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胡康河谷短诗选

《不可言说》


我在窗前坐下来,

双手滑过尘土

去触摸身边的石头。



《桥》


我站在桥上,

看着水波中的我。


水波中的我,

卧在水波中望着我。


高原节奏》


高原上,

我拉满大弓,

企图一箭射下月亮。


尘世中,

从此将少去许许多多,

朦朦胧胧的忧伤。


《批判》


一直以来,

我都想着如何去批判现实。


不料,

一直以来,

我都在被现实批判!



《道路》


文\朱光明


车轮滚过铺满鎏金的大道。

小步涉过长满青草的小路。

漫漫人生路,

为什么不是人生道呢?

人生道路上,

有道又有路。


《星宿,马尔康》


文\朱光明


挂满星宿的高原,

寒风高高吹过,

牧马嘶鸣,羌笛从夜色中传来悲凉。

高原上的马尔康,

月光下,洁白如霜。

抱着洁白温暖的羔羊,

一头扎进无边草原。

远处,

闪闪亮光的,是流星落下?

还是归去的藏族姑娘?

弧形的边缘,是尽头。




《写诗》




文/朱光明


夜晚,

摸黑写出了诗句。

因为看不到诗句,

只得又摸黑睡去。




《天马山传说》


文/朱光明


传说,有一匹天马。

奔跑,奔跑,

最终死于饮水的途中!




《深山》


文/朱光明


深山的夜深了,

一片寂静。

深山通过一夜的沉寂,

清晨,听到了,啄木鸟嘟嘟。

仿佛是深山的腹语,

远远传来。




《雨中》


文/朱光明


雨水扑打着世界,

行人来去匆匆。

谁在此等候,

谁在此停留。

一方净土,

为身躯所挡。



作于2012年3月15日上午。




《二月》


文\朱光明


苍鹰从高空扑下,

抓破了春天的脸庞。

青年诗人,

你为何行色匆匆?

扔下诗歌逃往无人居住的含盐的湖泊。


还是那苍鹰,

从高空扑下。

抓破了湖泊中的月亮,

匆匆挣扎几下。

在饮水食盐中匆匆挣扎!




《十分钟》


文\朱光明


我仰望苍穹,

一片久违的深邃,

黑夜的苍穹,

给人以神秘,给人以渴望。


夜晚,

给我十分钟,

我定能让众星拱月。




《远方》

列车压着轨道,

打破了黑夜。

南方和北方各自的宁静




《秦巴山脉》




文/朱光明




从人类的边缘,

打马进山。

此时,

正值太阳落土。

行走在山脉的顶端,

取出箭袋里的箭。

才知道这里的天和地都很深沉,

天上天马奔腾。

地下深埋着太阳。




《乡土》




文/朱光明




大风吹过,雷声响起,

父亲牵着老牛回家。

途经菜地,

菜叶熟了腐烂的气息弥漫。

父亲在暮色苍茫中,

为我取下一个

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






《河流》



文/朱光明



远方美丽的少女,

闪烁着晶莹之光。

引发了我无穷的想像,

她从哪里来?

她又往哪里去?


她是山神的女儿,

怀孕后,

她又往天上去。

天空响起雷声时,

她生下了中国诗人。




《到大西北去》



文/朱光明


我要放弃诗歌和理想,

到大西北去。

做一个朴实的农民,

开垦荒地,种下麦子。

到了秋天,

和陌生人一起。

赶着牛车和月亮,

到中心城市去。

送去熟了丰收的麦子,

救活红灯下黯淡的眼光。




《山神》



文/朱光明



我把目光从二月抽出,投向那

空无一人的深山。

那里夜色笼罩,一片沉寂

远远的鬼火在隐隐中闪耀。




《远近》




文\朱光明




远山很远,


爬上去了,


却也很近。


近山很近,


站在山前,


却也很远。




《雏鹰》




文\朱光明




天空昏过去了,


浩茫茫的苍穹。


激发着雏鹰,


去思索它的一生。


把自己从悬崖摔下去,


响声惊醒天空。


活下来,饱饮一顿,


天空被吓出来的冷汗。




《门》




文\朱光明




在房间里坐着,


有人推门进来。


还好,


他顺手带上了门。


风闯了近来,


源源不断。


进了门,


也不懂礼貌。


叫人一阵心慌。




《黑夜来了》




文/朱光明




群山,


开始描绘,


天际的边缘。


终于画成了,


条条弧线。




《深沉》




文/朱光明




头顶上的天空,


和我一样站在世人面前。


我们什么都知道,


似乎又什么都不知道。


与其说是胸怀坦荡,


不如说是装得深沉。






《惊慌》


在众目睽睽之下,

我用我唯一一双惊慌的眼睛。


集中所有的惊慌,

寻找众目中另一双惊慌的眼睛。


《天空》


是谁曾在仰望天空时,

感叹到:天空,天即是空。


我在大地上跌倒,

失声痛哭,背对着天空撒娇。


翻过身去,

我被天空紧紧拥抱。


《夜》

夜深了,神秘作出最后的冲击。

我停止仰望天上的两匹白马,

以及驾着马车的人。

银车翻了,

洒落了一地忧伤。

是谁

喊了一声,

黎明来了。



《沉寂》


沉寂了好久好久,

生存与死亡,

考验着沉寂中的人。

我也在沉寂中沉寂,

孓然一身,沉默不语。

哪怕是立马在沉寂中死亡,

我得坚持住。

把话都留着,留着,

只为准备那一场暴动。


《太阳》


有一天,太阳炸裂了。

喷出炙热的岩浆,

烧焦了一切植物和动物,

海水和河流也因炙热而蒸发干了。

我的灵魂,

飘荡在烧焦的土地上。

我不敢停留在灰烬,

只得祈祷月亮升起。


《进城》


文/朱光明




在充满阳光的早晨,

我看见进城的人。

可能是农民,


也可能是乡村教师。


有人进城了

踩着泥土,进城了。

他可能是赶集,

也可能是买房。




《女孩》




文\朱光明


在天上驾着银车,

那简直潇洒极了,


俊俏美丽的人哟。

驾车人却要小心翼翼,

生怕向人间洒落下一滴忧伤。

空中摆满了杯子,

杯中是女孩,


女孩是夜的味道。




《速写》




文\朱光明


她用手遮挡着太阳,目击远方

像穿着睡衣的玉米,斜仰蓝天。




《跟太阳说悄悄话》




文/朱光明




太阳躲进云层,

我跟着躲进云缝,悄悄跟他说。

“你看那羊群,多像你的孩子啊”

“那跟着羊群的人呢”

“也像你的孩子”

“你怎么不说你也像我的孩子呀”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扯着棉花一样的云,

样子真是好笑又幸福。

谁知我竟把云被破了,

我和幸福一起掉了下去。

天上还有太阳的喊声,

“我的孩子。”




《距离》




文/朱光明


列车呼啸而过,

拉短了你与南方的距离。

还是列车呼啸而过,

拉长了你我之间的距离。


本文内容于 2012/4/8 12:08:01 被胡康河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