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仁义 收藏 30 20745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469/14696739.jpg[/img] 装甲兵总监兼陆军总参谋长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装甲兵大将) 1888年6月17日—1954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三大名将之一,著名陆军战术“闪电战”创始人。 [img]http://img6.itiexue.net/1469/14696742.jpg[/img] [img]http://img8.itiexue.net/1469/146967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装甲兵总监兼陆军总参谋长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装甲兵大将

1888年6月17日—1954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三大名将之一,著名陆军战术“闪电战”创始人。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888年6月17日,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古德里安在维斯托拉河边的库尔门地方出生了。他的父亲菲特烈·古德里安是第二波美安里亚轻步兵营的中尉,而他的先世只有地主和律师两种职业。

因为他父亲是个职业军官,于1891年调驻阿尔萨斯州的柯尔马。6岁那年。他就在那里入学读书了。到1900年,他的父亲又调驻柏林州的圣阿伏德。这个地方小,没有高级中学,所以家里就必须将他送到一个可以寄宿的学校里去。因为当时他父亲的收入很有限,所以他父亲希望他的两个儿子都以军人为职业,因此他父亲就把选定军官学校作为他们的升学对象。1901年4月5日,古德里安就和他的弟弟一起进入了巴顿地方的卡尔希鲁赫军官学校,一直到1903年4月1日,古德里安才转到柏林附近的学校——大里希特场的中央军官学校去学习军事。1907年2月,古德里安毕业了。他被分配到驻在罗林州,比特赫的第十汉罗福里亚轻步营当见习官,而这个营的营长又恰恰正是他的父亲。这个意外的好运使古德里安在离家6年之后,又可以暂时享受一下家庭生活的快乐了。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907年4月至12月间,在梅兹又一次参加了短期军事训练,于1908年1月27日,正式授予少尉军衔。从此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为止,他都过着一个很愉快的低级军官的生活。1909年10月1日,他们的轻步兵营被调到汉罗福省,去担任驻防的工作。在那里他与玛加丽特哥尔尼姑娘订了婚,经过4年的浪漫恋爱生活之后,他们于1913年10月1日才结婚。自此以后,玛加丽特哥尔尼就成了一直与古德里安同甘共苦的贤内助了。但是他们新婚的快乐很快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所代替。从1914年8月2日起,以后的四年中,他只回家过一次渡过一个短短的假期。他上前线后不久,他们有了第一个儿子。

不幸的是战争开始不久,古德里安的父亲就去世了。这对他来说既是个重大的打击,又是个不小的损失。因为古德里安一直把自己的父亲当作是自己塑造典型的军人和完整的人性方面的楷模。古德里安很为自己是位军官的儿子而感到高兴和自豪。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古德里先后历任电台台长,团部参谋以及营长等职。并参与过凡尔登战役和索姆河战役。

虽然古德里安出身于轻步兵,但是却命中注定地一直与“摩托化”问题发生密切关系。1922年1月,古得里安意想不到地被调往国防部运输兵监察处担任参谋。正是在这里古德里安开始了坦克与装甲兵作战理论。

1922年4月,于慕尼黑第七摩托化运输营实习数月后,古德里安到柏林向柴希维兹(Gen. von Tschischwitz)将军报到,然而古德里安获得的工作不过是研究摩托化运输的各种问题,而不是他所期盼的如何运用为作战部队。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在踏上这个技术性军职的生涯后,古德里安只好奋力寻找出路。在经历了有关用摩托化车辆运输军队的计划后,他意识到了摩托化部队的实用性并全心投入该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受凡尔赛条约约束,不得拥有超过100,000人的军队,莱茵河以东50千米不得设防。因此,倘若新的战争发生,德国无险可守。古德里安认为,德国必须依赖机动性防御,而机动战中又需要对运输部队进行保护,进而引起对装甲车辆的需求。在与军中相关专家讨论和研究英国同行如富勒、李德哈特的著作后,古德里安学会了装甲兵的集中运用并因在军事刊物中发表相关文章而出名。

1925年,古德里安陪同运输兵总监纳兹美尔(Col. von Natzmer)参观军事演习时,向运输兵总监建议在将来可以把摩托化部队由勤务兵种转变成战斗兵种时,这位总监却很粗鲁地回答到:“见鬼,什么战斗部队!它们只配装运面粉!”

1929年夏季演习中,虽然古德里安构想的装甲兵概念被拒,但是数月后却有机会出任第3摩托化营营长。在这里,他集中全力进行各种训练,然而摩托化运输仍然受到相当多的阻力,甚至连与同区其他部队演习也被拒。随后,古德里担任新总监鲁兹将军的参谋长,并与骑兵派系发生激烈的冲突。最终为摩托化部队赢得一席位置。之后,他便着手装甲兵的装备,训练和战术制定等问题,经过古德里安多方奔走,并在希特勒的直接支持下进行开发后,小型坦克1号坦克(Panzer I)面世并于1934年投入使用。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种原本作为训练之用的小型坦克一直都是德军装甲兵的标准装备。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939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古德里安担任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辖下的第19装甲军军长(含第3装甲师),9月1日参加了波兰侵略战。第19装甲军作为德国南方集团军的开路将,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在随后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里,古德里安和保罗·路德维希·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的装甲军的高速前进就使战术落后的波兰人陷入重围,德国步兵所起的作用就是俘虏包围圈里的敌军。在会战开始1个月零1天后波兰侵略战结束,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在整个战役中只阵亡150人,受伤700人。

古德里安于此役中首次实现了他装甲兵作战的战术理念,即在合适地形的战术方向上,以装甲集群作为火力,机动与防护三位一体的突击手段,集中于敌防线的某1点进行突破,成功后即向敌纵深迅猛发展,致敌无法重整集结,以再次构筑防线。在他的个人回忆录中,他不无骄傲地声称,他很有可能是人类战争史上第1位坐在装甲指挥车中利用无线电指挥部队,并随同1线战斗部队一起冲过敌人防线的高级指挥官。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940年5月,古德里安参加法国战役,并且再次成为攻击矛头-担任A集团军辖下第19装甲军军长。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的建议下,希特勒赞同并采纳了这位时任A集团军参谋长的攻击计划。计划中德国人将主要攻势从右翼费多尔·冯·博克上将率领的以比利时北部列日地区为攻击目标的B集团军转移到了中央地区的A集团军手中。并以阿登山脉-这个被认为是机械化部队无法通过的地区为突破口。他的第19装甲军仅用两天时间便成功穿越了阿登山脉110千米长的峡谷地带。在战役中优异的表现也令古德里安重塑了以往被认为只会纸上谈兵的印象。他的进攻速度不仅令对手,甚至他的上级格特·冯·伦德施泰特和希特勒都胆战心惊:在渡过马斯河后,古德里安就不再将坦克当自行火炮使用,而是尽可能地发挥其高速特性向纵深地区运动,从色当直到滨海的阿布维尔、 格拉夫林, 完成了1个举世震惊的巨大包围圈。这个包围圈把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所有盟军都装进了口袋。在行军期间古德里安的部队甚至没有时间俘虏敌军,而是通过扩音器大叫:‘我没有时间俘虏你们,你们要放下武器并且离开道路以免阻碍我们前进。’以此他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的最快的进攻速度,即在不到6天的时间里他的装甲军长驱直入400多千米横贯法国,将坦克开到了大西洋岸边。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希特勒决定以三个集团军群对苏联发动迅速的攻击战-他们分别是勒布元帅所率领的北方集团军群;博克元帅所率领的中央集团军群以及格特·冯·伦德施泰特元帅率领的南方集团军群。古德里安则是隶属中央集团军费多尔·冯·博克元帅辖下的第2坦克集群司令。

7月9日上午分管第2装甲兵团的第2集团军司令克鲁格元帅因为听说准备强渡第聂伯河而赶到他的驻地,准备进行阻止。随后古德里安成功的说服了克鲁格批准其渡过第聂伯向斯摩棱斯克发动攻击。到了7月11日德军已经几乎占领了白俄罗斯全境,向东推进了约450至600千米。7月12日古德里安的第2坦克集群包围了前往救援斯摩棱斯克的苏联红军第13集团军的4个师和第20机械化师的部分力量。次日苏军进行了猛烈反击,苏联中央方面军总司令提摩胜科下令在戈梅利附近的总计20个师兵力向古德里安发动攻击,处在包围圈内的苏军亦开始了突围行动。激烈的战斗后,第2坦克集群击退了反攻的敌人,得以继续向斯摩棱斯克前进。7月15日凌晨,古德里安的先头部队-第71步兵团在天色掩护下经一条乡间小路占领了位于斯摩棱斯克外围防御圈中的炮后阵地。7月16日古德里安攻下了斯摩棱斯克,次日希特勒在古德里安的骑士铁十字勋章上加授橡叶。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斯摩棱斯克战役结束后,古德里安建议陆军总部以莫斯科为目的地发起合围攻势。陆军总部并没有采纳古德里安以及博克元帅等人的建议,而是由希特勒亲自批示采用伦德施泰特的构想-首要攻击目标为苏联红军布琼尼的西南方面军以及乌克兰首府基辅。随后古德里安所在的第二装甲兵团被借调往伦德施泰特的南方集团军群,以协助基辅会战。9月26日基辅会战结束,纳粹德军虽然赢得胜利,却同时给时间予苏联人构造以莫斯科为核心的纵深防御阵地。他们在莫斯科附近构筑了三条防御工事-维亚济马附近的维亚济马防线全长320千米;莫斯科以西的莫扎伊斯克防线全长140千米;最后则是沿莫斯科环城公路的四条弧形防线。原本莫斯科驻军50万人,却缺少重型武器以及战斗经验,随后斯大林下令在西伯利亚与日本关东军对峙的25个步兵师以及9个装甲旅回防莫斯科。这些长期驻扎西伯利亚的军队对于恶劣的天气尤其适应,并在日后的反击战中发挥重要作用。

随即莫斯科保卫战全面展开,战斗持续到10月中旬时苏德都损失严重。苏军防线后撤30至50千米,德军几乎所有步兵师都减员2,500人,装甲部队则只有不到50%的正常兵力。古德里安的部队尤其严重,每个团都减员500人以上,步兵部队的连队平均人数只剩下50人。即使手下的王牌坦克旅艾贝尔巴赫坦克旅亦只剩下60辆坦克,这也是满编时超过600辆坦克的第二装甲兵团仅剩的坦克。在面对恶劣的天气以及对苏军T-34坦克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久德军在莫斯科保卫战中战败。古德里安因建议撤退遭到希特勒拒绝,12月26日古德里安被调回陆军统帅部候命,职务则由鲁道夫‧施密特中将接任。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在莫斯科保卫战战败一年多之后,古德里安出任装甲兵总监,负责装甲部队的生产、训练、战术制定及整编工作。上任后古德里安将德国原600辆不到的坦克与装甲车月产量提高到了1,955辆,其中包括当时德军的装甲主力战车四型、最新式的战车五型豹式和战车六型虎式坦克。在希特勒不顾古德里安对于豹式坦克可靠性的忧虑,将刚换装成豹式的第一装甲师投入到库尔斯克的卫城作战中,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后,古德里安建议在转入战略防御姿态时,应当选择用反坦克炮替代坦克成为防御主力,得到希特勒同意其可自行安排反坦克炮的生产和分配。不过由于时间及工业、经济、人事等因素在1944年苏联发动反击时仍只有三分之一的战防部队装备了突击炮。同时古德里安建议自东线战场撤回装甲部队,予以重新整编,遭到希特勒拒绝后又建议自西线战场撤回装甲部队得到批准。在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诺曼底战役时,古德里安已经重新整编出10个装甲师和装甲步兵师。对于担任大西洋壁垒主要负责人隆美尔的防御计划,古德里安提出了异议,认为隆美尔将机动部队置放的位置与前线部队空间过大而与之发生争执。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在战争后期,古德里安与希特勒在战术战略见解上的分歧愈大,由是使得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愈形激烈,并多次发生争吵,但古德里安出于对德国效忠的军人誓言,始终未加入政变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当中。1944年7月20日事件发生,古德里安参与到负责审理工作的荣誉军人法庭,并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而在1945年3月,于德国战败前夕再次被希特勒以六星期病假做为健康疗养的名义斥退免职。被免职当天他回到家时他的妻子对他说:“今天你出去的时间真长得可怕呀!”他回答说:“是的,而这也就是最后一次了,我已经被免职了!”。[1]1945年5月10日向美军投降,随后被关押3年,因为在战争期间并未虐待战俘和屠杀平民而没有被列为战犯,于1948年被释放。之后一直在家中修养并攥写回忆录《一个士兵的回忆》。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1954年5月14日古德里安因病去世,埋葬于最早担任军职的戈斯拉尔。

德意志帝国的战将1——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a84665312 在第10楼的发言:
是啊,把财产全弄美国去了,子女也变成美国人了,却整天在国内叫嚣反美,反美。
 以下是引用仁义 在第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qidonghuav 在第2楼的发言:

高超的军事才能,可惜生错了地方,跟错了人啊!


跟着苏联和英美走的话,肯定能火,但是他是德国人,不会像某些国人那样想尽办法克当美国人的狗。


德国军人的誓言:我只忠于德国

先向有荣誉感的军人致敬。

现在的军人有荣誉感么?人民在觉醒,感谢互联网可以让我们有选择的认识外面的世界,不再受愚弄,我爱我的祖国,我可以为祖国献出生命。祖国是谁的?祖国是人民的。不是某个人的,不是某个D 的。我的元首,我的将军,我愿在你的麾下战斗。祖国万岁

装甲兵之父说的原话是:“对不起!将军!我没有时间俘虏你们!请等待后续部队,你可以向他们投降!请你们要放下武器并且离开道路!我们需要执行命令继续前进!谢谢!再见!”应该翻译成这样,这是普鲁士军官团融入血液的军事礼仪标准。即使是将军也不可更改!!!!

不得不说他是个天才,德国军人值得我们敬佩,虽然两次世界大战他们都战败了

22楼mizular

死胖子戈林害死了装甲部队,不是死胖子的无能加无耻英军大撤退那十几万人就肯能全部被消灭,英吉利海峡空战最后成了德国空军的坟场,这边刚起飞没多久,英国佬的雷达就捕获了,密码机什么的都落别人手里破译了密码,死胖子就蒙在鼓里。死胖子前面要是能多留点家底下来德国东线后期也不会被毛子空军压制,多少王牌坦克被战机火箭弹摧毁。在西线更加惨,魏特曼的虎式在西线被掀了炮塔。

是当时德国职业军人代表之一,有崇高的军人荣誉。不被肮脏政治所染。不像日本,骨子里的变态,完全没有军人操守。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