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墙 》


--- 舒婷



我无法反抗墙

只有反抗的愿望


我是什么?它是什么?

很可能

它是我渐渐老化的皮肤

既感觉不到雨冷风寒

也接受不了米兰的芬芳

或者我只是株车前草

装饰性地

寄生在它的泥缝里

我的偶然决定了它的必然


夜晚,墙活动起来

伸出柔软的伪足

挤压我

勒索我

要我适应各式各样的形状

我惊恐地逃到大街

发现同样的噩梦

挂在每一个人的脚后跟

一道道畏缩的目光

一堵堵冰冷的墙


我终于明白了

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

我对墙的妥协,和

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


[赏析]青年时代记住的句子,到了中年,依然刻骨般明晰。感谢女诗人舒婷,他以女性的细腻,和诗者的先知,记录下了一段自我心灵的轨迹。给无数昏聩的心灵,带来震撼和启迪。个体的激荡,引来集体长久的共鸣,不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