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丞策 伯南克 美联储 美元印钞机


目前全球正处于经济危机困境中、经济没有或是缓慢增长、严重的是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欧元区国家和美国还临着通胀上升压力。一向口风甚严的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暗示,尽管美国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但是面临就业、楼市等挑战,却频频暗示美国将不排除启动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此番表态一出,立即引发全球各大经济体的广泛关注。继3月26日公开表示,如要创造足够就业机会、进一步缓和失业问题,可能得要生产连同消费者与企业需求更迅速地扩张,这个过程可由持续性的宽松政策支撑,3月27日,伯南克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再次强调,现在宣称复苏取得胜利为时过早,基于当前美国经济形势,可见美联储不排除任何进一步支持经济复苏的可能性,美国将 “如法制”掠夺财富印钞机。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央行掌门人,然而,为啥伯南克每一次发言都会被市场解读为美国经济政策的风向标?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对此表示,美国在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以重振经济和增加就业时,要采取负责任的态度。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认为,在政策动向上,美联储将低利率时间延长到2014年,美国国债继续承压并第二次提高国债上限等,在很大程度上都要靠宽松的货币来支持;再加上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调低,使得总体上美国对自己经济信心下降。此外,欧债危机难以化解,因此,美国最有效的办法还是量化宽松。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要实现贸易平衡,无论是通过实现再工业化、推动出口还是通过汇率调整,贬值都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经济失衡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发达经济体的庞大的财政赤字问题。理论上讲,解决不可持续的公共债务问题有六种可能的办法:其一是财政赤字压缩;第二是违约,有各种的形式,例如改变偿付条件;第三是通胀;第四是靠其他人的救援;第五是降低公共债务的利率;第六是依靠经济增长。


在上述办法中,经济增长和降低利率不是政策选择,财政收缩要求社会协调和政治一致,政治系统能够采取行动压缩支出或者加税。违约几乎是最后的选择。而通胀手段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债务中有大量以本币计价的债务,这是通胀激励的问题;二是有较为灵活,受政治干预少的中央银行,这是通胀能力的问题。这两者兼备的国家基本上只有美国。


对于世界来说,美国经济衰退不可怕,金融危机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美国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美元危机。对于当前的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债务国,在他们身负沉重的外国债务的时候,可能他们就要找到合情合理的逃废债务的渠道,那就是通过美元危机,上演金融危机和企图制造通胀来吞噬世界各国的财富,这可能就是新型的货币战争,而吞噬人民币和欧元是美国人的首选。


美元是当今世界的核心货币,但是发行权却掌握在美国手中,美联储可以不受任何约束无限制发行美元。尤其是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加大马力开动印钞机,连续推出两轮量化宽松政策,将过多的美元输出到全世界,将美元贬值的压力不断转嫁给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量化宽松在引起美元贬值的同时,直接后果还会引起人民币持续升值,进而对中国的就业、出口等将可能产生许多不利影响。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几十年前就曾经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住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住了整个世界。”基辛格的这句无意之中泄漏天机的话会给我们许多警示。就是美国政府扩大财政赤字、发行更大规模的债券,这就是美国上演金融危机和制造通胀的恐惧和混乱,并让世界各国分摊美国损失,核销债务。


由于美国等国家有太多公共和民间债务,因此全球这些国家的央行愿意引发或默许通胀,这就是说滞胀即将来临!?美国在失业率高且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推出第三轮定量宽松政策的做法,并且保持政策的连贯性。像华尔街任何一个狡猾的人一样,美国人也许会说还没有出现太多通胀,但各种通胀因素正在累积。


笔者透视:由此看来美国政府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惟有美元印钞机开足马力,制造通胀和通过货币贬值很可能是美国再平衡的重要手段,企图祸害世界以此来转嫁金融危机的风险,到那时“用通胀摆脱债务的诱惑是无法抗拒的”。根据相关测算,如果美国通胀年率达到6%,只要经过四年,美国的国债额/GDP比就可以下降20%左右,这也恰恰是美国掠夺财富升级版加载了“通胀减债”的信号来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中国已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需要防止美国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带来的热钱涌入和通胀压力。因此,采用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变相违约,早已是美国减债减赤转嫁风险的隐蔽做法。我们不得不担心,美国进行货币贬值的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债权人,中国更应当警惕美国全力发动印钞机变相逃债转嫁成本的关健时刻!(宋丞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