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勒死妻子岳母:我想不通她们为什么不带小孩(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5 265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469/14698406.jpg[/img] 法院大门前,张祖凉的亲属怀抱着失去母亲和外婆的孩子。 [img]http://img4.itiexue.net/1469/14698408.jpg[/img] 张祖凉的母亲,在他三四岁时已出家。记者黎旭阳摄 男子夺妻子岳母性命 昨过堂时哭诉两死者拒绝照顾儿子因为“不跟她们姓” 去年7月,广州天河车陂发生一宗“双尸命案”,41岁的潘某和23岁的女儿婷婷被电线套住脖


男子勒死妻子岳母:我想不通她们为什么不带小孩(图)

法院大门前,张祖凉的亲属怀抱着失去母亲和外婆的孩子。



男子勒死妻子岳母:我想不通她们为什么不带小孩(图)

张祖凉的母亲,在他三四岁时已出家。记者黎旭阳摄


男子夺妻子岳母性命 昨过堂时哭诉两死者拒绝照顾儿子因为“不跟她们姓”


去年7月,广州天河车陂发生一宗“双尸命案”,41岁的潘某和23岁的女儿婷婷被电线套住脖子挂在楼梯上,头破血流,双双死亡,而凶手竟是婷婷的丈夫张祖凉!


昨日,张祖凉被控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过堂受审。庭上,张祖凉称案发前已与妻子分居,痛下杀手的原因是妻子和岳母不愿带小孩——这令自幼失去母爱的他很是“想不通”。


文/记者林霞虹


昨日,广州天河车陂“双尸命案”在中院过堂,凶手张祖凉被控故意杀人罪。


凶手从小母亲出家


昨天上午,被告人张祖凉的十多位亲属都赶来法院旁听案件,其中有他的父亲、70多岁高龄的奶奶、哥哥、叔叔和几位姑姑。前来旁听的亲属中,还有一位尼姑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她就是张祖凉的亲生母亲,在他三四岁时出家了。


当法警将身材瘦弱的张祖凉带上法庭时,张祖凉的多位亲人忍不住掩面悲声哭泣。


公诉机关指控称,张祖凉和妻子婷婷产生矛盾后分居。2011年7月20日上午,张祖凉从其租住处到妻子婷婷和岳母潘某位于车陂玉田大街三巷的出租屋。因照顾小儿子的问题,张祖凉和妻子婷婷、岳母潘某发生冲突。双方推打期间,张祖凉用水管钳连续击打婷婷和潘某的头部,又用电线分别套住两人的颈部悬挂,致两人机械性窒息死亡。事后,张祖凉带着儿子逃离现场。案发后第二天,警方在广东省封开市的大巴上抓获张祖凉。


事前已与妻子分居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张祖凉都当庭认罪,声音细如蚊子。原来,今年30岁的他来自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农村。在他只有三四岁的时候,亲生母亲便出家为尼,他和哥哥由奶奶一手带大。


2009年腊月,张祖凉与比他小6岁的同村女孩婷婷结婚。生了孩子后,夫妻之间出现了裂痕。在张祖凉看来,这与岳母潘某有莫大的干系。“她很势利,嫌弃我没钱。”


在来广州前,张祖凉在江西跑长途。去年,因妻子到广州打工,张祖凉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妻子音信。“对于我来说,她相当于失踪了。”4月底,张祖凉辞工赶到广州想与妻子团聚,随后他们夫妻与孩子、岳父、岳母及小舅子住在案发的那间出租屋。妻子婷婷在一家沐足店当服务员,他则在外面打零工。


然而,张祖凉的到来,并未缓和与妻子的关系,每晚他只能睡在地板上,实则已与妻子分居。后来,他在外面租了一间房,想把孩子和妻子接出去住,岳母予以阻拦,妻子也没有同意。无奈之下,张祖凉便自己搬了出去。


谈到“育儿”突然痛哭


关于孩子由谁来带的问题,成为凶案的导火线。


“我想不通,她们为什么不带小孩!”说到这里,一直低头小声说话的张祖凉突然抬高音量,抱头痛哭。张祖凉说,他那时候在外面打工,白天无法照看才八九个月大的儿子,便请求岳母和妻子带小孩。晚上下班,他便将孩子接回来自己带。但岳母和妻子始终不愿意带小孩,还说“小孩不跟她们姓”。


“我给她们跪下求她们带小孩,我也找过居委会,找过派出所,找过司法局,就是想让她们带小孩……”张祖凉痛哭失声。“我想不通,小孩生病发烧,她也不送去医院看,一定要我去送,我在外面上班,赶不回去,她也不送,我赶回去发现,她们真的没有送啊!我想不通,她们怎么这么忍心……”


曾表示愿出抚养费


据张祖凉在公安机关接受询问时的交代,妻子曾经向他提出过离婚,但当地民政局调解后认为小孩太小,建议别离。他认为,妻子是想将来改嫁,带着小孩不方便。他虽愿意带小孩,但因白天要上班,所以希望岳母和妻子帮忙带孩子,花的钱他可以出。来广州后的两个多月,他曾给过岳母八九百块钱。


案发当日早晨,张祖凉又将儿子抱去妻子和岳母家,他再一次遭到了拒绝,岳母把门堵上,说要出门就必须带走小孩。张祖凉说,争执中,岳母和妻子都过来打他,他便从楼梯下捡起水管钳……


行凶后,张祖凉抱着孩子,回住处带了一包小孩的衣服,奔向中山。在中山他对姑姑说,自己与妻子打架了,让姑姑照看孩子,随后坐上通往广西的大巴。姑姑担心出事,打电话叫人通知婷婷的弟弟回家看看。下午4时许,婷婷的弟弟回家,发现母亲和姐姐已经死亡。


死者亲属:提出民事索赔希望“斩立决”


凶手律师:妻子未尽母责岳母挑拨离间


婷婷的弟弟向法院提出了民事索赔,他的律师解释说,他们提起民事赔偿的目的,并非是要拿多少钱回来,而是想在法庭表达严惩凶手的意愿,希望凶手判死立即执行。


对此,张祖凉的律师说,张祖凉的家人愿意卖掉房子凑钱赔偿。但被害人对矛盾的激化具有相当程度的过错。张祖凉的妻子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张祖凉都已经包容了,但是她还不尽做母亲的义务。而他的岳母,不但不教育女儿,反而从中挑拨,也具有相当程度的过错。而且,“希望在小孩已经没有母亲的情况下,不再失去父亲。”


庭审结束后,张祖凉的母亲满面泪痕:“阿弥陀佛,我是出家人,说这些话不恰当,阿弥陀佛,他们是想要祖凉的命……”


张祖凉哥哥说:“我也有责任,当初他说想离婚,是我阻止了。我们从小就失去了母爱,经常被人说我们是没妈要的人,我们一直都很自卑,我不想他的孩子也失去母爱。弟弟也是这种想法,但到头来,结果却反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