望所有犯罪的人。

毒枭、暴徒、腐败官员。


今天,我去街上,扶起所有摔倒的人。

老人、小孩、失足青年。


今天,我和所有的人拥抱在一起。

我们所有的人都绽开灿烂的微笑。



这是一个和谐的春天,

春天里笑脸丛生,笑靥如花!



诗人


文\朱光明


我们把那个疯子叫做诗人,

把那个诗人叫做疯子。

诗人啊,诗人

我们空给了他一身的名誉,

诗人也空给自己戴着诗歌的王冠。



我们亲切的称他为诗人,

但我们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诗人写下的一首诗。

诗人啊,诗人,自称为诗人,

可他从来也没有认认真真的写下过一首诗。


终于有一天,

我成功的脱离了“我们”这个群体。

我也不再自称为诗人,

只是埋头拾起汉字,搭建起语言。



供万人交流,恋爱……

我寻到空无一人的地区,

把汉字的语言摆满祖国的河山。

供万人旅行,流浪……



祖国的众神,在远方死亡。

留下遗言:

必须开通汉字,必须开通语言。

必须读懂汉字,必须读懂语言。



为了履行祖国众神最后的遗愿,

我必须历经所有的磨难。

放弃所有爱情的姐妹,

放弃所有诗人的桂冠。


我用汉字撑起干瘪的腹部,

我用语言画满空虚的脑子。

任凭别人称我为诗人,

任凭别人称我为疯子。


我是诗人,我是疯子,

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我是诗人,我是疯子,

我是忠诚的烈士。

我是诗人,我是疯子,

我拥有饥饿的腹部和满世界的语言!



生日


文\朱光明


给自己,

插上一双飞鸟的翅膀。

带着梦,

去飞翔,去飞翔。

飞过二月,飞过今天的生日,

尽管这个日子无比幸福,

但还是要飞过,一定要飞过。

生日只是忧郁的日子里,

唯一期盼的一日幸福。

飞过它,飞过它,

不要再去苦苦回想临来世上时的幸福。

出生的日子,

凝聚了幸福,

那就请在幸福的时候把它打开。

生日安慰不了任何人,

记住它,飞过它。

尽管蓝色的天空对你永久沉默,

但你不要对天空保持你的沉默。

你应该对着天空唱歌,

勇敢的唱,唱出你热爱飞翔的执着!

你的下一个生日,

就会被飞翔的翅膀遮蔽。

谁也不会想起,

谁还会在幸福的日子里,

特别记住一个幸福的日子。


琴弦




文\朱光明




我是用蚕丝做成的琴弦,

伴随着兰花指的拨动。

发出婉啭柔美的声响。

我是一根琴弦,

从来不会嫌弃我的主人。

不管是琴师还是歌伎,

我都为他们的兰花指所拨动。

我是一根蚕丝做琴弦,

我传达弹琴者的心境,

忧伤时,我琴声呜咽。

烦躁时,我琴声紧促。

欢乐时,我琴声悠扬。

我是一根琴弦,

我极度敏感。

无论如何,

请你都要认真拨弄我。

我只要你认认真真的拨弄我。

反之,我会琴声刺耳,

作出生命最后的反判,

毁灭我琴弦的名声。

我是一根蚕丝做的琴弦,

从来都有着我自己的音乐心情,

只是我终生为你的兰花指拨弄。

拨弄。

有一天,我也会为了你而断。

打结,打结,

我还是你的琴弦!

直到有一天,

我再也不能感触你的兰花指了。


采茶少女




文\朱光明




遥远的山边,

传来悠扬的阳春小曲。

我不惜路途迢迢,

涉过小河,一路披风寻去。

在绿油油的茶山,

看见了身着蓝布衣的采茶少女。

春风袭来,

少女的身影沿着茶香迁徙。

发髻上开满了野花,

我手捧青草和飞鸟,放在野花丛中。

少女赠我清茶,

微风煮沸,温情煮沸,

品一品春茗,闻一闻清香。

梦里,我是采茶少女的知己。



自恋




文\朱光明


我是一株盛开的水仙,

在忧郁中生长。

你身着百花舞裙,

一路飘香,珊珊来迟,

随风散发着淡雅芬芳。

你轻抚忧郁的水仙,

喃喃自语,

不料,都被我如数记在心上。

水波中,


荡漾着水仙的模样,

水仙更加忧郁,更加悲伤。

你忍不住低头啜泣,

其实,哪怕是一颗感伤的泪滴,

也能促使我的成长。

醒后,我找来空空的玻璃杯,

把残存的记忆全都装进去。

放在枕边,

夜里,我再次遇见你。

月光下,

你正伴随着夜莺的歌声翩翩起舞,

你是我梦中的一路飘香的,

身着百花舞裙的女郎。



《秦巴山脉》




文/朱光明




从人类的边缘,

打马进山。

此时,

正值太阳落土。

行走在山脉的顶端,

取出箭袋里的箭。

才知道这里的天和地都很深沉,

天上天马奔腾。

地下深埋着太阳。


《夜晚,凝视窗外》




文/朱光明




皱着眉头,

久久凝视窗外。

透过玻璃,

无论窗外还是屋内。

都有一盏灯,

高挂在

空空的房间。

玻璃上,

夜色空空。


推开窗户,

一阵冷风涌入。

玻璃上的幻景破灭,

空空的房间,

只有一盏灯高高挂起。

夜色中,

星星和月亮。

已苦苦等候了,

好久好久……




《乡土》




文/朱光明




大风吹过,雷声响起,

父亲牵着老牛回家。

途经菜地,

菜叶熟了腐烂的气息弥漫。

父亲在暮色苍茫中,

为我取下一个

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




《黄昏》




文/朱光明




黄昏里,

和女神结伴,

目的地很远,很远。

风从树干吹过,

吹向远方。


和女神结伴,

很远的远方不远……




在这个黄昏里,

我和风走在一起。

女神神俊的模样,

印满我的脸颊。

恋人,妻子,

我的女神。

并肩走过,

啊,女神!


《默契》


文\朱光明


曾经和你在楼道相遇,

相逢的微笑,那是你我最初的最初。

久而久之,和你在楼道相遇,

成了彼此间的默契,

偷偷的记下各自的情怀。


也是一种默契


后来,我们不再相遇,

因为默契,我们走到了一起。

空旷的楼道,

为你准备,为我准备……


我们在此相会……


如今,在楼道再次相遇,

你已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楼道的一角,

还躺着变了质的默契……




《关于你》


文\朱光明


关于你的想法,

我无从知晓。

紧紧知道,

你并不爱我。

而我的想法,我的思维,

都是关于你。



《妹妹》




文/朱光明




夜深了,又想起了你,我的妹妹,

想起你,比我还大的妹妹,我深爱着的妹妹。

为什么我想起你的,却不是你爱我着的模样?

而是你那抵触我的不情愿,不情愿。

你那情窦初开的笑脸又在谁的面前绽放?

想起你,我的妹妹,我深爱着的妹妹,

想起你,我的妹妹,我的内心布满了绝望。



《眺望远方》


醒来,背风的清晨,

盛开着马兰花。

我呆呆的站在山岗上,

眺望远方,

姐姐,妹妹,所有的女性

以及东方的女菩萨,

她们都住在远方。

找遍了水上运输和陆上交通。

一直想通过它们,一路奔向远方。

它们谁也不能,

不能通向这遥远的远方。


我就这样眺望着远方,

直到最后的黄昏,

山岗上,喷射出殷红的血液。

染红了眼睛,

也染红了远方。

远方姐妹欢聚的木房子,

我已经悄然来到。

我如此冒失,

生怕会惊扰我神话常存的远方。

远方所有的女神,

正手拉着手,

眺望远方的山岗。

眺望着我,

葬身盛开的马兰花!


《子夜十分的小站》


文/朱光明


站台上的灯光映出长长的孤影,

子夜时分的小站宁静

欣喜的盼望中又带了梢许感伤。

我身在这子夜的小站上,

这是襄渝铁路线上的一个小站。

汽笛一阵轰鸣,

远方的列车从远方而来。

片刻的停留是两分钟,

片刻的停留是120秒。

疲倦的游人探望小站,

远行的游人回望小站。

汽笛又一阵轰鸣,

从远方而来的列车又到远方去。

这是襄渝铁路线上的一个小站,

列车渐渐远去。

小站的子夜时分,

从宁静中带来列车轰鸣,

从列车轰鸣中离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