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山东省长姜大明在全省政府系统调研工作会议上,要求官员下基层调研时做到“走出去、沉下去、钻进去”,还给调研官员支招:“在下去调研时,不要暴露官员身份,可以说自己是报社记者,这样才能了解很多真实的东西。”


本以为,净化记者执业环境,健康记者从业队伍,会被提高到政策层面或法律层面。谁知道,突然冒出一个省长从中搅局,这不是标准的坑爹(记者)吗?记者这个队伍,在N年前基本不受老百姓待见,那是因为他们只说假话,不说人话。为改变这一负面形象,记者队伍从当初的事业编制,成了标准的职业生涯。这其中,都市类报刊、新型媒介起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可是,冒充记者被省长广而告之,这个队伍岂能健康成长?


从中央到地方,那个党报党刊不是凌驾于百姓头上,纵横在大江南北?君不见,地市级党报党刊记者下去采访,有几次不是科局级领导作陪?省部级报刊又何尝不是如此?厅处级领导溜须拍马,插科打诨忽悠尔等。国家级党报党刊,省部级领导何不是兴师动众,耀武扬威?究其原因,他们来自上层,不仅是媒体,而且是钦差。掌握着地方命运,恰好被赋予的特权正好可以制约尔等庸碌之辈。内参,正是这些党媒记者的上方宝剑,是进是退,一支笔便起到决定性作用。这样的队伍,老百姓岂能喜欢?渐行渐远的记者团体,老百姓避之不及。才有了:“防火防盗防记者”这一可笑的现象。


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随着改革开放的力度扩大,党报党刊逐渐失去了受宠的待遇,官员爱他们,百姓却恨之入骨。反而,来自都市类媒体的记者受到了老百姓的欢迎,因为他们属于边缘传媒人,无保障、无健康、无官保,只有百姓身边事、利益事才是他们所看重和关注的重点。日益萎寐的声誉,在日复一日的付出中,逐渐得到了百姓的拥戴,记者也成为了一个响亮的词语。在这样的影响之下,官员却成了人人喊打的群体,这是为什么?


官员要了解实情,却要假冒记者,这不仅是笑话,更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声誉,被官员如此这般的糊弄,“记者”这个称谓迟早被践踏,被摧毁,姜大明省长是何等的毒辣,何等的阴险。官本位思想,导致官员怕记者,百姓爱记者。如此一假冒,谁知道这些官员会干出多少啼笑皆非的坏事?又有谁能保证贪婪无耻的家伙,不会借这个身份敲诈勒索,坑蒙拐骗?长此以往,记者队伍就会被一帮孙子给废了,同时官方就有借口再次封杀这一系民爱国的记者团体。您说,这难道不恐怖呀?


虽然,姜省长的本意是好的,了解实情,解决问题。可是,您让您的下级冒充这可不恰当。俗话说得好,身正不怕影子歪,站走坐行都自然。只有提高官员队伍的基本素质,职业素养,方能有效的解决存在的问题,不然,就是冒充联合国的身份,也枉然。


笔者以为,坚决制止这种表面行为。同时,建议全国媒体机构,特别是都市类、社会类媒体。发布通告:除本报记者持采访证件以为,以介绍信等其它身份证明文件执业,否则,均视为假冒。反正,不能让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毁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声誉。

(荒唐的省长,既然知道官员的声誉不好,还要手下的做出成绩冒充记着,该考虑怎么改善官员在民众中的诚信度,而不是用其他身份来掩饰官员的无能或者公信度低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