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有所归,无所畏惧。

竹脂砚 收藏 11 231

锈迹斑斑的筝,氤氲着蓝雾的琴,黑白斑驳的荒岛,废弃多年的庵,断肢空洞闲聊着的人偶,泛着琉璃色的瞳仁,唱着没有词的骊歌,梦魇,不约而至。

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昏睡中,沉甸甸地挣扎在这样的梦境里,翻来覆去的绝望。

与一位朋友梳理梦境,关于一个女孩的美梦。于是很认真地告诉她,如果你的梦境里会出现某个女孩,说明你内心深处是喜欢她的,这是心灵暗示。说完之后,兀然发觉,这几天的梦怎么如此狰狞?把它写入微博的时候,只是一种云淡风清的描绘,再以缘分论的心态去审视时,多了一份心惊与荒芜。

是的,荒芜,寸草不生的荒芜。

我说,莫不是我看上了哪只鬼,或是哪只鬼看上我了?朋友回答说,那是你倒霉催的。我苦笑。自我安慰说,也许是我生生世世的恋人寻我来了?没有人回答我这个荒诞不经的问题,大家都很忙,谁会在意这样的梦呓?

喜欢古今大战秦俑情,喜欢焚心以火,喜欢纠缠千年不灭的爱恋,喜欢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喜欢乱世沉浮中有一份守候,心有所归,于是无所畏惧。

无所畏惧,应该是幸福的吧。

五六岁的年龄生病了,爸爸抱着去医院打针,还没等针扎下去,只感到凉湿的棉签擦拭在皮肤上就开始惊天动地的哭,对打针的恐惧远远大过打针本身带来的疼痛,于是哭得特别陶醉,针拔出来了也不知道,没完没了的委屈。

走出医院大门还抽抽噎噎地很认真地说:爸爸,我们再也不要来这家医院了,再也不来了。我说一声,爸爸就笑着应一声,好好好,我们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于是觉得这样的承诺是可以兑现的,再也不来了就可以再也不疼,再也不怕。

如果再次生病就换一家医院,又是很莫名的害怕,接着是很陶醉地哭,走出大门依然抽泣着郑重叮嘱那个把我抱在怀里的男人:爸爸,我们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再也不来了。好好好,我们再也不来这家医院了。很满足,有种解脱的愉悦。

有爸爸在,无所畏惧。

中学时,宿舍区流传最广的一个故事就是,半夜的时候会有长发女人飘忽在楼顶,有时会出现在某间宿舍的窗外窥视。全体学生被煽动得异常恐慌,各自在床头点一夜的灯火以壮心胆,尤有甚者,在宿舍里播放梵音大悲咒以驱赶邪灵,终于惊动了生活老师,更而惊动了教导主任,惊动了保安,再惊动了安全室主任,凌晨时分突然降临在生活区的大队伍蔚为壮观。

一夜的劝导与抚慰,学生们不再惶惑。

怕什么?那是你们心里有鬼。生活老师象个哲学家似的淡定,但是我们私下里知道,这个漂亮的女老师每次值夜班都不敢出值班室一步,更不敢抬头望一眼深黯的楼顶,其实,她比我们更怕鬼。

多了巡夜的老师与保安,我们坚信,在静谧的夜里轻轻擦地的脚步声会让我们无所畏惧。

大学时有了喜欢的男生,那时候的喜欢就是喜欢,简单执著,没有太多可以道于人知的故事,因为恋爱不是拍电影,千回百转,九曲十八弯的故事与大多数人无关,它们只是在透明的水里投下的一米阳光,温暖着平静的生活。

我们所执著的是那些真实的欢愉,它们平凡却点点滴滴的融入了最美的青春年华,谁敢说每次都会爱得寻死觅活?但是谁又说爱过后不会刻骨铭心?

年少时的永远就是这么容易实现,牵着手走过披着夕阳的林荫小道,暖暖的金色,长长的身影,觉得这样的相守就是天长地久,寒来暑往,争执吵闹,咬牙切齿的分手,以为老死不相往来,最终又合好如初。

即使在最绝决的时候,年轻的孤独袭上心头,无处可逃的悲凉只能说与他听,半夜响起的铃声,叮叮咚咚在耳畔重复。再浓的睡意也驱逐开去,听我说着没有重点的烦恼,象夏夜的风无方向地吹,直到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一条短信在手机里宠溺地说,小猪,又睡着了。

于是,在恋爱的季节里,无所畏惧。

渐渐的走远了,扎进这个只有欢笑却没有欢乐的俗世中,优雅地笑,客气地拒绝,象只装了启动的玩偶,表演出各种讨人喜欢的姿态。白天如流水般寂寞,于是,象迷恋爱人一样迷恋夜的黑,脑海里时时浮起一幕,梳着一丝不苟的爱司头的女子,怀揣着不为人知的爱恋,着一身淡雅旗袍摇曳在流金岁月里,波澜不惊地老去,心无所归,亦不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