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微博论“医患关系、医生地位”时说:


新快报讯记者 陈杨报道


中国医患关系至此,可否在医院设安检门?医生能不考虑效益,单纯为病人看病吗?医生是弱势群体吗?昨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做客一健康网站微博与网友谈“医患关系”,直言医患关系紧张除制度问题外,还存在沟通与理解的不畅,若医院设安检防医患矛盾,那就是社会的悲哀。


医院设安检防医闹是种悲哀


3月下旬,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起患者拿刀砍死实习医生的血案震惊全国,不少网友认为此事让原本就紧张的医患关系更是绷紧了弦,一触即发。此前,东莞也曾出台过医院保卫室可配钢叉、催泪剂等攻击性装备对付“医闹”的规定。


网友“宠物狗卡卡”在昨日的论坛中向廖新波提问:“美国在医院门口设置安检,中国的医患关系至此,您认为目前中国国情下,是否可以在医院门口也设置安检?”廖新波对此回应了一句:“哈哈,总比配钢叉和戴钢盔‘文明’多,挨打就挨打,不至于命也没有!”


事后,廖新波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那只是一句无可奈何之下的“幽默开涮”。“其实美国的医院设安检只是参照机场的模式,主要是用来预防恐怖袭击事件的,而不仅仅是针对医患矛盾。”廖新波说,“如果我国医院设安检是用在防范医患矛盾事件,那就显得苍白和悲哀。”


医患如同恋爱不必你死我活


有网友站在医生角度抱怨医生处境差,地位低。这一点得到了廖新波的肯定回应:“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远远不及非洲!非洲的医生是公务员,也很受民众的尊重!”


廖新波以两个最新调查数据向新快报记者侧面佐证自己的观点:今年国内某机构做了一项“十大行业毕业生就业最初工资”的排行,前十名没有临床医生这个行业,医学毕业生的平均最初工资只有2400多元;而另一项美国的调查显示,在“美国最让人信赖的十个职业”中,护士排第一,药师排第二,医生排第三。


“其实医生和患者没有绝对的强者与弱者,都是在一定的环境中表现出来的!在医学上,医生是强者;在医疗纠纷处理上,医生是强者;但是在医生社会地位上,在劳动报酬上,在政策环境下等等,也许是弱者!这种弱者是与同一个知识层次和与国外的同类相比”,廖新波表示。


“现在经常有患者反映排队时间那么久,看病时间那么短。其实不是医生不想花时间看病人,而是环境和形势不允许。”廖新波认为,医患关系如同恋爱,双方都是把病治好为己念,本应很恩爱。医患不和谐无非就是不理解、沟通不好,根本扯不上“你死我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