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队长在小鬼子面前拔出盒子炮[蓝剑军团]

aylwqgg 收藏 38 7803
导读:在艰苦抗战的岁月中,沦陷区内我党领导的地方武装部队采用多种多样的斗争手段与敌人作战。他们凭借手中大刀、长矛、土枪等原始武器与准备精良的日本侵略军及其帮凶皇协军战斗,通过不断作战来夺取武器武装自己壮大自己。他们身处敌占区,经历日伪军无数次的疯狂‘扫荡’,依然在战火中生存发展壮大起来,在战争中学会了战争。 前段时间,我的帖子[除夕之夜铲除叛徒]发出后,有回复鼓励我多发这样的小故事。让大家了解那个年代,我们今天生活在和平环境中,难以想象战争中的社会局面是如何混乱的,特别是抗日战争中的社会形势。在和父

在艰苦抗战的岁月中,沦陷区内我党领导的地方武装部队采用多种多样的斗争手段与敌人作战。他们凭借手中大刀、长矛、土枪等原始武器与准备精良的日本侵略军及其帮凶皇协军战斗,通过不断作战来夺取武器武装自己壮大自己。他们身处敌占区,经历日伪军无数次的疯狂‘扫荡’,依然在战火中生存发展壮大起来,在战争中学会了战争。

前段时间,我的帖子[除夕之夜铲除叛徒]发出后,有回复鼓励我多发这样的小故事。让大家了解那个年代,我们今天生活在和平环境中,难以想象战争中的社会局面是如何混乱的,特别是抗日战争中的社会形势。在和父亲讨教这个话题的时候,父亲讲了抗战中的一件事。邻村几个人在田里除草,突然被几个日伪军开枪打死一个打伤一个。村里人去敌人据点讨说法,被鬼子扣留了6个人,扒光衣服吊在树上晒了一天才放人。而开枪打人的原因竟然是鬼子和伪军比赛枪法。随意剥夺人的生命权力是战争中社会混乱的主要特征。当时,许多人是怀着报仇的心情拿起刀枪的,在经历了党的教育后,才从思想上由私仇提升到民族仇恨的理念。人的激情与潜能在战火中不断被激发,对敌斗争的技艺不断提高。通过残酷的对敌斗争,他们个个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成长为坚强不屈的抗日战士。

今天,我再讲两个我的二伯父在锄奸队里小故事。

冀鲁豫区在1941年到1943年期间,日伪军抗日根据地反复‘扫荡’,许多根据地成了游击区。我军为粉碎敌人的疯狂‘扫荡’,以‘敌进我进’的游击战略。当敌人重兵来‘扫荡’的时候,便化整为零,组织武工队深入到敌人的后方进行袭扰作战。迫使敌人回防回撤,打乱敌人的‘扫荡’部署。


一,该出手时就果断出手


这个小故事是在1943年秋天的事。他们锄奸队6人由地委一个姓单的科长带领,他们在一个村子里的堡垒户家秘密休整了三天,这三天中下了二天小雨。单科长说,这几天没有外界的任何消息,实在是闷得不行。必须到‘点上’(交通站)看看,看是否有什么新的指示。他和锄奸队长商量后,在第三天的下午就迫不及待的出发了。三个人从院门口出去,单科长领着仨人翻墙出去。这里以前是根据地,现在已沦为游击区。所以他们分两组分开出村,但保持着左右不远的距离。我伯父他们三人刚到村外的路口上,就碰一个大背着枪的伪军。

“哎!你们仨过来。”伪军停住脚步,吆喝着:“过来帮着推推车。”

推车?天气还热,都穿着单衣,推车的时候,别在后腰的盒子炮就难免暴漏。怎么办?

“快他娘的过来,磨蹭啥!”伪军见他三人原地不动就摘下身上的步枪,“快点!”

这时候,从西边也传来了吆喝声。这说明单科长他们也被敌人瞧见了。咋办?队长小声说,过去看看,不行就干掉他们。走。跟着伪军到路上,原来是四个伪军和一个鬼子兵赶着一辆大车陷在了泥坑里,车上装着一袋袋的粮食,还有一只被捆住的羊。几个伪军都大背着枪,只有那个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子插在车上。这几个家伙身上都是泥。

“还愣啥哩?过来推呀!”还是这个端枪的伪军吆喝。

“巴格!快快地……”小个子鬼子兵指手划脚地催促着。

队长和单长对了对眼神,走到小鬼子前面,面带微笑,大吼一声:“推你奶奶的!”就从后腰拔出盒子炮,其他人也快速拔出了枪,在大腿上一划就拉开了机头,‘啪、啪’几枪,几个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了阎王……

不一会儿,伪保长(是我方的人)脖子后面插着一面‘膏药旗’,领着几个人提着铜锣就跑过来啦。“同志,你们走吧,这里有我们处理。”保长说完,又对跟着他的人说:“卸车,把粮食放到一边去,把尸体抬上去。”单科长说:“枪支弹药留给你们,一定要保存好使用好啊。”闻听此言,保长他们几个喜的手舞足蹈。

锄奸队的队长说:“给我留两条子弹带。”

卸车以后,把大车拉出泥坑,把敌人的尸体扔上大车,保长几个人赶着大车就往东走去。他们来到交通沟附近,把尸体抬下来,随便扔在大车旁边,让他们的人在这些尸体边朝天开起枪来。伪造了一个假战场。

“咱们都撤吧。”保长对我们说:“再过一袋烟的功夫,敌人就能来到。”

我们的队长说:“一会儿我们开枪配合你们。”然后一摆手,走!我们和保长他们同时撤离了假战场。大约走出两里地的时候,队长说停住脚步,拔出盒子炮,说,每人朝天放一枪。开枪是为了吸引敌人。打枪以后,我们就改向南边方向奔去。

半年多以后,我二伯父他们又来到这个村子。这一带已被我方收复重建为根据地。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村长(那个保长)说,当时,他们把枪支粮食都掩藏好后,他就敲着锣,扛着膏药旗去据点‘报告’。没走多远就迎面遇到了从据点来的敌人。他‘报告’说有八路军的武工队三十多人,袭击了拉粮食的皇军。敌人让他带路刚到假战场那里,就听到我们的枪声。敌人留下两个伪军指挥保长带人把尸体抬上车回据点,其他全部向枪响的地方追去。天黑才回来。村长说,最后我挨了两个大嘴巴子。



二,设妙计,一箭双雕


1943年底,锄奸队来到**县*区,这里是游击区,他们就和区小队住在一起。有时候一夜间要换二、三个地点休息。一段时间里,锄奸队他们进行的工作都是武工队的战斗任务,有两名队员受轻伤,其中一个是我的二伯父,左大腿外侧被子弹划了一层皮,使用民间中草药配制的‘跌打膏药’外敷包扎后恢复很快,没有影响行军作战。另一个是肩部中弹,留在老乡家里养伤。他们一行人在当地县委一个干部的带领下来到*区。这个县委干部临时担任区委书记,区长是区小队的队长。整个区里没有20个人。区长说,他们以前有近200人枪,现在被打的就剩这么几个人啦。

一天,大王村的村长带着民兵队长来到区里反应情况说,他们村支部中可能出现了叛徒。原来,离这个村子不远的苗集被敌人安了‘钉子’(据点)。近段时间,‘钉子’里的便衣队几次来村里抓人,目标非常准确,一抓一个准。两个党员被抓后遭活埋,三个民兵被枪杀。村长说,党员的身份都是秘密的,党外的群众根本不知道。所以怀疑支部中有了奸细。代理书记对我们说,处理这事你们有经验,马上研究一下拿个方案来。锄奸队把村长和民兵队长分开了解情况,得出村长和民兵队长可靠的结论后,就制定了一个揭露内奸的方案。代理书记同意后,吩咐村长他俩先回去,要绕道回村,不要原路返回。

当天晚上,区小队和锄奸队在代理书记的带领下到了大王村附近。按计划开始分头行动,锄奸队与区小队的三个战士跟代理书记进村,其他人原地待命。代理书记头戴军帽,身穿八路军军服,外面套着大褂,化装成高级干部的模样。我的二伯父和另一个队员化装成警卫员,腰里别着驳壳枪,身上还挎着带皮枪套盒子炮,提着一个小牛皮箱,里面装着一块半截砖,以增加箱子重量来显示皮箱的分量。

秘密进村后,村长召集来村里的五名党员,毕恭毕敬地要请‘省委领导’讲话。锄奸队队长拒绝村长的要求,说,首长一路很辛苦,稍事休息后还要继续出发。并且还很慎重地问,此地离龙王庙还有多远路程,路上是否安全。村长回答说,不远啦,还有20来里地。据点的黄狗子,便衣队的黑狗子他们晚上一般都不敢出来。要不然,我们村民兵也能护送一下,我们的民兵……队长打断了村长的话,说,不用护送,俺七、八人就行。

“我给基层的同志们说两句吧,”‘省委领导’派头十足,但是语气态度很谦虚的说:“我简单说几句,只有不耽误跟地委的同志汇合就行。同志们,不要做记录啊。现在的斗争形势十分严峻……”他像模像样的拿着笔记本,讲了十几分钟后,起身说,就这样吧,小刘,我休息一个小时,一会儿你叫醒我。把皮箱给我吧。同志们,我先休息一会儿!提着皮箱就进了里间屋。两个‘警卫员’马上站到里屋门口。村长说,咱们也回去歇着吧,村长按计划偷偷在每个党员家附近安排了负责监视的暗哨,村子东的路口也布置两组暗哨。

等他们都回去以后,代理书记带着人就悄悄出村去和区小队汇合,锄奸队留在村里等消息。路口暗哨回来一个民兵报告说,王长贵的兄弟慌慌张张往小王村去了,民兵继续跟踪监视。王长贵?这是王长富的弟弟呀!奶奶的,原来是长富把消息告诉他弟弟,由他弟弟传递情报呀。刚才散会走的时候,这家伙还偷偷问这是多大官。走,先把他抓起来再说!我们队长阻止住村长,先等等再说。把在村里监视的暗哨都撤回来,到村东头集合。

在村子东头路沟里刚汇合齐,从东面又跑回来一个民兵,说,长贵跟着长富的大舅哥进入了苗集据点。队长派一个队员和一个民兵去村西头通知区小队可以进入埋伏地点。我们几个人火速向苗集据点赶去,在离据点两里地的水沟里,和跟踪过来的两个民兵汇合。民兵指着据点说,那两个人还没有出来。远远望去,只见据点门口的吊桥上亮着马灯。队长问,里面有多少人?村长说,有130多人吧。不过,你放心,这些黑衣队的人跟伪军是拴不到一个槽里的叫驴。

“村长,你看!据点里出来俩人。”

“仔细看看,是不是长贵那俩龟孙子。”

“绝对是他俩!”负责监视的那个民兵肯定的语气说道。

等他俩走近后,就被我们拿住,五花大绑塞住了嘴。俩人交代了通风报信的过程后,队长问:“黑衣队出动吗?”

长贵回答:“俺俩出来的时候,黑衣队正在集合人。”

队长又问:“有伪军配合吗?”

长富的大舅哥抢着答话:“侦缉队有活动,伪军都不敢过问。俺来的时候,我听侦缉队

的侯队长说,除留一个值班的,侦缉队全部出动。”

队长对村长说,你带三个民兵回村去,再把王长富抓起来。余下的民兵跟我去打黑衣队。

我们和区小队汇合不一会儿功夫,前哨就来报告说黑衣队正从干河道里走来。这些仗着小鬼子横行霸道的黑衣侦缉队,此刻万万没有想到这条干枯的河道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等他们接近三十多米远处,几十支长短枪一齐开火,打得恶贯满盈的侦缉队人仰马翻。最后,有两个趁着夜色侥幸逃跑外,打死九个打伤两个。一个村民兵端着刺刀刺死一个伤兵。代理书记连忙制止说,我们不能杀俘虏!谁知道这个民兵回答说,俺们民兵枪下就没有俘虏。

为了留活口当证人,我们的队长派人架着被打伤腿的黑狗子回村。

区长(区小队长)在村外安排了的哨兵。谁知道,到第二天的中午,据点里才出来100多伪军在附近转了一圈,打了一阵枪又溜回据点。

当天夜里回来就进行审讯,经核实以后。在村西头的路边将三个叛徒和受伤的汉奸执行了死刑。


(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