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4 12936
导读: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署名文章,作者讲述在一家朝鲜餐厅用餐时年轻的朝鲜女服务员们热情而辛勤的服务给作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文章大意如下:   我家附近有一家朝鲜国营的餐馆,叫做平壤青柳馆。我们一家人偶尔会去那里吃饭。从小听着《阿里郎》、《桔梗谣》看着《卖花姑娘》长大的,对朝鲜姑娘风格浓郁的歌舞始终念念不忘。 [img]http://img5.itiexue.net/1469/14694545.jpg[/img]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身着传统服装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署名文章,作者讲述在一家朝鲜餐厅用餐时年轻的朝鲜女服务员们热情而辛勤的服务给作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文章大意如下:


我家附近有一家朝鲜国营的餐馆,叫做平壤青柳馆。我们一家人偶尔会去那里吃饭。从小听着《阿里郎》、《桔梗谣》看着《卖花姑娘》长大的,对朝鲜姑娘风格浓郁的歌舞始终念念不忘。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身着传统服装的朝鲜女服务员为用餐的顾客表演歌舞。除去传统的朝鲜歌曲,她们还能用汉语演唱《大中国》和《甜蜜蜜》等歌曲。中新网记者 王红纲 摄


而今掩藏在上海众多鱼龙混杂的韩国料理之中的,竟有几家正宗国营的平壤餐馆,而且名字都颇为曼妙,除了青柳,更有妙香、檀君、玉流,只是听到名字就已令人心驰神往了。


光顾平壤餐馆的一大半都是在华的韩国人,还有一些中国家庭,多半是来怀旧的。无论是革命战友还是资本主义敌人,来的都是客,在这里,全然没有六方会谈中的剑拔弩张。餐馆门口站着两位穿着朝鲜裙的高挑女孩,也不揽客,只是在我们靠近时才热情而略带羞涩地点头,用稍嫌生硬的汉语说,“您好……欢迎。”


平壤餐馆的菜谱似乎和一般韩国菜没有太大区别,也有烤肉、泡菜,价位也与普通韩国餐馆持平。但还有一些特色内容,比如有普通饺子三倍大的五色饺子,让人想起实诚的东北大娘水饺。晚上七点,真正作为卖点的朝鲜特色演出开始了——这才是平壤餐馆生意兴隆的原因。


音乐响起,三名年轻漂亮、身材高挑不输空姐的姑娘身着传统的朝鲜服飞奔上舞台,熟练地弹起吉他打起腰鼓,手捧塑料花,配合着卡拉OK带中的朝鲜歌曲——每一首都好像快进了的舞曲,充满了激昂、振奋的朝鲜特色——转圈、拍手、踩地,动作整齐划一,让人想起80后小时候都参加过的团体操。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问了中方服务员——在身着朝鲜裙的平壤姑娘中间,很容易区分这些穿着常见套装,操着各地方言的中国妹子——才知道她们在歌唱春天,歌唱朝鲜的大好山河。她们也能用中文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深情款款中依然能唱出积极向上的风貌。


在表演的间隙,一位朝鲜姑娘冲锋似的跑进厨房,放下前一位客人的盘子,然后立刻又马不停蹄地拾起旁边的沙锤冲上舞台,整个过程严丝合缝。表演结束后,姑娘们还要在服务的同时见缝插针地跑进各个包厢为客人们进行VIP表演,忙得不亦乐乎。


这家属于朝鲜国有的餐馆,实际上朝方不需要出一分钱。在管理方面,中朝各派一位经理和数名服务人员。中方经理是一位来自吉林的朝鲜族女子,她告诉我,青柳馆由一家中国朝鲜族老板的餐饮公司全额投资,80%的收入供给平壤,以支持当地餐厅为市民提供更多平价的食物。据经理说,在中国,还有多家以不同形式投资经营的平壤餐馆,彼此之间并无关联。


青柳馆中共有10名朝鲜女招待,她们都是平壤大学旅游专业的高材生。能够考进平壤大学的,都是非常优秀、进步的学生,家庭背景都不错。据说能被选送来的,更是万里挑一。当问到为何没有男招待时,经理说,男生是不被允许从事餐饮业的,所以该专业也只有女生。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在包间为我们一家表演伽倻琴(朝鲜筝)的姑娘叫金恩瑛(音),长相清纯甜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她似乎比其他人更活泼健谈,喜欢和客人聊天。尽管如此,由于她有限的汉语能力,我们的交流还是颇为吃力,离开了餐饮,许多话题都无法深入。


金恩瑛的父母都是平壤的医生,她在中学时开始学习英语和汉语,大学时专攻汉语。不过据她说学校所学的汉语实在太少,所以她努力通过看书和与客人交谈来自学,至于英语则由于学无所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恩瑛告诉我们,平壤大学的旅游专业每年有300名学生,在大学第三年,会被学校选派去亚洲各个友好国家实习。上海、北京、丹东、柬埔寨、越南、老挝、俄罗斯,都有她们的同学。三年后她们会被送回平壤继续最后一年的大学学习,然后等待国家分配。我问,你毕业了想做什么工作?她疑惑地回答,“噢,我不知道。国家……安排。”


在三年的实习中,姑娘们没有工资可拿。10名女孩住在餐馆附近的一个大房间里,没有电视、收音机,没有电脑、手机。她们在上海过着严格的集体生活,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可随意离开宿舍。姑娘们一周轮流休息一天,每个月有两次被经理领着集体上街买东西。其余的时间,她们只能在宿舍里看书、温习汉语、看照片,来打发所有的时间。


三年之中,姑娘们不能回家,甚至不能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没关系的,”恩瑛摆着手说,“我有照片。我常常看照片。”恩瑛的父母也不可以来中国看她,但可以写信、寄照片。


恩瑛在上海待了已有两年,除了跟着经理去过一次北京,只去过世博会的朝鲜馆。她不知道中国其他的地方,不过她说,中国很好,她喜欢这里。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说着恩瑛应要求为我们唱起了《阿里郎》,仍是感情充沛、表情丰富。茶尽歌停,最后,恩瑛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甜美地问我们,“今天你们开心吗——好的,那你们会再来吗?”


尽管和无数中国的打工者一样,远离家乡重复着辛苦的劳动,但这些平壤姑娘看上去是那么自豪、满足和快乐,她们觉得能在自己国家的餐馆为外国友人展现朝鲜的美食、歌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恩瑛相信,等她回国的时候,她一定会被分配到一个光明的前途。(荷间里)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探秘上海的朝鲜国营餐馆

资料图片:在中国工作的朝鲜餐厅女服务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