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墓

红鳟 收藏 4 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趁清明假期连续写了几天书,进展比预想得慢,倚马可待的日子越来越远,最后可能连记忆都会不清了。人生就是这样,只有走过才知没那么遥远。小时候看大人风风火火地进出,以为那样的日子离我们早着呢,谁知转眼自己连风风火火的日子都快没了呢!


今年春天来得迟缓,像一个老人走走停停,让人揪心般地等待。每年扫墓的日子都春暖花开,父亲墓地连片的杏树满树白中透粉,煞是好看。每次看见杏花我心中都会有几分慰藉。父亲爱花,能养的花都试着养过了,养过能开的花都开过了。杏花桃花家中自然养不了,想看它们开只能待春天郊游。为父亲选墓地时是冬季,也没注意这漫山遍野的杏树,谁知每年扫墓时正值杏花盛开,桃花欲放。怪不得杜牧《清明》诗中说牧童遥指杏花村呢!


今年天冷,杏花未开,美中不足。父亲走后十多年里这好像是第一次,人生如意或不如意都是天意。杏花未开,墓依然要扫,摆上父亲爱吃的点心水果,老婆特意沏了一杯父亲老念叨的速溶咖啡,弟弟还为父亲点上一支烟,我照例把我为父亲写的碑文默读一遍,也不知和父亲说点儿什么。


我一个人默默走开。墓地越来越壮观,也算人丁兴旺,我依次看着各家的碑文,有点儿感慨。有百龄尊者,立碑乃家族的荣誉;亦有几岁幼童,父母泣血而立,连扫墓的供品都是儿童装的食品;还有妻为夫,夫为妻的无尽怀念,让人生在此成为哲理。人生起点是父母给的,终点是上帝给的,这两件事没有选择。若心里有什么事不平衡,到墓地看看,也许一切都会释然。


2012.4.4清明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