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淫魔”强奸高中女生 绑架做“性奴”

四川蓑笠翁 收藏 16 39585
导读: [img]http://bbs.xz5u.cn/source/plugin/darqi/images/2012-02-20/xz5u_13297003994398.jpg[/img] 曾某对雨夜有种特殊的感觉,至少在他犯事的两夜里,南京都是瓢泼大雨。   在第一次雨夜茶园中强奸完一名高中女生后,曾某在12天之后再度出手,这次,他直接绑来了一名年轻女性当起自己的“性奴”,脱光其衣服,捆绑手脚,在40多个小时之内数次发泄兽欲。   昨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雨夜淫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某对雨夜有种特殊的感觉,至少在他犯事的两夜里,南京都是瓢泼大雨。


在第一次雨夜茶园中强奸完一名高中女生后,曾某在12天之后再度出手,这次,他直接绑来了一名年轻女性当起自己的“性奴”,脱光其衣服,捆绑手脚,在40多个小时之内数次发泄兽欲。


昨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雨夜淫魔案进行了二审开庭。


绑来年轻女子做“性奴”


“啊!”小孙的听筒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喂?小云,你还在吗?”对方无应答,听筒内仅剩滴滴答答的雨滴声。


小孙再次拨打小云电话,电话无法接通。


2011年5月22日晚8点,南京下着大雨,小孙的心头掠过一丝凉意,她给小云的男朋友打去电话,“你俩是不是在一起?小云怎么了?”


小云的男友听闻这样的描述也感觉不妙,“当天早些时候她说下雨了,让我下班后去接她,我正好有事抽不开身”。


小云就像空气一样,消失在雨夜中。


民警踹开房门的那声闷响后,“我们也震惊了”。


此时是2011年5月24日下午3点多钟,地点在位于南京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一村庄的出租屋内,一床裹起的被子中隐隐传来了“呜呜”的声音。


等到民警掀开被子,他们看见了一位女子,全身赤裸,手脚被捆绑,嘴巴里塞着破布,头部被胶带缠裹,眼睛被层层包裹,仅留鼻孔呼吸,身上多处伤痕。


“啊!”在破布从小云口中被拿出时,她屈辱地哀嚎着。


房间内还有一个人,一个男人,他就是曾某。


“当时我在给朋友小孙打电话,等我反应过来时,一把尖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小云当晚从单位下班回家途中,路经雨花台区一村庄的绕越公路涵洞口,“当时下着大雨”。


小云努力在黑暗中分辨对方的样貌,“戴着帽子,穿着雨衣,让我将身上的钱给她”。


就在小云掏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时,对方突然变样,上来对着小云一阵殴打,其后用绳子等物品将小云捆绑起来,连拖带拽将其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其后的40多个小时,是小云不愿回忆的,一审法院——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经审理查明,曾某将小云绑回自己的暂住地之后,将其衣服脱光,用破布塞嘴,用胶带捆绑手脚,并且缠裹头部及眼睛,只留鼻孔呼吸,多次强行和小云发生性关系,并多次对小云进行殴打,“其间不让被害人进食任何食物”。


对于上述环节,曾某在一审以及昨日的二审时都给予了认可,“我还拿了她的手机使用”。


茶园雨夜强奸高中女生


其实早在警方对小云失踪案立案不久,他们就发现小云的失踪与12天前发生在江宁一茶园的强奸案有诸多相似之处,遂并案侦查。


2011年5月10日晚9点多钟,南京江宁下着瓢泼大雨。


小羽是南京江宁一高中的学生,家住在江宁区一村庄内,“平时晚上放学都是家里人去接的,当天家里有事就没有去”,小羽的家人回忆。


当晚9时许,放学回家的小羽在路过一处高速公路涵洞口时,“看见有辆摩托车停在路旁”,摩托车旁边站着一个人,戴着帽子,穿着雨衣。


这人就是曾某,当他“物色”到孤身一人的小羽后,上前就将小羽推倒,小羽还没来得及呼叫,曾某一把揪过小羽的头发和衣服就往路边拖。


路边是一片茶园,小羽极力反抗,甚至用嘴猛咬该男子的手指。“别乱动”,一把尖刀抵在了小羽的颈部,随后,小羽的嘴巴里被塞入一副纱手套,然后被胶带裹得严严实实,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绑上,一阵钻心的痛……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滞,小羽没有妥协,她大声呼救,被塞上的嘴巴里发出了“呜呜”声。“那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钟了,小羽还没有回来”,小羽的家人赶紧四处寻找,“我们想着一路上那个涵洞口一带很偏僻”,就在找寻时,听到了一旁茶园里隐约传来了“呜呜”声……


骑抢来的自行车去上班


曾某的房东回忆,曾某是2010年4月左右来到自己的出租屋内暂住的,“独来独往,很少说话”,而就在2011年5月10日晚上,他发现归家的曾某没有骑已经骑了有半个多月的摩托车,“而是骑着一辆女式自行车回来的,我当时还心里嘀咕着,但没问”。

这辆自行车就是小羽的,小羽回忆,在自己被拖往茶园的同时,那名男子还曾经将自己的自行车也拖了进来,并且放在茶树后。


在2011年5月10日的案发现场,警方发现了曾某遗留下来的黑色摩托车,摩托车后备箱内,摆放着一卷透明宽胶带,还有一瓶剩半瓶的矿泉水,经过提取,与曾某的DNA吻合。


在曾某的暂住地,警方搜寻到匕首、鸭舌帽、迷彩服、耳机塞、胶带、口罩等物,并且在迷彩服口袋中,发现了小云的手机。


曾某是四川人,1975年出生,近年来到南京,2011年4月份左右在一家个体老板处打工,“主要从事大理石切割,一个月3000多元钱”,曾某的老板表示。


一审时,对于检方指控其犯有强奸、抢劫罪,曾某表示有异议,他承认自己第二次也就是被警方当场查获时所犯的强奸事实,对于第一起涉嫌强奸高中女生表示“没有这回事”,对于抢劫罪也表示了否认,“我仅仅是拿了”。


在一审期间,被害人小云和小羽均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后两人撤回诉讼请求,“我们要求法庭对被告人从重处罚”。


经鉴定,曾某无精神疾病,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尽管曾某矢口否认了自己涉嫌的第一起强奸以及两起抢劫,但在大量可以形成证据链的事实前,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曾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人民币1000元,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罚金人民币1000元。


因不服一审判决,昨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雨夜淫魔案进行了二审审理,法庭将择日宣判。




热议转帖,点击过万,奖励工分,感谢楼主对社会聚焦版面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2/4/9 16:20:21 被韵儿笑笑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世界上最可怕的 就是性变态者.这些混蛋做的事情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 如果说杀人犯 最多就是让一个人疼痛一时然后失去知觉 死亡,而这些变态做的事就是摧毁一个人的精神 和肉体.让人生不如死 这种人最最最最该被判死刑或者终生监禁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