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暴打4岁女儿致死 称只是教育用过度(图)

fengyimin 收藏 0 189


父亲暴打4岁女儿致死 称只是教育用过度(图)

徐文辉在法庭上痛哭。


捆绑女儿双手用烟头烫其手掌心



用防尘布和纸塞住女儿嘴巴差点致其窒息



掌掴女儿脸部致其头部重摔在地昏迷过去



事发去年8月 该案昨开庭审理



父亲辩称“只是棍棒式教育用得过度”



“狼爸”痛悔:



“如果能一切重来,我一定不会对女儿采取那样的教育方式。”



“我不会告诉儿子这一切,我怕他知道后就不认我这个爸爸了。”



“我打她用的铁丝,都是用一条胶布包裹着的,这样就不会太疼。再说了,打在她身,痛在我心啊。”



徐文辉:



如果能一切重来……



4岁便走到生命终点的小茹,只是在出生后的7个月里曾经与父母相处,此后便一直都在老家生活——直到4岁,才有机会到东莞与父母团聚,属于典型的留守儿童。



“我就是不希望女儿继续做留守儿童,也希望她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才决定把她接到东莞。”



“如果能一切重来,我一定不会对女儿采取那样的教育方式;如果我出去以后,儿子还能认识我,我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徐文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无比懊恼,“但我不会告诉儿子这一切,我怕他知道后就不认我这个爸爸了。”



案情回放



先捆绑烫手掌心



后打脸使头撞地



据公诉机关指控,小茹此前一直跟随外公、外婆在老家生活,徐文辉夫妇则一直在高埗镇的一家工厂打工。去年6月上旬,徐文辉将小茹接到高埗镇三联村的出租屋中一起居住。



小茹到东莞仅仅两个月后的去年8月15日,徐文辉的妻子胡红美(化名)下班回到家中,发现小茹将摆放在阳台橱柜里的多种调味料搅拌,还不停把搅拌后的调味料往嘴里送。胡红美就用一条铁丝打小茹的手掌,后来还将此事告诉了徐文辉。



徐文辉听后非常生气,将小茹的双手捆绑,并用烟头烫伤其手掌心。小茹被打、被烫后大声呼救,徐文辉此时竟不仅不停手,还用防尘布和纸张塞住小茹的嘴巴,直到看见女儿呼吸困难,徐文辉才取下防尘布和纸张。



恢复呼吸后,小茹呕吐不已。徐文辉见状,强令小茹直接用手清理呕吐物,小茹只好用双手端起呕吐物走向洗手间。此时,暴怒中的徐文辉竟又用手向小茹的脸部打去,小茹头部重摔在地。摔倒后,小茹便昏迷过去。



徐文辉夫妇见状,立即将小茹送高埗医院抢救,但小茹还是在当天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小茹是由于钝性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



本报讯 (记者钟达文 通讯员廖蔚摄影报道)“如果还有机会,我绝对不会对女儿用这种教育方式。”34岁的四川男子徐文辉昨日在法庭上不断痛哭。去年8月15日,徐文辉仅因为一些生活琐事,就在盛怒之下对自己4岁的亲生女儿痛下狠手,将女儿小茹推打倒地,小茹头部摔到地上后昏迷,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昨日,这起父亲对女儿的故意伤害致死案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徐文辉辩称,自己只是“棍棒式教育”用得过度了,不能算是“故意伤害”。



辩解:只是“象征性地打了女儿”



徐文辉昨日在法庭上表现悲痛,在陈述中多次痛哭流涕。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徐文辉则表示,自己当时只是“象征性地打了女儿,她跌倒在地也可能是为了躲闪”,而捆绑其双手、用烟头烫等行为,也都只是为了让小茹不要“再乱翻家里的东西”。



“我真的没有理由要故意打伤甚至打死她,出事前两个月我们才把她接到东莞,难道就是为了把她打死吗?”徐文辉说。



徐文辉的代理人名道律师事务所律师龙春华则认为,死者小茹在倒地以前就已经喝了很多辣椒水及其他调味料,其肺部也有受损,这对于小茹的死亡有加重因素,因此小茹的死并不一定完全由父亲徐文辉造成。



另外,龙春华还表示,徐文辉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良好,在事后也有对小茹积极施救,应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不过,检察机关则不赞同“徐文辉有自首情节”的观点。



内情:父亲长期打女儿



事实上,小茹被父亲殴打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徐文辉在高埗镇三联村出租屋的邻居均证实了这一点。



其邻居杨先生表示,徐文辉不时就会拿一根长约30厘米的棍棒打小茹,还经常看到小茹的手脚被绑。而小茹平时的脸部、手部、背部和腿脚处都有瘀伤,有时候手掌甚至会出现肿胀,或者“一块青、一块紫”的。另一名邻居也表示,曾经看到小茹被父亲罚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还不时会听到小茹呼喊“爸爸,别打了”、“我不想死”等。



徐文辉昨日在法庭上也承认,自己确实经常打女儿,“一个星期大概都会打两三回”。有一次,小茹偷吃生馒头,还被徐文辉用烟头烫了嘴唇。



徐文辉说:“她实在太调皮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据徐文辉回忆,女儿小茹经常翻家里的东西,“我还有一个儿子,也在老家生活,他就是因为乱翻家里东西而不慎把手指弄断了,我不希望女儿重蹈他的覆辙。”



徐文辉哭着对记者说:“我打她用的铁丝,都是用一条胶布包裹着的,这样就不会太疼。再说了,打在她身,痛在我心啊。”



“狼爸”:小时候爸妈也常打我



办理此案的检察官称,徐文辉夫妻白天都要上班,家中无人照料小茹。



在此情况下,这对父母竟然就将小茹单独锁在出租屋内。有时候为了管教小茹,他们甚至会用胶带或者绳子绑住小茹才去上班。有时候因为夫妇两人无暇做午饭,还会在前一个晚上就做好绿豆粥,作为小茹第二天的午餐。



徐文辉则一脸痛苦地向记者说,他们夫妻真的是没有太多时间照料小茹,只好一味地采取“棍棒式教育”:“在我小时候,我爸爸妈妈也是经常打我,我就以为这种方式可行,但我忽略了她只是一名4岁的孩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