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与李先念:两位同从“木匠”成为国家主席的人

原民柬 收藏 0 248
导读:李先念是一个木匠。刘少奇也是木匠出身,至少通晓木工活。1951年夏的一个傍晚,刘少奇看到中南海迎熏亭正在修缮,忍不住走过去干了起来。1959年4月,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主席。1983年6月,李先念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主席。在20世纪60年代,刘少奇曾批评:财政部的报告是假平衡真赤字的报告。主管商业战线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说:我完全接受少奇的批评。后来两人一起为扭转我国国民经济的困难局面,参与制定了一系列的重要政策和措施,为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从1960

李先念是一个木匠。刘少奇也是木匠出身,至少通晓木工活。1951年夏的一个傍晚,刘少奇看到中南海迎熏亭正在修缮,忍不住走过去干了起来。1959年4月,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主席。1983年6月,李先念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主席。在20世纪60年代,刘少奇曾批评:财政部的报告是假平衡真赤字的报告。主管商业战线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说:我完全接受少奇的批评。后来两人一起为扭转我国国民经济的困难局面,参与制定了一系列的重要政策和措施,为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从1960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工农业生产出现恶性滑坡,事实证明挟持着沉重惯性的超速度经济巨轮必须急煞车,必须对实在高不可及的指标进行调整。9月,中共中央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但是,到了1961年,在当时党内,尤其在高层领导人之间,在实际工作中对全国经济形势的认识,特别是对八字方针的贯彻执行,是有明显分歧的。为了统一对“大跃进”的认识,认真规划经济建设方针,中共中央决定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解决党内存在的认识分歧。

1962年1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这是建国以来中共中央召开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工作会议,是空前绝后的。

1月11日,会议召开。会议的原设想,是讨论修改由刘少奇代表中央所做的书面报告,通过相应的决议,以便在书面报告的基础上,形成全党对“大跃进”以来工作中成绩、经验和教训的认识统一,指导今后工作。但是,这次大会在对形势的分析和对造成困难的主要原因的认识,以及对工作中的成绩和缺点错误的估计等问题上,中央领导核心中的分歧并未解决,甚至更扩大了。在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下,李先念等在实际工作中坚持贯彻执行八字方针,促进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2月21日和23日,刘少奇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李先念列席参加。此次会议后称“西楼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根据“七千人大会”的精神,对“大跃进”造成的经济困难形势进行深入分析,把“七千人大会”上没有涉及或未能展开讨论的问题讲透,并且提出了克服困难的具体措施。

会上,李先念向刘少奇汇报:为了完成中央制定的“当年平衡、略有回笼”的方针,我们要从增产、节约和采取一些特定的高价措施等三个方面去力争平衡。综合起来,即:继续压缩社会商品购买88.4亿元;继续采取高价措施,增加回笼41.4至44.4亿元;增产和补缺口20亿元。在讨论财政、信贷、市场问题时,刘少奇指出:收入要可靠,争取的数字不能打上。支出要打足,各种支出都要打上。实际支出如果超出了预算,作预算的人要负责。有赤字要提出来警告大家,采取措施来弥补。过去几年没有揭露赤字是不对的,搞不好经济还要继续恶化。只有暴露了问题,才好解决问题。这是对财政部1月7日向中央报告的批评。财政部的报告中论点虽然有财政赤字,但附的预算表却是收支平衡,没有揭露而是掩盖了矛盾。

会议还建议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扩大到各部委党组成员参加,由陈云、李富春、李先念共同传达“西楼会议”精神,并请陈云再展开地讲一讲当前的经济形势及克服困难的办法,统一大家的认识,并征求意见。

26日,国务院召开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会上,李先念发言指出:我完全接受中央和少奇的批评,财政报告是假平衡真赤字的报告;是掩盖矛盾而不是揭露矛盾的报告。回顾最近4年的财政工作,在获得很大成绩的同时,财政还是有赤字的。4年共收入2004亿元,支出1965亿元,结余39亿元。实际上,4年来农业产量有虚假,工业产值有虚假,库存减少,票子多发,物价上涨,唯独财政有结余,这是不可理解的。所以财政不是结余的财政,是个赤字的财政。

为了贯彻“西楼会议”精神,李先念主持代中共中央、国务院起草了《关于切实加强银行工作的集中统一,严格控制货币发行的决定》(即“银行工作六条”),规定:收回下放的一切权力,银行业务实行完全彻底的垂直领导;严格信贷管理,加强信贷的计划性;严格划清银行信贷资金和财政资金的界限,不许用银行贷款作财政性支出;加强现金管理,严格结算纪律;各级人民银行定期向当地党委和政府报告重要情况;加强银行工作的同时,必须严格财政管理。

3月9日,李先念在全国财政厅局长会议上指出:没有钱,就向银行拿,这样做不成。中央已发了文件,决定(今年)在银行系统实行完全的彻底的垂直领导。各级党委要加强政治领导,保证银行计划的实现。对于国家批准、银行下达的信贷计划和各种业务制度,无权干涉。总行的规定不合理的,可以提意见,但是未经批准,不得变更。财政厅也不能插手,你们可以批评银行有主观主义,可以提意见,但是未经总行批准,银行一律不能给钱。建设银行也要像人民银行一样,恢复垂直领导,凡是不合制度的,一律不拨款。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财贸工作,少奇批评我们的报告,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报告,是做官样文章的报告。少奇对我们的批评,我是百分之百的接受,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个错误我应当负责任。少奇的批评,既是对我们工作中缺点错误的批评,又是给我们工作很大的支持。我们应当严肃对待。财政银行部门要密切合作。财政同银行的关系是相互促进、相互制约。银行要强调集中、堵住口子。财政的口子也要好好把住。财政银行要互相支持,共同堵住口子。财政部门还要强调研究经济。在处理财政问题时,要从经济出发,不能单纯从财政出发。

在这个时期,李先念以越是困难,越要满怀信心的精神,竭尽全力争取国民经济的好转。他参与和领导财政部门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与措施,不仅恢复和理顺了被打乱了的工作秩序与制度,并使其法律化、规范化,对推动国民经济调整发挥了重要作用。

10月23日,李先念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议上指出:总的来说,1962年在生产增加的基础上,在农民积极性提高、生活改善的基础上,实现了商品和购买力的平衡,回笼了货币,稳定了人民币的信用,保证了城市工矿区人民基本生活的最低需要,停止了商品库存大量下降的趋势。农村形势是好的,整个国家经济形势是好的,市场形势也是好的。12月5日,李先念在全国财政厅局长和中央各部财务司局长座谈会上再次指出:今年初刘少奇对财政金融工作的严厉批评,使大家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少奇曾经批评过我们的预算报告是假报告,是掩盖矛盾的报告。中央一批评,许多同志清醒过来了。

对于刘少奇的批评,李先念曾回忆说:少奇同志为人严肃,批评很厉害,有时声色俱厉,好吓人!我们都有些怕他。但少奇同志也是最民主的,允许人家不同意他的观点,允许辩论。因此,工作上遇到问题,都愿意参加他主持的会议。特别是谁出了事情,犯了错误,又愿意首先去找他。

他从不整人,从没有不求实地处理过哪位同志。

刘少奇与李先念:两位同从“木匠”成为国家主席的人

刘少奇与李先念:两位同从“木匠”成为国家主席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