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5日报道,原题:美国教授:外界指中国“创新不足”有误 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教授布雷斯尼茨指出,把创新等同于发明创新产品是错误的。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中国在其他形式的创新方面走在世界最前列,包括“产品创新”,即把现有的产品设计得更好、或更符合不同市场的需求;以及“流程创新”,不断改善工厂和物流体系。



中国政府近来致力于引导中国企业、尤其是大型国企发展自主创新的高端产品。虽然多年来在科技创新领域投资不少,并积极采取了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措施,取得的具有独创性的成果与预期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对此,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教授布雷斯尼茨表示,外界经常批评中国“创新不足”,许多中国人自己也这么认为,但这其实是对何为“创新”未有充分认识。



布雷斯尼茨指出,把创新等同于发明创新产品是错误的。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中国在其他形式的创新方面其实表现出色,包括“产品创新”,把现有的产品设计得更好、或更符合不同市场的需求;以及“流程创新”,不断改善工厂和物流体系。



布雷斯尼茨说:“这是一个全球分工的年代,从最初的构思,到不同阶段的生产,到最终交付,跨国企业都把产品送到最高效的地方去。如果中国是世界的最高效的制造工厂,或许它也没有必要成为世界最前沿的实验室。”



他举例说,电脑公司苹果在美国就饱受批评,指苹果作为硅谷最成功的公司之一,却没有给美国创造多少就业市场,反而给中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如果没有中国提供的大批创新人才和廉价劳动力,像苹果这样的跨国企业根本无法生产出像iPhone这类科技产品。



布雷斯尼茨认为,要分别在创造新产品和在现有产品上创新这两个领域取得卓越成就,需要的是两套不同创新系统的结构。如果中国也想在产品原创性方面加强,需要的不仅是人才和资金,而是需要政府打破国企垄断,避免扼杀其他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并减少对这些企业的干预。但他质疑当局是否有意改变现有的结构。



与此同时,他指出,中国企业有组织和管理庞大员工的能力,又善于弹性生产,从改进产品到大量生产到物流管理等各方面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例如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就是把现有技术重组并快速推出市场的佼佼者。



此外,中国有技能熟练、有生产力的劳动队伍。中国大学培育出来的大批工科毕业生,他们所读的专业,如矿业工程、重型工程等,几乎被西方国家忘记,但他们对繁琐的、技术操作层面相关的知识了如指掌,愿意从事改进现有产品的科研工作,又能接受比全球水平较低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