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不过都是不谙世事的孩子。风风火火地在年少里横冲直撞。手中的风筝永远放到最高处,脚下的步伐踏在最铿锵的点。多少的年幼无知,多少的青春懵懂。成就了我们憧憬未来无限可能的梦。

最幸运不过的是,有那么一天,遇见了眼睛里闪着和自己同样光彩的朋友。寻找未来的路,因此而色彩斑驳。

你在北海,学校就临着大海。你偶尔要埋怨那里的大雾弥漫,经过海边往教室的方向赶的时候有莫名的辛酸。这种时刻,在你脸上写的是什么神色?

你在桂林,冬天冷得有点不象话。四月来的时候,是缠绵悱恻梅雨令人生怨。一个人塞着耳机隔离空间。挡不住的某些景象让眼泪来得措手不及。慌乱中,你一定不记得抬头看蓝天。

今年的南宁的冬天似乎过于漫长,从头年的十二月份延伸到来年的三月份,然而感觉不过冬雨后初晴,春天就如火如荼的来了。这个校园没有大块大块的阳光,所以有时会烘不干我大片大片的忧郁。

是因为在长大,所以害怕那不知的将来,还是因为未来的不可获知而逃避着不想长大。我们都一样,在别人的城市,寻找可以让自己安全的地方,自私地希望那是属于我的地盘。看不见的未来,让我们拼命往来时的方向张望张望。

不应该那么紧张,不应该空流这么多的眼泪,以及毫无意义的忧伤。时间把过往染上黄旧的颜色。于是有过的就只是曾经。无论你的周遭是什么,我们都和年月一起在成长。无论我们现在身初何地,都要记得大海和天空的宽广和蔚蓝,以及我们年少时候最初最美丽的梦想。经历过的,不必多说,找到清晰笃定的未来的路,结局是未定。而无论他以什么姿态收场,我们从来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