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狠狠地过了一次枪瘾,耳朵两天听不清人说话

入伍三年多的时候接到了命令,进教导队。老兵们应该知道,进教导队对一个兵来说意味着什么了吧。

训练是全天候的,只要是单兵武器,每一种都要拿到手就要熟练的使用,甚至82无后,40火都要学会到只要拿起来就能排除人为设置的故障熟练使用。

教导队是在山里边,那时候还有打坦克训练,阵地上灰飞土扬,每次的冲锋卧倒包抄迂回上山下沟都会让我们这帮子一同进入教导队的兵变成一个标准的土猴子。我是汗脚,每次的训练解放鞋都是湿透了,自然味道也就“重口味”了,我们那个班有一个湖北兵,总和我们说他们那里最爱吃臭豆腐,每次我们回到营房,只要我一脱鞋,屋子里的人就喊,该发防毒面具了,那个湖北兵也和我开玩笑

说以后我去他们那去卖臭豆腐,只要脱了鞋就是一个活广告:顶风能臭十里地。

进入正题吧,那天接到命令,我和几个战友被抽出来去射击场,新到了一批次武器,检验的方法很简答,就是开枪。

7.62半自动以最快的速度打完20个弹夹,然后是马上百米卧姿十发第一练习胸环靶,看枪的精度有什么变化,冲锋枪是先5个弹夹,检查护木的热度,然后再加弹连发,依旧百米胸环点射,长点射,看掌控能力和弹着点分布。自然也有手枪和班用轻

部队的训练还是很正规的,我们每年都要有1,2,3,4的实弹射击,百米胸环,200米半身前进射击,山地上仰和山下目标,再加上夜间灯光闪烁。

看着地上堆着的一箱箱子的子弹,我们都觉得这次的任务不错,可以好好过过枪瘾了。

请别喷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是耳塞,我们那时候如果你开枪的时候敢往耳朵眼里塞一个棉花球,我估计那个大胡子教导队长真敢用枪托子抡你。

当我第一枪放响的时候,耳朵就瓮的一声,不知道打到多少子弹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很想吐的感觉,强强的压制着才狠狠地咽了几口涌上来的胃液。

任务结束的时候,我的脑袋发蒙,动作也有点迟钝,其实不是我,我估计当时谁也是那样,我们听大队长喊口令的时候总好像是慢了半拍,甚至回到营房后,我也总觉得同住战友们说话是有意的压低了声音,其实是我听不到,脑袋里总是有着轰轰的响声。过了两天才感觉恢复了正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的耳朵戴着助听器,这是穿了一辈子军装的后遗症,我打枪最多的一次,马克沁重机枪的7.92子弹,打了两万多发,一个星期听不清别人说话,那12.7高机一个点射,耳朵就聋了。

轻兵器无论是何种武器,使用者本人受到的震动很小,在一旁的人受到的震动和刺激最大,不但三四天听不清人说话,还会伴随的耳鸣声,真的很难受!


比如40火箭筒、单兵火箭、无后坐力炮等武器,发射者本人受到的震动声响不是很大,可是在一旁的战友可就遭罪了,声音震荡如同巨响,当时就产生耳鸣声音。不用棉花团堵住两只耳朵,不但耳朵受不了,耳膜都容易被震坏。塞耳朵不过在训练射击场上可以这么做,在战场上也就没必要这么做了。

我最多一次打了3000多发子弹,用的是56班。

耳朵的感觉还好。

但是,有一次打54手枪,一下午打了40多发,耳朵却响了二天。

26楼qxwhljd

是啊 我打40火也是好几天听不见别人说话。

向你敬礼,在你面前我是个新兵,68年入伍。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