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快艇事故驾驶员事发后拒绝搜救

4月5日和6日,扬子晚报连续追踪报道了4日中午发生在苏州太湖的快艇惨剧。昨天,一段目击者拍下的视频显示,事故发生后,快艇驾驶员曾拒绝搜救。据了解,出事快艇的驾驶员今年40多岁,原先驾驶大船,10年前自购快艇在太湖边做起生意。据海事部门的初步调查,该船老大营运资质齐全。


视频显示


快艇驾驶员事故发生后曾拒绝搜救


昨天,江苏卫视播出了一段事故现场目击者拍摄的视频,视频的内容让人震惊。视频显示,当事故快艇开到岸边后,有学生发现船上少了人,苦苦哀求快艇驾驶员能否回头去找人,但快艇驾驶员否认快艇上少人,拒绝搜救。以下是学生和快艇驾驶员的几段对话:


学生:“我们少了一个人,有一个人可能掉下去了。”


快艇驾驶员:“没有没有,肯定没有。”


学生:“求求你们开一圈,去找一下好不好。”


过了20分钟,人们发现船上不止少了一个人,而是少了两个人。更不幸的是,两个失踪的大学生随后也确认不幸身亡。江苏卫视主持人评论说,如果早一点警醒,早一点搜救,或许事情的发展会走向另一个方向,但现在所有的假设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而扬子晚报记者随后采访到了当天也曾搭载交大学生的一位快艇驾驶员。4日中午,到苏州踏青的上海大学生们分3批乘坐快艇开赴石公山。快艇驾驶员秦海平和另外一名同行驾驶着游艇走在前面,出事快艇驾驶着最后6名大学生在后面跟着。“砰的一声巨响,我回头一看,船开过来,顶没了。”秦海平回忆说,事故发生后,他看到一个学生倒在中间,一个躺在走廊里,加驾驶员船上一共6个人都不同程度地被撞受伤。“还有2个掉水里了,但当时没有发现。等到游艇开到不远的码头靠了岸,点名的时候才发现少了2个人,船里还留下了他们的包。”秦师傅说,当时满船的鲜血让他终身难忘,随后,游客、驾驶员等自发组织起来,一起救人。


记者问大学生游客是否都没有穿救生衣?秦海平表示,当时没注意到是否穿了,当他下去救人的时候,抱起的大学生的确没穿救生衣。如果穿了橘红色的救生衣,可能落水的2个大学生也就能提早被发现。出事快艇受轻伤的大学生彭梓峰告诉记者,在他们上船的时候有人想去穿救生衣,但被船老大拒绝了,说“没事的”。


责任认定


快艇的管理公司将负主体责任


太湖快艇撞船事故发生已经有三天了,此次事故的具体原因是什么?责任方是谁?将如何对遇难学生家庭进行赔偿?这些问题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苏州市吴中区宣传部负责人表示,相关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包括船老大是否存在“酒驾”,以及对遇难家属的赔偿问题,相关工作都在进一步沟通商议中。


据了解,出事水域水深在2.2米—2.5米之间,两货船之间的牵引方式存在一定问题,警示标志不明显。往返西山岛和三山岛之间的快艇并没有明确的航道规定,具体航道由船老大自行选择。苏州海事局局长助理周保清表示,“事故的主体职责是苏州太湖旅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快艇的管理公司),跟它内部人员的一些规章制度是否落实到位。同时我们可能对严重的违法行为进行行政处罚。”


4月6日中午,事故中遇难的兼职导游吴佳宜的灵堂里,有朋友陆续赶到苏州悼念,为昔日的挚友送行。王坤是吴佳宜的朋友,5日得知噩耗的王坤十分震撼,前一夜几乎没睡连夜赶路,昨天一早才赶至苏州,为的就是来见好友的最后一面。


“小宜是个很爱笑、爱旅游的女孩,对世界有着一种天然的乐观,和她在一起你根本不会感觉到阴暗面的存在。她很爱旅游,也是因为这个兴趣在假期做兼职导游。”王坤介绍,他和吴佳宜是在江西支教的时候认识的,在灵堂里摆满了悼念的花圈,其中有一个就是吴佳宜之前在山西支教的学校玉山县樟村小学托人送来的。综合江苏卫视


有船老大爆料


事发时海监船船员在三山岛上吃饭


随着两名失踪交大学生的遗体被找到,搜救工作已经结束,太湖湖面恢复平静。但对于事故责任的调查和追究才刚刚开始,目前依然有很多疑团没有解开。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快艇船老大向记者爆料,事发时原本应该承担监督责任的海监船的船员却在三山岛上吃饭。


多位船老大告诉记者,事发时原本应该在太湖上承担监督责任的海监船,为何没有发现大船通过缆绳牵引小船的危险情况,原因竟然是海监船上的管理人员去三山岛吃饭了。


事故发生时是中午12点45分,正好是午饭时间,根据多位目击者描述,当时三山岛到石公山码头的快艇超过60艘。而此时,那艘大船拉着小船进入出事地点附近,缆绳上只有一只救生圈作为警示标志,在烈日下救生圈很难被发现。这时,海监船本应该通过高音喇叭提醒牵引船以及快艇注意避让,或许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但遗憾的是,当时并没有人看见海监船。据新闻晚报


揭秘


一张快艇牌照值六七万


业者呼吁开辟游船专用航道


目前搜救工作已经结束,但还是留下一大堆的疑问和惶恐。太湖快艇究竟是如何管理的?快艇服务业内究竟有哪些“潜规则”和“钱规则”?记者近两日在西山、东山深入采访多个快艇船老大以及快艇管理部门后发现,虽然苏州对快艇的管理比较严格,但本次事故还是暴露出亟需改进的问题。


苏州海事部门已经确认,造成本次事故的快艇和驾驶员都是持证上岗的。驾驶员凤某目前被公安机关控制,西山这里的农家乐老板都认识他,凤某今年四十多岁,家住在离石公山码头约3公里的石公村梧巷内,因为位置偏僻,没有条件开农家乐,只能靠务农和开快艇为生,生活水平在当地算是相当拮据的。凤某还有一个没有结婚的儿子,熟悉他的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儿子是他最大的心事,所以要拼命挣钱给儿子娶媳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凤某有喝酒解愁的习惯。”


凤某的快艇是自己花9万元左右购买的日本货,西山这里的快艇经营模式类似于出租车公司,都要挂靠在苏州旅业发展公司,每年上交8000元左右费用,并由海事部门统一检验和颁证。


苏州海事部门对快艇牌照的管理很严格,主要体现在对数量的控制上。记者采访后了解到,目前在出事的石公山到三山岛的太湖范围内,差不多有100张左右的快艇牌照,其中石公山景区60张、太湖大桥20张、明月湾景区10张、林屋洞景区10张。


目前新的快艇牌照很难申请,如果有人想要经营快艇业务,只有通过其他船主转让,记者采访多位拥有自己快艇的农家乐老板后确认,在西山这里,一块快艇牌照转让费为6万到7万元,超过上海车牌价格。


100张快艇牌照中,40张左右是农家乐自带的快艇,农家乐老板购买快艇,大多是为了给店里的客人提供方便,接送他们往返几个景点,“这样的快艇都不是为了挣钱”,一位经营农家乐的陆老板告诉记者,“一个人收10元,一艘艇坐8个人,能把油钱和人工挣回来就行了。因为拥有快艇已成了西山、东山的农家乐有档次的象征,如果店里没快艇,客人就不来住了。 ”


本次事故暴露出的最大问题是太湖的航道管理。事故地点位于一条主航道附近,多年来都是快艇、游艇和货运船混行。记者采访多位船老大,他们都表示诱发这次事故的大船拉小船现象,在这里并不罕见,“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艘大的货船或是沙船通过绳索拉小船,其实就是为了帮小船省油。我们开快艇碰到这种情况,一般都选择绕过船尾,不会像凤某这样从中间冒险开过去。”一位快艇驾驶员说。海事系统一位专业人士向记者介绍,太湖航道是重要的内河航道,而像这种具有经济作用的航道,一直是货船和旅游快艇混行,不像世界一些发达国家,有专门供游船使用的航道。


警钟


未穿救生衣耽搁救援时机


学校系统化安全教育待健全


北京理工大学社团被困猫耳山、复旦大学学生被困黄山、广东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旅游大巴侧翻,一件件令人揪心的大学生旅游安全事故还令人记忆犹新,今年清明,随着花季少年们生命的逝去,上海交通大学的一支大学生春游队伍付出了沉痛代价,再一次敲响安全教育的警钟。


根据调查,在这起游艇撞击事件中受伤的上海交大学生称,出事快艇上的人员并没有穿救生衣。在事故现场负责处置的上海交大校长助理纪凯风表示,不管船主是否提醒,但大学生游客忽视了安全意识,这一结果耽搁了对溺水者的救援时机,给搜救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



1996年初,国家教委、劳动部、公安部、交通部、铁道部、国家体委、卫生部联合发出通知,决定建立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制度,将每年3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一,定为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2004年,北京林业大学首先把安全逃生作为一门课程开设,此后一些高校也相继将安全课和其他课程一样记入学生成绩册。不久前,上海市教委表示将在义务教育阶段全面引入安全课程体系,并建立中小学生安全实训中心。


我们的校园并非没有安全教育,但一次次的安全事故值得反思,我们的安全教育效果如何?大家的安全意识如何?一位老教育工作者感慨,我国至今没有一套系统的、科学的、从小学到大学的安全教育课程体系,学校平常有交通、消防等方面的安全教育,但多半是零散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