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全国首例闯黄灯处罚案”终审判决交警胜诉法理解读

[原创]“全国首例闯黄灯处罚案”终审判决交警胜诉法理解读



2012年4月6日下午三时,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2011年7月,浙江海盐人舒江荣驾车在海盐县勤俭路上,经过秦山路路口时闯了黄灯被罚款150元。舒江荣先后为此提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有关方面都维持交警对舒的处罚。之后,舒江荣提出上诉,2月29日嘉兴中院开庭公开审理本案。人们普遍认为,由于本案为全国首例闯黄灯处罚行政诉讼案,案件的终审判决具有标杆意义。而此番嘉兴中院判决书确有许多过人之处,值得大家玩味。




首先,终审判决书直接引用道路交通安全法总则法条有新意。




[终审判决书]指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条开宗明义确定了该法的立法目的,在于“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


[分析]好一个“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这个引用真的太好了,确有高屋建瓴、总揽全局之妙。之前,许多行家里手都对本案作出深入剖析,但没人提及法律的总则内容,这不能不说终审判决书确有过人之处,值得赞赏。




其次,终审判决书对《道交法实施条例》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关系把握准确。




[终审判决书]指出,而基于《道路交通安全法》产生的法规《道交法实施条例》自然亦秉承该立法宗旨。黄灯作为绿灯充分放行之后向红灯的过渡,其设置目的应当是缓冲绿灯转换为红灯的时间,使得在绿灯放行过程中正常驶入交叉口但还没有通过的车辆迅速安全通过,清空交叉口的滞留车辆,为冲突方向的绿灯放行作好准备。此时的通行重心已转移到冲突方向。


[分析]这样的解释,既避免人们先前担心的“中院不适宜对法律作出解释”的出现,也不存在对法律生套硬搬之斧迹。至于“黄灯是绿灯转换为红灯之间的缓冲”,是大众普遍认同的观点,“黄灯具有清空交叉口滞留车辆”的作用,更是交警部门的行话,两者“雅俗”结合,互为补正,论述充分。




再次,对《道交法实施条例》第38条的理解简明精到。




[终审判决书]指出,出于安全驾驶目的,对该条文的理解应当基于“谨慎规范”之理念,即,黄灯亮时,只有已经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除此之外,车辆不得继续通行。若认为“黄灯亮时没有禁止未越线车辆继续通行,因此所有车辆均可继续通行”,不仅违反了该法条语义及体系上的内在逻辑,使得黄灯与绿灯指示意义雷同,更违背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目的。


[分析]《道交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指出,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舒江荣一直坚持认为,法律并没有说“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得继续通行”,据此得到“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的看法,显然不符合逻辑规则。而终审判决书对法条的理解,基于对单个法条的研读、法律内在联系的解析、法律体系的把握综合得出的,具有极强的归纳力量与分析作用。




最后,终审判决书的结论恰当顺利成章。




[终审判决书]指出,所以,上诉人未按照《道交法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黄灯信号指示通行,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依法应当受到行政处罚。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结果适当。


[分析]先例举《道交法条例》具体规则,再指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禁止性规定(车辆、行人应当按照交通信号通行),得出“应当受到行政处罚”的结论。论证过程严密,上下衔接无缝,结论令人信服。



本文内容于 2012/4/12 18:55:28 被军衔上等兵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